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赵全功小小说两篇


□ 赵全功

赵全功小小说两篇
赵全功

 小凤
  
  小凤走进车间,如一道绚丽的虹,整个车间都眩晕起来。
  90年代初的印刷车间,几台轰轰隆隆的四开机,一台叮当响的圆盘机,油墨和机油的黑色调涂满了每一寸空间。木子是满身阴郁躲在里面的。
  小凤一笑倾车间,再笑倾木子。
  木子,帮我校对校对,主任说这活儿急。小凤第一次站到木子身边,把一张初印稿推到木子眼前。
  木子扫一眼小凤,慌忙低下头,心咚咚跳着。深吸了两口气,木子摸到圆珠笔,手指点着原稿,开始校对。木子干校对有几个月了,他知道这工作必须专心致志,但那天,他怎么也静不下心来,脑子一片空白,一张名片版,足足对了三遍还不放心。
  小凤走了好久,木子才放下笔,搓着掌心里的汗。
  小凤是开圆盘机的,主要印名片表格之类的零活。
  没过几天,一件让木子冷笑的事发生了。修理工钢子竟搬把凳子放到小凤的机器旁,给小凤客串助手。圆盘机是不需要助手的,不像四开机要一个助手爽纸。钢子的行为纯属个人意愿。在车间,只有他和木子可以自由移动位置。
  木子有自己的事,读书,借此打发校对空隙的时光。木子相信,知识可以撞他一下腰,绝不会打他一世脸。木子想,在这样的环境中能安心读书,将来还会怕什么风雨。
  钢子之心,路人皆知。木子发现钢子每修完机器,都要用洗衣粉加鞋刷子把手洗得红扑扑的。在以往,钢子指甲里时常黑乎乎的,吃饭时抓着馒头,简直就是黑白分明。还有,工作服也净了,钢子常一身干净地坐在他的专座上,有一搭无一搭地与小凤说笑。木子嗤一声笑了:这钢子,也不端盆机油照照自个儿。
  木子校对之余,还看自己的书,有意无意间往小凤那儿瞟两眼.有时,小凤在埋头工作;有时,小凤也把目光放过来。
  木子真正与小凤近距离接触是因为一次失误,木子与小凤共同的失误,名片上掉了一个字,木子校对时是有的,小凤在印刷过程中铅字断了。木子跟踪校对不严,小凤操作不当,好在这还有救,再找个铅字摁上就行。
  大家都下班了,连钢子也恋恋不舍地望一眼小凤,推开门走了。
  小凤搬把凳子坐在木子身旁,两人共用一块皮滚上的油墨。木子的手哆哆嗦嗦,在废纸上按了几下都是扭扭歪歪的。小凤笑着,纤纤素手捏着铅字,轻轻一摁,与版印的一模一样。木子说:还是你手巧。小凤又做了几个示范,白嫩的手在木子眼前飞舞。木子就有去摸一下那手的冲动,吭哧了好久,手已经在半路了,木子又缩回来,红着脖子叫了一声:小凤。小凤转过头,黑色的眸子望着木子,微笑着。木子又低下头干活了。
  小凤的阳光照耀着木子,木子在明媚的阳光下煎熬着。
  一个星期六,木子终于走到小凤身边,悄声说:明天咱去看公园里新修的西游记宫,好吗?
  两人一路走着,木子把取经的故事加上自己的想象讲给小凤听.小凤仄着头,不时问上一两句。到了鬼城,突然,一口黑漆棺材横过来,吓得小凤啊的一声,扭到木子身上。木子顺手抚住了小凤。小凤从惊恐中醒来,红着脸游出了木子的怀抱。

   钢子从小凤身边搬走了凳子,恢复了满手满身的油污。
  木子想:该总攻了。
  木子鼓了三天勇气,终于在一个夜晚把小凤约出来。两人默默走了好久,返回到工厂门外,木子才盯着小凤,满面通红地嗫嚅道:小凤,我喜欢你。
  小凤躲开木子的目光,没吭声。木子去逮小凤的手,小凤下意识地挪开了。
  木子疑惑地问:小凤,你不喜欢我?
  小凤闭着眼,轻轻摇摇头。
  为什么?木子作最后的努力。
  我……我们不合适。小凤说完,转身跑进了工厂大门。
  木子离开了车间。厂长亲自出面都没能留下他。
  红尘滚滚,滚滚红尘。木子无意中在公园里邂逅小凤。小凤已是洗尽铅华干练利落的少妇。木子立住身,仰望远天。小凤直直地走到木子跟前,笑道:木子,你还这么恨我,连个招呼都不愿打?
  木子看着小凤,见她鼻子旁已有几颗清晰的斑点。不禁道:小凤,这些年你好吗?
  小凤点点头,回问:你呢?
  木子木然地点点头。
  一时,两人都无言。公园里静极了,只有远处的一群麻雀呼叫着飞过。
  木子平静下来,问:小凤,当年……
  小凤盯着木子,认真地说:木子,从那时到现在,我心里一直有你。
  那……
  我们不合适,因为你案头的那些书,什么《复活》《小酒店》《根》,甚至有一天,你读一本英语原版书。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