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生命里那些春暖花开的时刻(创作谈)


□ 杨 帆
生命里那些春暖花开的时刻(创作谈)
杨 帆


  杨帆,江西省都昌县人。曾在都昌三汊港中学任教,现为九江日报周刊部编辑。省作家协会会员。自2005年发表小说以来,在《江南》、《青年作家》、《滇池》、《安徽文学》等文学期刊发表中短篇小说三十余万字。
  
  犹如误上了一节晚点的火车,廊灯昏黄,窗口漆黑,来路被摇晃着模糊了本来面目,而前程正被一格子一格子碾碎,丢在黑凉的风中。在所有事物中,只有这个人是色泽鲜明,情绪亢奋的,也许因为鲜明才益发孤独,因为亢奋才有了痛苦。在火车巨大的欢唱中她正竭力保持着心底的安静。
  她要去哪里,怎么去,为什么去,是她一路想弄明白的问题。但显然来不及想,头脑中是潮水般的碎片,激荡,含混,明亮,跳跃,混乱,它们迅速堆砌成一个多棱镜,一个个不规则的面射出众多细小的光,要把她的腹部射穿。
  在最初,我充当了一样器具,类似打印机、吐货机之类,只管一吐为快。不为它们的质量和销路负责。因为生产的乐趣是无以伦比的,它那么纯粹,那么热烈,兼带处子般的自恋和母爱的包容。后来深知口吐莲花是一件难以企及的事情,也渐渐知道人虽有表达的权利,也有着维护纸面清洁的义务。有时候,一些让人心生恐惧或不适的东西,与其吐出来,不如缄口来得高贵。
  生命自身的温暖和芬芳,是我一直想表达的,每个人眼里的,嗅到的,感触到的,是不同的世界。有时候,你的目光能决定很多,它自身的明暗、湿润程度、温度高低、新鲜与否以及伸展的角度,在你的调节下,决定了这个世界的模样。生命的质地因此或醇厚或寡淡,或寒凉或肥美。并不总是美好,也有无奈,一点忧伤,失望,痛苦,嵌在生命的缝隙里,难以剔出。又何必剔除。正是有了这些荫凉的感受,才有了生命里春暖花开的时刻。还有感动,感激,内疚和受到伤害后的释怀,能够掀开平淡人生的新篇章。生活的真相或黯淡或残酷,讲述的语言或冷静或机智,都不是问题。我的问题在于,一年有四季,当下是春天。在一列没有旁人的火车上,我孤独地徘徊。不知道会被这夜行的激情带到什么地方。
  我坐月子的时候,妈妈说这时一个不好可能落下病根,她的意思是这个时期的身体很敏感,肉和骨骼有着非凡的痛感的记忆。自从搭上这列夜行的火车,我的身体确实发生了变化,它在一天天地自我修复,也想回到原来的路线上。然而,痛并甜蜜着的记忆已经深入肺腑,回荡在我的灵魂深处。这是一个不可能复原的伤口,它将伴随我,在火车寂寥的歌唱中,时不时地撕裂,短暂性地愈合,撕裂,愈合,直到我的双眼闭合,它还在那里,充当这趟奇妙夜行的一个生机盎然的注脚。
  (责编:王晓莉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