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石器时代


□ 周同宾

新石器时代
周同宾

 周同宾 当代散文家。河南社旗人。现居河南南阳。出版散文集《乡间的小路》《葫芦引》《情歌·挽歌》《铃铛》《唱给文学的恋歌》《绿窗小品》《皇天后土》《古典的原野》《桥的呼唤》《豆的系念》《周同宾散文自选集》《周同宾散文》(四卷)等多种。《皇天后土》获首届鲁迅文学奖。
  
  石臼
  
  我家的石臼,青石的——只凹处能看出石的本色,其他部分则黑黢黢的,积厚厚的油污泥渍。此物乃祖宗传下,已用过几代人,不可知;如能分析出那油污泥渍共多少层,有可能考证出它的年龄。臼和杵相配。不记得我家有石杵,捣菜时,用的是擀面杖,擀面杖的一端就磨得光光的。其实,去河滩拾个长圆形的石头就能当杵。我家附近几十里内没河,只有水沟,沟里没石头。
  一听到石臼响,嚓嚓嚓,嚓嚓嚓,我就高兴。把大蒜、老姜、花椒叶、藿香叶,放入石臼,捏进盐,捣后扒进碗里,倒几滴芝麻油,就是好菜啊。高粱面、红薯面蒸的窝头,马齿菜、毛妮菜蒸的菜团子,蘸一下吃,可香啊。我不喜欢捣辣椒、芥末,太辣。不吃也得吃,没别的菜,总是辣得眼泪往下掉,鼻涕流多长。庄稼人平时没炒菜的传统。不过年,没来客,谁家炒了菜,锅里哧哧啦啦一响,甚至香味飘出门外,村人准会笑话这家女人不会过日子。
  小小的石臼,把苦寒的日子捣出了长长的滋味,把一代又一代的贫穷捣出了绵延千载的满足。如果有人写部中原乡村的农耕史,书页间准会隐隐传出石杵撞击石臼的嚓嚓嚓嚓的响声。
  有一个美丽的传说——
  一家爷儿俩,都是光棍儿。家里没石臼,儿子去邻居家捣菜。邻居家只有哥哥妹妹。哥哥给财主当长工,妹妹在家纺线织布。小伙儿第一次去,姑娘还有点羞怵。第二次去,姑娘就主动帮忙。石臼小,不稳,姑娘紧抱石臼,小伙子拿石杵捣。只一把蒜瓣儿,竟捣了好长时间。就捣出情意了,捣得两人不肯分开。小伙子天天去捣菜,天天都关上柴门停好长时间。哥哥终于发现,悄悄打妹妹一顿,没敢对外人说。忽一天,小伙儿领上姑娘私奔了,走时什么也没拿,只带上那石臼石杵。一去杳无音信。有人说进深山了,有人说下湖北了。十年后,双双归来,带着一儿一女,还带回了那石臼石杵。男人的老爹已经去世,女人的哥哥也认了这门亲事。仍然捣菜,捣出了小日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甜蜜温馨。
  有一个真实的故事——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一个夏天,我参加工作队下乡,吃派饭。那天,午饭派到村头一家。日头偏西,村干部领我们三人走进一座泥墙小院。院墙塌了几处,我们没走大门,径直从墙的豁口走进三间草屋,惊动正在厨房擀面条的一个粗糙汉子。(厨房是只有三堵墙的草棚,两堵墙都支了木棍,要不支就倒了)。他带着两手面粉,对我们说:“娃子他妈不在家。我不会做饭,晚了。领导们包涵。”我们坐定,他又说:“没有馍,咱吃捞面条,浇蒜汁儿。”说罢,边往灶膛里塞柴,边从窗台上搬来石臼,放灶台前地上,用手在凹处擦了擦,低头吹去灰尘,捧进剥了皮的大蒜,抓把盐,放入石臼就捣。用力太猛,捣两下蒜瓣儿就会蹦出来,落地上,当即拾起,吹吹灰,放入再捣。捣几下再往灶里塞把柴,忙得汗水顺着下巴滴,一会儿就用手臂擦一次,擦得脸上胳臂上都是黑灰。我说:“我烧火,你捣蒜。”他说:“这是女人们的活儿,咱男人们不会做。你歇着吧。”他那蒜臼忒大,捣蒜的石杵好似打油的铁锤。他说,蒜臼是分家时分的。早些年,他家十几口人,蒜臼小了能行?问他,大忙天,女人怎么不在家。说,生气了,领着娃子回娘家了,撂下家里事不管了。接着自我宽慰道:“要不三天就会回来。过日子嘛,男人女人就像这捣蒜臼、捣蒜槌,谁也离不开谁,离开都办不成事。”说罢自己就笑了。大蒜捣成糊状,倒进瓦盆,搬出油罐倒入稠稠的棉籽油,又添半瓢凉水,用筷子一搅,搅后舔舔筷子,自语道:“有味儿,成了。”接着,揭开滚水锅,下面条,还丢进几把红薯叶。而后,朝灶膛里狠塞两把柴,掂起铁桶去村外渠道里打水(那桶不是铁灰色,而锈成了紫褐色)。提回一桶淡黄的水,水上漂几片草叶儿,两根干草梗儿,顺手抓出扔掉。把煮过的面条捞到水桶里,搅一搅,捞进碗,每碗浇半勺蒜汁儿,就端上桌了。那面条,几乎有竹筷子粗,硬邦邦的,瓷艮艮的,像盛了一碗僵死的蚯蚓,倒很耐嚼,而且粘牙。他陪我们吃,因为没了大碗,就用瓢盛着。吃着又埋怨女人,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这时候走了。我想起他关于女人男人是石臼和石杵的关系,谁也离不开谁的比喻,觉得极妙,颇有质朴的哲理。

  
  石磨
  
  一定是先有石碓,后有石磨。石碓捣粮食,效率极低,而且累人。民歌里就唱道:“捣碓捣了大半天,捣到月亮上东山。二升黍子没捣烂,累得腰疼骨头酸。”发明石磨的人真是聪明。石磨就先进多了,新砺的磨,有膘的驴,一天能磨二斗高粱呢。有磨必有驴,驴是磨的动力。八太爷说,当年东庄孙员外家,几十口人,三盘大磨,曳磨的大叫驴头一仗八尺高,跑起来飞一样。唱鼓儿词的说,皇帝老子的磨房盖在金銮殿的后面,磨盘打麦场那么大,十八根磨杠,十八匹骡子同时拉磨,骡子戴着铜铃铛,跑起来咣啷咣啷震天响。七爷有学问,说,石磨上下两扇,上为阳下为阴,阳动阴不动,就是天转地不转。上扇的两个磨眼,就是日头月亮。上下扇磨合处的凹凸纹路,包含着八八六十四卦。阴阳相交相克,才能使粮食从磨眼里进去,从磨扇间流出面粉和麸皮。
分享:
 
摘自:海燕 2007年第09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