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乐平里散章


□ 朱朝敏

  1、从诗歌开始
  
  二〇〇四年,我第一次去了乐平里,去参加春天的诗会,诗会很特殊,正是它的特殊引得我在去往乐平里的路上浮想联翩、心绪难平。诗会的特殊有诸多表现,首先,我要去的地方乐平里不是普通的地方,它是伟大诗人屈原的出生地。其次,我即将参加的诗会不是满腹经纶、气宇轩昂的文化人的聚群,它是当地农民自己组织的端午笔会。第三,它还是有关屈原的一次祭祀活动。
  那天,飘着小雨,虽然已经是五月末,但是不断朝下盘旋着的车轮使得我们抱紧了裸露的双臂,寒意在车轮不顺畅的进发中一点点浸入我们的身体,而我们在车轮陷入淤泥中,一次次下车,推动车轮,帮助司机再次引擎。我穿着高跟皮鞋,虽然在出行前,我已经弄清楚了乐平里是一个水土肥沃的谷地,但我没有估计到,去往桃源般的谷地的路程有泥泞,而且道路多歧,我的鞋子抵达乐平里时,已经沾满了泥巴。
  傍晚时分,我们终于抵达了目的地,诗歌般的乐平里。山脚下的房屋里飘出了炊烟,它刚刚出了烟囱,就被细密的雨水打湿,烟火里夹杂了泥土的芬芳顿时扑鼻而来。雨水下的乐平里显得静穆,深邃,泉水丁冬的声音增添了平和。
  谷地上种植着水稻,葳蕤、青绿的稻苗被压下来的夜色披上了厚重的外衣,外衣里,有抑制不住的虫子鸣叫声,昏黄的灯光不成规则地泄露在厚重的外衣上,灯光成了夜空下的寂寥星星,最后,星星也被雨水吞没了。
  大雨来了,哗啦啦地啃吃着山谷的宁静,乐平里村委会张灯结彩,欢迎外地来的诗人。在这个简陋的欢迎里,我听到了质朴的致辞,我看见了对诗歌的仰望。几排连着的座位把我们连接成星空,在裹着裤脚,黏附着泥巴,滴答着雨水,吧嗒着旱烟的村委会大厅里,我们发现自身的璀璨和美丽。一颗星子与另一颗星子,在诗歌的布局里,我们开始同等的旅程。我们相互鞠躬,从雨水里来,还要到雨水里去。
  从诗歌开始。这是一个高瘦的老人的慷慨发言,他是我省老诗人谢克强,他谈到了屈原,谈到了农民诗会,谈到了屈原庙堂和乐平里,他这样说:乐平里,诗歌的渊源,我们的诗歌从泥土出发。
  而这次邂逅,成为我无法忘记的一个机遇。我与谢老师没有任何交流,面对着漫长的雨水,在夜幕下,在第二天早上和中午,谢老师一直在房门前静静地坐着,也许是在享受散发泥土清香的乡野芬芳,也许是在遥想诗歌,遥想从乐平里走出的诗人屈原。在屈原庙堂的诗会上,谢老师朗诵了他悼念屈原的一首诗,然后匆匆离去。没想到的是,两年后,我因一事自报名字,谢老师马上记起了我,给予我最诚挚的帮助,我把这种礼遇归于诗歌的美好。它以诗歌的纯净质地要我懂得感恩,懂得诚挚,懂得心灵的高贵。
  
  2、屈原庙堂前的农民诗会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时常回忆起爬上屈原庙堂的路。稻田,溪涧,索桥,不算高峻但陡峭的坡路,葳蕤的树林,白色的庙堂。屈原的庙堂被修建在丛林中,溪水上,谷子的怀抱里,当我站在庙堂前的高高台阶上,乐平里尽收眼底,农事的繁忙连同泉水的清泠突然连缀成一幅图画,不断地在我眼睛里延伸,东南西北各个角度,我都站过,还是古老的房子,还是青绿、葳蕤的稻田,还是清泠泠的泉水,但它们并不为我选择的角度而变换,如同庙堂台阶下不知年月的树,静静生长,完成岁月的守候。
  与其说,屈原庙堂是农民诗歌交流的场所,不如说是乐平里人在年度祭祀活动里的守候,守候一个伟人一个诗人的灵魂回归,守候诗歌的皈依。
  屈原庙堂里热闹万分。打着雨伞,刚刚从稻田里走出,套鞋上沾满了泥泞的农民陆陆续续地来了,庙堂是天井屋,天井后的房子正是供奉屈原的屋子,屈原的大理石塑像居中,他身材高峻,衣袂飘飘,眉头紧皱,低头沉思,他在思考什么呢?还是在求索着脚下漫漫无尽的长路?
  每一个到庙堂里来的人,在屈原塑像下敬奉,一柱香,一次鞠躬,一次作揖,塑像前香雾袅绕,天井里仍然飘着小雨,端坐在四围的农民和从远方到来的客人已经做好诗歌朗诵的准备。
  这大概是世界上最最草根的诗会。当自发照看屈原庙堂的徐姓老人宣布“骚坛诗社纪念屈原诗会”开始后,乐平里人按照坐着的顺序依次站到天井前台阶上,或撑伞或任凭雨水淋漓,慷慨致辞,悼念屈原。他们说的是方言,归洲的方言轻柔清脆,富有韵律,极富有感情,乐平里人用归洲方言朗诵他们的诗歌,激情处,双手颤抖,身体朝前倾,深深感染了我们,而我心潮澎湃,当诗歌与泥巴与稼穑混合时,我感觉到诗情如雨水洗涤和浇灌,心灵变得柔软,同样,在诗歌的节律里,我深切地感受到泥巴与诗歌的血肉联系,它们在心灵的土壤上抽芽着高贵。
  一个高个子乐平里中年人,只有一只腿子挽着裤脚,上台前朝屈原塑像作了个揖,然后尖起嗓子,唱起了五句子歌,五句子歌每段分为五个句子,每个句子都要求一个韵脚,它多唱稼穑、风俗、民情,而非常有趣的是,唱五句子歌,无论男女,一律都有着尖细的嗓门,他们用喉咙朝上抛着风筝,风筝里,小鸟、孩子、草木、花朵……在视线所及的天空里飞翔。而在收音的刹那,风筝会被观望的眼睛收回,如同一粒种子被抛到空中,找到一块土地,生根发芽。我每每听到五句子歌时,都无端地想起诗经,它们都是田野的史诗。高个子唱的五句子是一首思乡曲,我没有听明白歌词,但忧伤的曲调在纷扬的雨水里给人哀愁之感。啪啪啪的雨点落在青砖白瓦上,敲击出春天的寂寥与惆怅,雨雾下的房屋在青翠的山林里,站立出时光的苍茫,我在思乡的五句子歌曲里捕捉到脚步声,它跋山涉水、拨云开雾,它行行复行行,山一程水一程——遥远的,切近的,在呼唤里回归。
分享:
 
摘自:海燕 2009年第07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