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印象·说徐迅


□ 荆永鸣

  说徐迅,首先得把我们的年龄减去10岁。那段时间,大约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吧,煤矿的文化艺术活动很多,搞得有声有色,热火朝天。人手不够,中国煤矿文联便从基层里借调。被借调的人中就有我,也有徐迅。想不清是在什么地方、什么样的场合见的面了。模样却清晰:中等身材,面庞干净,瘦,戴一副精巧的眼镜,浑身透出几江南才子般的斯文与柔弱。初次谋面,便觉得这小子有才气,有心眼,鬼机灵的一个人。后来,才知道徐迅不是来自于煤矿。他是安徽潜山人,与张恨水是同乡,之前就在张恨水研究会工作,已经发表过不少关于张先生的文章。交往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这家伙为人也不错,人是聪明,但他不耍聪明,不“鬼”,发表了那么多文章也不牛逼,挺随和。用我们煤矿人的话说,那就整酒呗!
  其实我们常喝。
  都是三十大几的汉子,精力充沛,老婆孩子又不在身边,长长的夜,不知道除了喝酒还能干什么去。和平里九区一号有一家叫“宏桥”的酒店,被借调来的几个哥们儿便常在那里小聚。刘俊、孙一平都是喝酒的好手,我和庄旭清一般。最差的就是徐迅,到底不是矿工出身。可贵的是,他属于那种激动型的,叫起劲来宁可灌醉自己,也不让别人扫兴。酒桌上见人品。有了这种精神已经相当不错,况且徐迅还有个特点,朋友相聚,他从来不吝惜自己的钱包。有一年元旦,也是那家酒馆,外边飘着大雪,酒便喝得酣畅,哥儿几个差不多全灌多了。后来便借着酒劲唱起歌来。那时候北京大大小小的酒店里差不多都有卡拉OK。遗憾的是我从来不会OK,主要是嗓子不行,心里明明想着那个调子,可唱不了两句调儿就跑了。徐迅也不行。不行,他却能把餐馆里一个姑娘请过来唱。那姑娘长得漂亮,歌也是唱得真好!结束时,我发现徐迅竟与那姑娘撕撕巴巴,以为是他酒后失德,不想却是硬给了人家50元小费!
  我欣赏徐迅为人的仗义和善良,或者说彼此欣赏,我们就成了很近的朋友。
  时间一晃,10年逝去。当时被借调来的许多人,包括我,像走马灯似的你来我走,最终作了鸟兽散。至今留下来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刘俊,另一个就是徐迅。真是不易!即使他们双双做起了《阳光》的头头,也不易。有过被借调经历的人都知道,拿着一个单位的工资而给另一个单位效力的角色,理由再堂皇,总归是有点别扭。短时间“别扭”一下还勉强,若是“别扭”个十年八载你行吗?但是,刘俊行,徐迅也行。说是为了煤矿的文学事业,有点大,也虚。毕竟生活才是人生的第一要义。如果说他们想把生活弄得好一些,可10年过去了,至今哥儿俩却不见发达,我甚至怀疑,以后他们也未必就能发达。如今办杂志是众人皆知的苦差,可这哥儿俩却能把这份苦差干得有趣,有热情,还有那么多好的想法……在此,我只能向两位携手相行的兄弟致敬了!
  徐迅也曾心意沉沉。有一段时间他单位的领导总催着他回去,让他回到原来的单位研究张恨水去。两难之间,徐迅一时拿不准主意,甚至绞尽了脑汁。有一次,他竟问我怎么办。徐迅生于1963年,生肖属兔,我属狗,属相不犯冲,因此我们相处得很好,很和谐。但在为人做事上,徐迅要比我细致,比我稳妥,他让我拿主意,我拿得了吗?后来不知出于什么样的考虑,他还是痛下决心,留在北京,留在了煤矿这个圈子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