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山鹰之国”的银色魅力


□ 李一鸣

  在一片红海洋的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的中国,来自阿尔巴尼亚的电影曾经是银幕上几乎唯一的外国电影,而且是来自欧洲的电影。
  
  20世纪以来,电影在我们生活中的重要地位,可以从下面的例证中窥见一斑:那些在我们心中打下深深印记的电影,并不一定尽是名声显赫的大师们的杰作;她们可能只是一些普普通通的影片,但在你的成长中,在你人生的某一个时期,曾经和你相伴相随。如今,闪烁着神秘星光的夜空已经渐渐离我们远去,随之而去的还有那个特定的时代,甚至是某个曾给我们带来这些电影的国度。但留在我们记忆中的电影却永不磨灭。其中之一就来自“山鹰之国”——阿尔巴尼亚,一个现在听起来是那么遥远的名字。
  
  北京—地拉那
  
  
  遥远的过去有过一首人人都会唱的歌:“北京—地拉那,中国—阿尔巴尼亚……”那铿锵有力的旋律,琅琅上口的歌词,曾经唱遍神州大地,让人备感豪迈。阿尔巴尼亚,那盏欧洲社会主义的明灯,我们在遥远的欧洲唯一的同志加兄弟,曾让我们有过多少充满自豪的遐想。那时已经很少见的一句充满哲思和文彩的唐诗“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最初就是用来指阿尔巴尼亚。也由此,在一片红海洋的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的中国,来自阿尔巴尼亚的电影曾经是银幕上几乎唯一的外国电影,而且是来自欧洲的电影。
  我们甚至不知道当年的阿尔巴尼亚电影在世界影坛上是否真正能有一席之地,但它在60年代中国观众的心目中的地位却可谓高高在上。《海岸风雷》《地下游击队》《宁死不屈》《广阔的地平线》《山鹰之歌》《第八个是铜像》《伏击战》《战斗的早晨》《足迹》以及《初春》《山姑娘》等等,在那个物质和精神生活极其贫乏的时代,这些基本上是黑白的影片,却是我们充满享受的精神食粮。那一个个让人难忘的名字,那一句句足可以视为经典的台词,和那些坚定果敢的游击队员的形象,深深地印进了我们实际上是满是空白的脑海里。据统计,从1959年的《塔娜》开始,到1974年,一共有26部阿尔巴尼亚电影被引进到中国,而最为集中和人们记忆最深刻的显然是在“文革”时期。著名的上海电影译制片厂也正是在译制阿尔巴尼亚电影中名声鹊起。这里可能没有一部世界名片,但她却属于一个时代的电影,属于我们共同的电影。
  
  “消灭法西斯,自由属于人民”
  
  阿尔巴尼亚的社会主义的电影机构建立于1945年二战胜利后,1952年更名为“新阿尔巴尼亚电影制片厂”,也是阿尔巴尼亚唯一的电影制片厂。60年代,阿尔巴尼亚每年也就生产一两部电影,而这些电影几乎全部被译制到了中国,这也称得上是一个奇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