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山鹰之国”的银色魅力


□ 李一鸣

  在一片红海洋的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的中国,来自阿尔巴尼亚的电影曾经是银幕上几乎唯一的外国电影,而且是来自欧洲的电影。
  
  20世纪以来,电影在我们生活中的重要地位,可以从下面的例证中窥见一斑:那些在我们心中打下深深印记的电影,并不一定尽是名声显赫的大师们的杰作;她们可能只是一些普普通通的影片,但在你的成长中,在你人生的某一个时期,曾经和你相伴相随。如今,闪烁着神秘星光的夜空已经渐渐离我们远去,随之而去的还有那个特定的时代,甚至是某个曾给我们带来这些电影的国度。但留在我们记忆中的电影却永不磨灭。其中之一就来自“山鹰之国”——阿尔巴尼亚,一个现在听起来是那么遥远的名字。
  
  北京—地拉那
  
  “山鹰之国”的银色魅力图片1
  遥远的过去有过一首人人都会唱的歌:“北京—地拉那,中国—阿尔巴尼亚……”那铿锵有力的旋律,琅琅上口的歌词,曾经唱遍神州大地,让人备感豪迈。阿尔巴尼亚,那盏欧洲社会主义的明灯,我们在遥远的欧洲唯一的同志加兄弟,曾让我们有过多少充满自豪的遐想。那时已经很少见的一句充满哲思和文彩的唐诗“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最初就是用来指阿尔巴尼亚。也由此,在一片红海洋的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的中国,来自阿尔巴尼亚的电影曾经是银幕上几乎唯一的外国电影,而且是来自欧洲的电影。
  我们甚至不知道当年的阿尔巴尼亚电影在世界影坛上是否真正能有一席之地,但它在60年代中国观众的心目中的地位却可谓高高在上。《海岸风雷》《地下游击队》《宁死不屈》《广阔的地平线》《山鹰之歌》《第八个是铜像》《伏击战》《战斗的早晨》《足迹》以及《初春》《山姑娘》等等,在那个物质和精神生活极其贫乏的时代,这些基本上是黑白的影片,却是我们充满享受的精神食粮。那一个个让人难忘的名字,那一句句足可以视为经典的台词,和那些坚定果敢的游击队员的形象,深深地印进了我们实际上是满是空白的脑海里。据统计,从1959年的《塔娜》开始,到1974年,一共有26部阿尔巴尼亚电影被引进到中国,而最为集中和人们记忆最深刻的显然是在“文革”时期。著名的上海电影译制片厂也正是在译制阿尔巴尼亚电影中名声鹊起。这里可能没有一部世界名片,但她却属于一个时代的电影,属于我们共同的电影。
  
  “消灭法西斯,自由属于人民”
  
  阿尔巴尼亚的社会主义的电影机构建立于1945年二战胜利后,1952年更名为“新阿尔巴尼亚电影制片厂”,也是阿尔巴尼亚唯一的电影制片厂。60年代,阿尔巴尼亚每年也就生产一两部电影,而这些电影几乎全部被译制到了中国,这也称得上是一个奇迹。
  60年代阿尔巴尼亚电影中的一个主要题材就是反法西斯斗争。如果按“文革”年代来算,中国观众看到的第一部阿尔巴尼亚电影应该是摄制于1966年的《海岸风雷》。它上映于“文革”正在如火如荼的年代,1967年。这是一部根据苏莱曼·皮塔尔卡的话剧《渔人之家》改编的电影。虽然它无疑是一部“政治上正确”的影片,但其艺术的表现力和独特的内容、风格足以给人留下难忘的印象。片中写的是一个渔民家庭:纯朴、正直的老父亲有四个儿子,老二、老三和老四或者是共产党员,或倾向革命,只有老大好逸恶劳,不成器。影片的第一个镜头是老父亲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向儿子们讲述爱国寓言故事的场景,有着鲜明的欧洲电影写实风格的影响。那种黑白的、影调低沉而又尖锐有力的画面风格一直贯穿着整部影片。
  阿尔巴尼亚电影大量引入中国的“文革”时期,电影已成为人们所剩不多的精神食粮。除了样板戏和“老三战”之外,仅有的阿尔巴尼亚电影就成了人们精神生活中的一道带有异国风味和不同凡响的精神盛宴。一部电影,往往被反复观看,那不多的“娱乐”的亮点也被不断放大;加之精神生活的贫乏导致的语言的贫乏,电影中的那些哪怕稍稍有点“亮色”的台词,都足以让人兴奋不已。
  “山鹰之国”的银色魅力图片2
  片中的不肖子孙老大布鲁姆充满“资产阶级思想”的台词和举止大概是被彼时年轻的观众们最津津乐道的细节。还记得第一次一家人吃饭那场戏:父亲:“怎么,不来吃?”布鲁姆:“我不吃。我一看见这些咸鱼就腻透了”,“打鱼这个倒霉的行当,连根上吊绳都买不起”。每演至此,下面都是会心的大笑。
  最精彩的台词是布鲁姆在酒吧里喝闷酒,窥到一密探假做无意掉下的钱,左顾右盼之后,偷偷想要捡起——这时,一只皮鞋踩在了布鲁姆伸出的手上,“啊哈,没想到你已经堕落到了这种地步……”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