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明娟


□ 党 剑

  一连三天 ,我没有见到明娟,也没有听到她的歌声。天气出格地热,我心情烦躁,坐立不安,手握遥控器不停地换频道却无法专注于一个节目。
  林明娟喜欢在傍晚时分唱歌,那歌声空旷而典雅,对着夕阳,听着这天籁之音,在夜色弥漫的南方城市,自己仿佛忘记了所有的烦忧,回到了北方铜川的故乡,听到了洁白的雪花在深夜里溶进泥土的声音,看见了昏黄的灯光下母亲劳作不息的身影……
  仿佛被锐利的铁器猛然间割断,世界上最美的清音戛然而止,我的心也被定格于某个时间。林明娟住在我的楼上,一会工夫,敲门声响起,我打开门,明娟头发湿漉漉的,上身胡乱地裹了件睡衣,下身则是一条白色的短裤,“我正在洗澡,热水器坏了,水变冷了,煤气味很重,麻烦你去看看。”
  我穿着拖鞋,跟在明娟后面匆匆往楼上跑,一头冲进浴室,煤气味扑面而来,我一手捂住鼻子,一手拉开浴室的窗户,然后关上气阀,让屋子里的煤气散尽。我笨手笨脚地把热水器拆下来,仔细检查。原来里边一个零件松动了。我把它拧紧,最后再把它重新装上,这需要明娟作助手。我站在凳子上,低头时她的乳房轮廓一览无余,我的脸不由得一热,心里一慌,工具也掉到了地板上,这时才发现,她的脸比我还要红,好看。
  我和明娟坐在阳台上喝茶,她的姿势十分幽雅,我端着茶杯,出神地看她,明娟似乎没有生气,只是幽幽地叹了一句:“老公不在家,确实不好。”我在她的叹息声中慌里慌张地走掉了。
  我似乎明白了明娟为什麽喜欢在洗澡的时候一展歌喉,那里面多少有因为丈夫做生意常年不在家的压抑成分,尽管明娟作为音乐老师总是面带冷漠一副冰雪美人的样子 ,我还是猜得出几分冷漠面孔背后幽幽的故事。
  暑假来临,学生走了,老师也像候鸟,飞向遥远的北方。校园空旷得如同山中老宅,有些许恐怖气息。我则喜欢这气氛,适合读书,宜于写作。
  明娟披头散发,手里提着几瓶啤酒,对我说:“我们喝酒去。”
  迷蒙的夜色里,明娟声音哽咽。
  “你知道吗,我等着丈夫回来,等,等着那团聚的时刻,却等来一个女人恶毒的电话。”
  我明白明娟受了伤害。
  “夫妻之间,最重要的是信任,说不准有坏女人搞恶作剧,故意打电话告诉你丈夫如何如何,目的无非是想破坏别人的幸福生活,以获取一种变态式的快乐。”
  我是一个单身汉,却装模作样地安慰起一个已婚女人来了。
  “这样的电话不是第一回了,可是这次不同,我能肯定他在外面有女人,一个与我毫无瓜葛的女人怎能知道我家的电话号码呢?”
  潜意识里我倒是希望明娟与丈夫之间存有裂隙,渴望着与她靠近,期待命运给我一个机会。然而,嘴上却不得不言不由衷:“你先别乱猜想,等你丈夫回来后再说嘛。”
  明娟把衣袖挽起,伸到我眼前,“你看,这是他留下的,不知道是不是外面的压力太大,他竟这样对我暴力虐待!”借着微亮的月亮,我看见明娟丰润的胳臂白嫩如藕,上面却触目惊心地有暗影般的疤痕,“腿上,背上,还有很多。”
  “这事,我从来没有对别人提起过。在同事眼中,我们是幸福的一对,谁会相信商界精英会毒打自己的妻子?我一直以为他会变好,可现在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
  明娟泣不成声,夜风吹过,有些凉意,我一口接一口的饮酒,心中升起了几分火热,把明娟搂在怀里。
  我发现自己迷上了她,面对明娟慢慢走动的侧影,常扪心自问,真的是红颜知己的纯粹情谊呢,还是流行的所谓“第三种感情”?面对明娟,心头会涌上无以言说的美感,而言词,在明娟美的时间面前变得苍白。
  一连三天,我没有见到明娟,也没有听到她的歌声,心中泛起浓浓的乡愁。
  以后听说明娟回到了陕西的故乡,在遥远的青城,作了一名乡村教师;又听说明娟到了北京,在三里屯的酒吧间,弹奏柴科夫斯基的《第四交响曲》……
  后来……再也没有了后来。
  仿佛一切都未曾发生过,那妩媚的笑容,那微合的眼帘,那伤痛的疤痕,都在如烟的往事中,渺渺走远。
  只是在一个雨声温柔的春夜,在长虹北路一个旅馆无良伴的房间,在凝情却不能悄然中,那凄清的歌声会穿过时光悠长的记忆,让我想起了生命里一个叫明娟的女子,想起了明娟曾经唱过的歌曲:爱情它是个难题,让人目眩神迷,你就不要再苦苦追问我的消息 ……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