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史飘青醇


□ 选题策划:杨晓升 作者:顾月忠


2000年6月9日,河南省夏邑县科技副县长、留美归来的我国第一个有机化学博士后刘佑全因长期劳累病死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噩耗传开,参加送葬的人山人海。方圆几十里的百姓乡亲一下来了好几万,所有的人都失声痛哭,有的哭喊着刘佑全的名字,有的长跪不起。为什么会出现如此感天动地的场面这位不幸英年早逝的科技副县长到底是怎样赢得老百姓爱戴的在隆重纪念中国共产党诞辰80周年之际,本刊精心策划组织的这篇报告文学力作,会让您真切地感受到一次灵魂的震憾与净化——

一、意外的发现与感动

2000年6月间,几场历史上罕见的龙卷风狂扫豫东,许多碗口粗乃至水桶粗的大树也难逃劫难,有的被拦腰折断,有的被连根拔起,单是夏邑县就有24万株大树被狂风刮倒。“老天皱眉头,百姓吃苦头”。暴风骤雨造成的巨大损失,山一样压在当地干部群众的心头。
同不少人一样,我对这场突降的灾难是始料不及的,以为无非是刮倒一些枯干残枝而已。因此,我仍然带着原来拟好的调查提纲,与河南省委政法委的同志一道,来到夏邑县的桑土固乡,采访农村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情况。近几年来,豫东一带农村出外打工的青壮年逐年增多,出去的人壮了胆子,换了脑子,挣了票子,得了治穷致富的点子,回来就找准了奔小康的路子,实现了“五子登科”,这当然是好事。然而这样一来,农村的社会治安情况却出现了新的问题:“五四”青壮年大军开走了,“三八”妇女、“六一”儿童、“九九”老年兵团留守下来了,一批村霸、地霸、路霸、街霸乘虚而入,欺男霸女,凌老辱小,横行乡里,无恶不作,百姓苦不堪言。怎样发挥“留守兵团”的作用,严厉打击农村的流氓恶势力,使村村稳定,家家安乐,商丘市不少县乡创造了丰富的经验。夏邑县的桑土固乡,就是一个“治安模范乡”。我们还从别的渠道听到,桑土固乡的党委书记是个清正廉洁的清官,他从不端酒杯,再大的官他也不招待,就是省长在这里逗留,也只下碗面条。近一段,有几个村的老百姓背着他,悄悄地从外地请来工匠,为他立了块碑,碑文是:人民好公仆,当代包青天。他一直蒙在鼓里。
我对这次采访怀有极大兴致。可车从开封的兰考县下了高速公路后,越往前开,龙卷风绘制的灾害图画就愈清晰,但见成排的树被吹倒,枝叶塞途,不清理就不能通行。一个老农蹲在一棵倒地的大树旁抽泣,他说:“这一排树是我亲手栽的,操了十几年心了,才长这么大,能容易吗”我的心阵阵发凉。
我们好不容易才摸着黑来到商丘市。草草地吃了几口饭后,我急忙找到当天的《商丘日报》,了解受灾情况。据有关部门初步统计,6月份以来,这个市一些地方先后遭受龙卷风、冰雹、大暴雨的袭击,涉及民权、宁陵、睢县、柘城、夏邑、虞城、睢阳7个县区的55个乡镇,其中重灾乡镇26个。据调查统计,全市共刮倒折断树木21万棵,刮倒刮断高低压电杆、通信线路杆1172根,冲断乡级公路103条,冲塌桥涵64座,损坏房屋2335间,倒塌房屋1264间,致死致伤32人,农作物受灾面积达724万亩,受灾人口4963万人,直接经济损失11557亿元……
桑土固乡也是龙卷风光顾的地方,灾情也比较严重。我的主意没变,到那里既可了解灾情,也可采访一下“留守兵团”情况,还能看到老百姓为乡党委书记立的碑,一举多得。翌日午饭后,我们就往那里赶,也可能提前打了招呼,乡里的头头都在。但一个个都低着头,没有多少话,心情显得很沉重,连起码的为远道来的客人倒茶的事儿都“忘了”。那位在部队当过兵的乡党委顾书记,平时威风凛凛,风风火火,大嗓门,一说话满院子有回声。这时也像哑了嗓子,低头不语。我几次逗他,他光是揉眼睛。省委政法委的一位同志急了,说:“不就是龙卷风刮倒几棵树嘛,困难面前有英雄,英雄面前无困难”
他好像受到刺激一样,猛地把头抬起,热泪汪汪地说:“同志,你误会了。俺桑土固是刘佑全的故乡,他年仅48岁就走了,我们今天为他送行。多少棵大树被刮倒我们不在乎,就是这株栋梁折了,我们心疼啊”

二、英年早逝带来巨大震撼

满屋子的人开始抽泣起来,有几个怕哭出声来,就捂住脸往外跑。我像个木头人一样傻坐着。陪同的商丘市政法委的同志说,咱们换个地方吧,别耽误他们办事,估计刘佑全的事,还会有不少人知道。
我们一同来到县上。由于早过了吃晚饭时间,县里的同志直接把我们领到一家餐馆,餐桌上摆了几个凉菜,还有两瓶本地产的大富豪曲酒。县委书记张宪中另有急事,抽不开身,女县长蒋美兰和县委副书记王玉亭陪我们吃饭。还没动筷子,我忍不住便问:“刘佑全是你们县的什么干部,他逝世后咋会有这么多人伤心、流泪”蒋美兰县长和王玉亭副书记都低着头没说话,县政府办公室的一位同志回答说:“他是俺县的科技副县长。”我又问:“他今年才48岁,怎么走得这么快”王玉亭用双手急忙捂上脸,泪水从指缝里滴了下来,“我和佑全在这里分管工业,他肝上有病,还拼着命干,咋劝也不听。我没有保护好他啊”他一边哭一边捶自己的脑袋。女县长蒋美兰再也忍不住了,哭着说:“谁跟佑全出差,谁回来就说吃了几天忆苦饭。他跟县里招商办主任出差到上海,两个人一天只花了30块钱。我们夏邑县不算富,但给佑全治病还有钱,可他就是不要,自配汤药,一天一天地坚持。最后身体病弱成那个样子了,连针胎盘球蛋白都不让打。他是活活累死的啊”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