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兽皮


□ 曹军庆

我是某家小报的主笔,一天,郭天佑找到我。要我去一趟白龙镇,见他的父亲郭昌顺。他特别声明:是他的父亲要请这么一个人。当然,酬金优厚。
这是暑期,白龙镇热浪滚滚。郭宅坐落在镇子南头。一大片房屋。砖木结构。屋脊在阳光下呈褐色,或青色。我进到里面。光线明显减弱。估计有几百个房间。房间连着房间。面积相差不大,几乎可以说相等。应该也有例外,在我没有到过的地方。窗户一般都是很狭小,有些房间基至没有窗。连结它们的是走廊。各种走廊。有内走廊,也有外走廊。内走廊更像是暗洞,或地道。如果不点蜡烛,会显得黑糊糊的。而外走廊,大多在露天。有半人高的胸墙。在这里,可以看见一些庭院,或天井。偶尔能见到几棵树。这些走廊,短距离地走上一段,以为是直线。可是一直往前走,会发现原来还有弧度。它肯定在绕一个弯子。然后,每一条走廊又在某一处相通。它们连在一起。
如今,住在这里的,只有三个人:郭昌顺、老仆人和厨师。郭昌顺的子孙和家人,都搬到城里去了。就连他最小的五姨太,也在两年前迁进了城里。这一大片房屋,可以想见往日的繁华和喧闹。而现在,它们全都空空荡荡,已开始显出破败。
我被仆人领到一个小天井。走过那些走廊时,中途我注意到好几个岔道口。如果让我重新返回,很有可能会迷路。仆人的年纪,在七十上下。聋哑,但腰板挺拔。一身藏青色长衣,浆洗得干干净净。飘出一股淡淡的皂味。走路脚步很轻,几乎不发出声音。他把我安顿下,又转身离开。不一会儿,我听到了轮椅发出的响声。轮椅的转轮,在石板和青砖地上磨擦,一路嘎吱嘎吱地响着。声音时高时低,当进入某个房间或内走廊时,声音就小下去。而当他再一次出现在外走廊时,声音突然变大。
仆人把郭昌顺推到我对面。之后,他退下。
郭昌顺坐在轮椅上。两腿瘫痪,双眼失明。我意识到坐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废人。他是个瞎子。天井里有一小块阳光。郭昌顺的脸正对着这块阳光。他的眼睛努力地眨巴着。
我请你来,郭昌顺说,是要你为我写一份传记。一份秘密传记。只要一份,而且是手稿。然后,你把它转交给我的大儿子郭天佑。
天井的砖缝里,长出几蓬野草。它们摇曳着,显出一派荒凉。这天下午,在这里,郭昌顺开始了他冗长的讲述。
我不太明白,郭昌顺为什么要请一个陌生人来做这件事?大概他预感到自己时间不多了,有些事他必须以某种方式转述给长子。经过慎重选择,他可能认为手稿这种方式比较可行。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合理的解释?另一方面,我,作为转述者。难道他不在乎一个局外人因此而获悉他的秘密?对此,我想了很久。能否这样说:越是重大的隐秘事件,越是渴望被人知晓?也或者,郭昌顺的一生,始终为这件事所折磨,到临终,他希望轻松一下?讲述,实际上也是解脱?
郭昌顺说,我和丁石轩,有一天捡到了一块兽皮。这块兽皮已经破烂。外形像是一片桂树叶。我们把它放在一盆清水里,能很清晰地看见上面的图案。这块破烂的兽皮,一旦到了这盆清水里,谁都能猜到它是一张藏宝图。最初,我承认是丁石轩的主意。我因此得到了数不清的金银财宝。在这块名叫白龙岗的坡地上,我建起了郭家大院。先后娶了十一个女人。仆役、帮工,还有牲畜,蜂拥而至。那是一段美好的时光。郭家大院就像集市一样热闹。随后,我又建起了银号、商铺和酒肆。这里的人逐渐多起来。并且陆陆续续有一些人来此定居。白龙镇因此成形,并不断扩大。五十多年过去了,现在的白龙镇已远近闻名。和一百七十里以外的县城相比,也小不了多少。
可以说,白龙镇是我的。也可以说,我是白龙镇的祖先。白龙镇的根,在我这儿。可是我的儿孙,郭天佑他们并不稀罕。他们纷纷以各种借口逃离这里:读书、做官、当兵或做生意。虽然我眼睛看不见,但是我明白。他们中有的在追戏子,在吸白面,在泡赌场。他们都去了大城市,抱怨郭家大院死气沉沉。
我让他们去。既然大城市那么好,我一个也不留。最后的几个小姨太,我也让她们走。我不要她们在我身边整日里哭哭啼啼。她们的哭声,让我心烦意乱。
而我还在这里。我想,我最终会死在这里。
我住在悦来客栈。客栈在镇子的北端。白龙镇在一条岗子上,北高南低。不知道郭昌顺当初把宅子建在南边是何用意?一种说法是,要应水往低处流这个点。水者,财也。
客栈老板,同时还是镇子里的私塾先生,每天要到很晚才能回来。在我来到白龙镇的第二天,我隔壁的客房里又住进了一位客人。老板介绍说,这是李先生。李先生是位老者,据说是来此收购药材和兽皮。他每年都来,都住在这里。那个房间,是他固定的住所。傍晚,日落时分,我站在客栈眺望远方。我看见郭宅沉落在最后的日光里:好大一片建筑,形同一只巨大的圆盘。只有在高处,才能看清郭宅的全貌。它的确是一种圆形建筑,或环形。一层又一层,一环又一环。相互钩连着,彼此套在一起。可以想见,那些内部的走廊,也应该是这种走向:一圈,一圈,直到抵达中间的那个圆心。但走在里面,层次不会这么清楚。也许在某一个点上,这一圈很容易和另一圈串在一起。明明走在一个方向上,一不小心又去了相反的方向。而在另一个点上,类似的错误再次重犯。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