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白狼镇


□ 阿 成

白狼镇
阿 成

牧人餐馆在乌兰浩特市的城边子上,如果再往前走,那就是一望无边的科尔沁大草原了。你闭上眼睛静下心来想想吧,那是什么样的感觉?什么心情?痛快呀,太痛快了。尽管你不是蒙古人。
这家在草原边上的“牧人餐馆”并不大,不是蒙古包,而是一幢木刻楞的平房,看上去粗粝而有特色。饭馆的门口竖着一排拴马桩,被缰绳磨得锃亮的桩子上拴着几匹蒙古人的马,歇气的马儿还不时地打着鼻息,正是这突突的鼻息声将周围的平静衬托得让人感到无与伦比的惬意。骑马的蒙古人到了这儿,跳下马,将马拴上,走进餐馆——与其说是走进餐馆,莫如说是走进一间大屋子里了。
大屋子里的模样有点类似十八世纪美国西部牛仔经常光顾的那种酒馆,里面是白茬木的长条桌,长条的厚板凳子,看上去都相当结实。你不看看是一些什么样的屁股来坐,要知道到这里来喝酒的没有那种豆芽儿菜似的小男人,全是紫铜色脸膛的大汉。
在这里喝酒必需有歌舞相伴,这才是纯粹的蒙古人,这才算是蒙古人的餐馆。蒙古汉子喝高兴了,一定要在长条桌子上面跳那种节奏骤急的、像骏马奔驰一样的舞蹈,挥手、扬鞭、跳跃,每一个动作展示着蒙古人的粗犷、纯朴、剽悍。他们跳得相当灵活了,在桌子上可以腾空旋转360度,然后,轻轻地,轻轻地,像凶恶的伯劳鸟(就是牧人常说的那种“虎不喇儿”)猎食一样,悄没声地“落”在桌面上,那姿势都美绝了。然后,几个蒙古人一同跳上桌子,手臂相互搭肩,一块儿跳群马齐奔的科尔沁博舞,哒,哒、哒,哒,哒、哒。他们就这么跳,桌子居然纹丝不动。你知道,蒙古汉子那叫啥体格呀?猛兕一样。
饭馆儿的老板娘叫琪琪格,“琪琪格”就是城里的时尚人儿常说的“美女”的意思。她正倚在柜台那儿笑眯眯地看着,而且还随着蒙古汉子跳舞的节奏,风情万种地抖动着自己的肩膀,一会儿身体往左斜,往左抖,一会儿身体往右斜,往右抖。别看老板娘胖得像一只将要分娩的大奶牛——那两只肥硕的乳房——那哪是乳房啊,分明是两只又甜又面的橘黄色的大倭瓜,也在极其轻盈地随着节奏一起颤动着。年轻时的琪琪格可是一个身材窈窕的美女,她曾经是传遍大草原的蒙古舞蹈的皇后,那时候,她的舞姿像似一只在彩虹中来回穿梭的云雀。
一个中年牧人倚在柜台那儿,眼睛一直盯着老板娘的那两只颤抖着的“大倭瓜”。
琪琪格问,你看什么?
中年牧人一筹莫展的样子说,我在想,面对这两个大倭瓜,我可怎么办呢?没有办法呀。
大屋子里的牧人听了都开怀地大笑起来。
大屋子里的柜台上,放着一大玻璃罐马奶子酒和一大罐子鹿心血酒,柜台旁边的那个大铁锅里正煮着大块的羊肉,香气像无数个淘气的小魔鬼儿在到处乱窜。倚在柜台那儿的老板娘,她的眼睛像草原上明亮的星星似的,一闪,一闪,把那几个跳舞的蒙古男人眨闪得心神摇曳。

大屋子的中央,长方形的大铁盘上是一堆神秘得像咒语似的炭火,正在烤着铁架上的那只羊。琪琪格的丈夫,瘸子巴特尔在不断地摇动着烤羊的铁柄,那只已经被烤成金黄色的裸羊不时地往下滴着油,油滴落在炭火上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像似远古的音乐。巴特尔不时地用蒙古刀熟练地从羊身上割下一片片烤好的羊肉,码放到盘子里,弄好后再一步一瘸地送到客人的餐桌上。
“巴特尔”在蒙语里是“英雄”的意思。过去,巴特尔是一位驯马的好手,无论什么样的烈马到了他的胯下,龙腾虎跃之后,都驯服地听从他的调教。当然,日久天长,总会有失手的时候。正因为是这样,他成了一个残疾人。之后,才有了这家牧人餐馆。
是啊,佛爷说啦,一切都是有定数的。
草原上的蒙古牧民几乎都知道这家牧人餐馆,都知道巴特尔女人的那一对令人迷醉的“大倭瓜”。牧人餐馆的生意好得让人羡慕哟。
在大屋子的角落里,那个叫格斯尔的年轻人正在为豪饮的蒙古人演奏着马头琴,他一边拉着琴一边唱着:
草原哪草原哪
我可爱的家乡
马背哟马背哟
我生命的摇篮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