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亲情底片


□ 阚力萍

  常常不由得想家,想那个给我温暖、给我亲情,使我终生难忘的家。可是,那个家已是一个空壳儿,父母到另一个世界去了,两个神圣的称呼已成空白。念极时,只有到脑海中打捞亲情的底片,显影出细细碎碎的往事,用一张张温馨的画面来温暖一下自己一颗孤独的心……
  
  弹片定情
  
  我是姐弟四个中长得最像妈妈的一个,排行老三。尽管父亲有那么一点重男轻女的思想,曾因为妈妈连生我们三个女儿而耿耿于怀。毕竟是血缘亲情,父亲高兴时,常常骄傲地对别人说:“我们三丫头,简直就是她妈妈的小相片。”母亲去世后,父亲常在我身上印证妈妈年轻时的影子。
  父亲前年大病了一场,病稍稍好了些,便千里迢迢从南方来我家小住,说看一眼少一眼了。我专门休假在家侍奉,并经常陪他到外边散步。
  一个周日,天气晴朗,微风习习,我牵着父亲的手在马路边散步。老父指着马路上风驰而过的十余辆装扮一新的婚车说:“现在娶个媳妇得花多少钱啊!我那时一块炮弹皮就赢得了你妈一颗芳心!” 爸爸稍一停顿,又自嘲地说:“话又说回来,那都是四十年代初的事了,老掉牙了,不提了。”
  我真的很想听听爸妈的故事,便故意诱导他说:“老爸,别看你现在腿脚不利落,听妈妈说,想当年就是你这副高大魁梧的身材、健步如飞的双腿吸引她的呢。”提起当年,老父激动得双腮漫上了潮红,充满幸福的“嘿嘿”地笑着。看来,人虽耄耋,但心田里仍鲜活着一颗爱的种子!
  在我一再恳求下,老爸的情感闸门终于打开了。在自己小女儿面前谈自己的恋爱史,多少显得有些羞涩,但那幸福的眼神又分明流露出对年轻时代的向往和留恋。“十八岁那年,我当连长的时候,在一次战斗中负伤住进战地医院,首次为我包扎和打针的是一个叫小马的姑娘,洁白的口罩上方闪动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皮肤嫩得似乎一掐就出水儿。她轻柔地为我清洗、包扎,因疼痛,我不时发出轻微的吸气声。每一声都牵动她长长的睫毛急速地连连闪动,满眼里流露着心疼。她一边说:‘都是我不好’,一边更加放轻动作。后来换药打针时,如果是别的卫生员,我都找借口推辞,后来干脆耍起官僚作风,点名要小马来。”
  这时,我禁不住掩嘴窃笑,老爸见状,一板面孔:“你还听不听?”我赶紧满脸诚意地说:“听,听,老爸接着讲。”那幸福的色彩重又漫上她的面颊:“我也看出小马对我的喜欢,她那双大眼睛告诉了我。她为了在我身边多呆一会儿,换药和推液的速度慢得不能再慢,边干活边和我聊天,转着弯地问我的家庭情况……”老爸讲到这里,停了下来。我扬起头催促,老爸一摸光头不好意思地说:“后来,我就失眠了。”
   “再后来呢?”我急着问。“再后来……”老爸接着说:“我想送给她一件礼物,可那个年代能有什么可送的呢?想来想去,突然想到准备留作纪念的一块从身体里取出的炮弹皮。我做成了连接在一起的两颗心,打磨光滑,打了一个孔,用红线穿起来。在一次注射完后,看旁边没人,便大胆地塞入她的手里,趁势握住她水葱般的小手。她挣扎了一下,便满脸绯红地低头坐在了我的身旁,用手抚摸这礼物,不时地抬起头深情地看我两眼……”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