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怀念江晓天


□ 门瑞瑜

  2008年10月7日,是一个黑色的日子,文学编辑家江晓天被病魔夺去了生命,和我们永别了。他走得那么匆忙,匆匆告别了他热爱的文学事业,全国的新闻媒体纷纷披露了这一噩耗,接着沉痛悼念他的文章连续不断地见诸于报端。江晓天走了,留下了许多思念的活题,留下了许多对他的褒奖赞美,留下了许多令人难以忘却的回忆。

  1

  江晓天是文学界公认的有口皆碑的编辑家、文学评论家,是作家的良师益友。他曾长期工作在中国青年出版社,任该社文学编辑室主任。新中国成立后的十七年间,在江晓天的亲自主持决策下,中国青年出版社曾编辑出版过许多优秀的文学作品,如《红岩》、《红日》、《红旗谱》、《铜墙铁壁》、《创业史》、《风雷》、《草原烽火》、《高玉宝》等一系列思想性艺术性完美结合,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和艺术特色的长篇小说,轰动了文坛,受到一致好评,一版再版。《红岩》2009年4月是第88次再版,再版印数四百万册。这些被被誉为“红色经典”的长篇小说,为我国当代文学史册增添了光辉灿烂的一页。所有这些长篇小说的出版问世,都是经过江晓天精心策划,或热心组稿,或亲自动笔修改,最后经过他拍板审订,才得以付梓。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那些几百万字几千万字的手抄原稿稿纸上,每一页的字里行间无不印满了江晓天的手痕,或许那炽热的手温还没凉透,因为那书稿都是经过江晓天认真过目,斟酌推敲的,浸透着江晓天的一片苦心,满腹真情。

  最为人称道的是江晓天与姚雪垠《李自成》的故事。那部多卷本历史长篇小说《李自成》,完全是在江晓天的策划支持和具体帮助下,几经波折,)中破种种阻力,排除许多风险和困难,一直到上书毛主席,得悉“最高批示”,才终于出版问世。江晓天与姚雪垠建立起了一位编辑家与一位老作家之间深厚的友谊,构成一道亮丽的文坛风景线。姚雪垠曾由衷地说:“江晓天是我的伯乐,我感激不尽……”

  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文学精品的丰功伟绩,当然不是江晓天一个人的能力所为,上靠社长李庚同志领导,下靠同志们的团结协作。难能可贵的是,江晓天有崇高的思想修养,是一位作风民主,有知人之明,足智多谋的组织者。他所领导的文学编辑室聚集着一支朝气蓬勃,和谐相处锐意进取的文学编辑队伍,他们是吴小武(萧也牧)、周振甫、黄伊、陶国鉴、陈碧芳(毕方)等。他们都是出类拔萃的文学编辑家,也是作家。

  江晓天敬业无私,强烈的革命责任感使命感驱使他工作极端负责,甘愿为他人做嫁衣,做幕后的无名英雄。他是一个甘愿奉献的利他主义者,甘愿为作家效力,只做贡献,不求索取。他是燃烧的红烛,照亮了别人,毁灭了自己,心安理得,无怨无悔,“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这就是“江晓天精神”的真谛,江晓天人格魅力的所在。

  江晓天与陈登科的故事,更是感人肺腑,值得一书的。陈登科是从一个青年农民、新四军战士成长为小说家的,中篇小说《活人塘》使他一举成名,先后出版过长篇、中篇、短篇小说五百余万字。陈登科的所有作品几乎都是在江晓天亲自扶掖帮助下编辑出版的,其中长篇小说《风雷》,江晓天做责任编辑,1964年出版即受到读者欢迎,好评如潮。然而也有人指责说,《风雷》是中国的《叶尔绍夫兄弟》(柯切托夫),意思是像那部苏联小说揭露了社会的阴暗面,应受批判。“文革”一来,上纲上线,江青、姚文元点名批判陈登科《风雷》是“反党反社会主义,为刘少奇树碑立传的大毒草”。陈登科惨遭非人的折磨,被投入监牢关押了五年多,吃尽苦头,后来才得以平反昭雪。作为《风雷》的责任编辑,江晓天当然不能幸免,被打成与陈登科同伙的“刘少奇修正主义文艺黑线的黑干将”,被打翻在地。然而江晓天始终坚持正义,坚持真理,毫不动摇,全力支持肯定了陈登科的现实主义文学创作道路。在那是非混淆,人妖颠倒的日子里,顶着黑风逆流,冒着巨大的政治风险,全身心地投入,帮助陈登科研究修改《风雷》,使这部长篇小说的艺术表现力日臻完美。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