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装在瓦罐里的声音


□ 胡学文

装在瓦罐里的声音
胡学文

1

毛大有被狗咬了一口。
那天,他在晨雾中穿过街道,打算去玉米地。听见素素开门,他有意放慢步子,想和素素说几句话。她家的门又老又重,一动就叫唤,像挨了打。素素没探出头,她的狗却扑出来。毛大有躲避不及,被狗咬住腿。他趔趄着抬起另一只脚,没有章法地踢打着。他没把狗踹开,它是被素素喝走的。
毛大有咧着嘴蹲在地上,挽起裤子。腿肚上嵌了四个锯齿形的窟窿,血一跳一跳地往外冒。素素吓坏了,伸手摸了摸,很快缩回去,颤颤地说,哥,进屋包包吧。毛大有迟疑几秒,说,算了,没啥事。他想和素素说话,却发憷进她的屋子。素素小声说,都这样了,还怕啥?毛大有脸隐隐一红,极不顺畅地说,包就……包吧。素素扶毛大有站起来,毛大有有些紧张,整个身子像一条冻鱼。
素素点了一绺棉花,吹一口,往伤口上摁一下,柔声说,哥,你忍着些。毛大有一副不在乎的样子,不疼,放心弄吧。他胡乱在屋里扫了扫,没什么变化。一年前,他来过一次,险些惹出大祸。他的目光在素素脸上停了停,马上移开。血止住了,素素用干净布裹住,再往布上勒几圈线。毛大有说,行了,哪儿那么虚。素素骂,死狗,好赖都不分。毛大有故意踢踢腿,这算啥,我小时候常被狗咬。素素说,这狗不一样,她是专来咬……突然顿住,脸涨得像熟透的西红柿。毛大有隐约猜到了。毛大有离开,素素非要塞给他二十块钱,让他买点消炎药。毛大有急了,我没那么娇气。素素说,这狗毒着呢。毛大有瞧出素素的担心,说,放心,出了这个门,我不会再找你后账。素素沉下脸,哥,你这是作践我呢。毛大有忙说,我没那个意思,一个大男人,咋能花你的钱。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你尽管说话啊。
素素倚在门口,眼圈悄悄红了。
毛大有没去玉米地,走了没几步,腿钻心地疼,就折回来。毛大有确实被狗咬过,可没这么疼。一条狗能有多毒?毛大有没当回事,觉得自己没过去结实了。素素竟吓成那样子,她的胆子还没一粒芝麻大呢。可怜的女人!虽说被咬了,毛大有倒有些兴奋,没这一口,他真没胆量进她屋子。并非毛大有打她的主意,哪个男人敢打她的主意?她在男人的视线之外,也在女人的视线之外,是包在茧里的蛹。毛大有只是想接近她。好奇?同情?他说不清楚,好像都有点儿,好像又都不是。
杨凤兰打了半夜麻将,此刻刚刚醒来,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杨凤兰五大三粗,要不是胸前那两坨肉,咋看咋像男人。她懒懒散散地问,浇完了?我还没做饭呢。她的嗓门也粗,像少了一根声带。毛大有说让狗咬了。杨凤兰哧哧地笑,我防着人欺负你,倒忘了还有猪狗,谁家的狗这么不长眼?毛大有淡淡地说,素素家的。
杨凤兰嗖地坐起来,追问,谁家的?
毛大有有些后悔,又不好更改,硬着头皮说,素素家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