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诗经别意


□ 钱红莉

  钱红莉 七十年代出生,安徽枞阳人,八十年代末移居芜湖,九十年代初开始写作,曾于《南方体育》《深圳晚报》《信息时报》《三湘都市报》《乌鲁木齐晚报》等二十多家纸媒开设专栏,作品常见于《散文》《美文》《百花洲》等,著有《华丽一杯凉》《低眉》等,现居合肥,供职于媒体。
  
  《君子于役》:人生不相见的离乱感伤
  君子于役,不知其期。曷至哉?
  鸡栖于埘,日之夕矣,羊牛下来。
  君子于役,如之何勿思?
  君子于役,不日不月。曷其有?
  鸡栖于桀,日之夕矣,羊牛下括。
  君子于役,苟无饥渴?
  林庚先生说这首《君子于役》是情生文,也是文生情。这里的“情”,依我的理解,应该是情景的情。看见“鸡栖于埘”、 “羊牛下来”这样温馨的恒常之景,自然想起了生命中的不寻常——远在边疆的夫君,于是,刻骨的思念之情蔓延成灾。
  由于生长于乡村,对于“鸡栖于埘”、“羊牛下来”这样的景趣太过熟悉。那么,读起这首诗来,分明是一种久远的唤醒。日暮思归,与触物伤情一样,仿佛是人的天性,无法控制无法摆脱。对于成人如此,而对于幼童的我而言,更有过之而无不及,那是一种隐藏了多年的不为人道的经验——
  是黄昏,鸡鸭鹅都进了鸡舍,牛羊也都从山上下来进了圈,我一个人蹲在村口的小路旁张望,始终不见妈妈从田畈归来的身影,长时间地被寂寞纠缠着,饥饿又荒凉——天快要黑下来。对于黑的恐惧是幼童克服不了的弱项。一天天里,我总在村口张望,焦躁,无聊,憧憬,五味杂陈,好不容易远远望见一个人影非常像妈妈,便喜悦重生地跑上前去迎接,可是,待走到能看清那人的面貌容颜,希望却又落空——希望与失望之间的落差,令幼小的心一次次遭遇着莫名重创。这种创伤不为人道,又无法启口,所以才伤得深重。童年的大半光阴,几乎就是在这种日暮思归中默默度过的。
  所以特别向往那样的一种景趣:黄昏的时候,太阳把西天镶成一道道七色金边,西天映照在小河里,河水铭黄色地流淌着……我在门口的空地上抛撒同样铭黄的稻谷,鸡鸭鹅们鱼贯而来,赶在太阳落山前吃上一顿丰盛的晚餐,然后咯咯咯地叫着去到鸡舍安顿下来,这时候,我迅速地跟上去,插上鸡舍的木门。灶上的粥已熬好,把手洗净,就等着妈妈一脚跨进家门,然后揭开一锅滚烫的粥饭给辛苦的她。
  在记忆里,夜暮降临那一刻,特别温馨,总是有一种万物归家的安宁。可是,这样的好时光何其稀少——每到农忙时节,田畈就仿佛成了妈妈的家,她总是很晚才回来,是真正的披星戴月,等我们姐弟仨好不容易把妈妈等回家吃上晚餐,那些鸡鸭们早已进入到梦乡。
  整个童年期,我在村口张望多久,那种日暮思归的折磨就有多深。太过深切,所以难忘,于是也就加倍能理解几千年前的那名女子的远望思归之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Tags:诗经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