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周晓文口述:“疯狂”的电影时代


□ 周晓文 方 舟

周晓文口述:“疯狂”的电影时代
周晓文 方 舟

  口述 周晓文 采写 方舟
  
  虽然人微言轻,但我还是很想借《大众电影》“口述辉煌”栏目表达一下我的愿望 :电影要立法。如果电影不立法会无法可依,无法可循会出现很多问题。转型期,必然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就是个过程。回避遇到的问题于事无补;面对问题大惊小怪,更是大可不必。——周晓文
  
  周晓文和他的电影在上个世纪中国电影最辉煌的十年间,可以说折腾得风生水起。如今,2007年的夏天,再把他拉回到上个世纪80年代,他的讲述充满了激情——他掏心掏肺的谢意,他唏嘘不已的感叹,他无比由衷的敬意,他真诚智慧的诠释……周晓文带着他心爱的影片和我们一起重温中国电影曾经的黄金时代
  
  《他们正年轻》:不能不说的故事
  
  我的处女作是《他们正年轻》,我只想拍那样一群军人的战争生存状态。虽说这部电影没和观众见面,但拍摄中的一些故事至今难忘。那时候兴体验生活,我们全摄制组26个人集体到老山前线去体验生活。那时战争还在进行中,我们经过“炮火封锁线三转弯”一直到了落水洞;而目的地那拉口人家不让我们去了,那是最前线,出了事人家负不起责。我们当时搜集了很多素材,足够拍十个《他们正年轻》!影片所有取材于前线的内容都是经过我们创作集体认真筛选的。我们的原则就是尽量避免任何可能影响我国军队形象的内容。一些特别打动人的英雄人物和耐人寻味的战争场景被我们放弃了,但那些故事和人物现在说起来还会带给我内心巨大的撞击。
  我采访过的最让我震撼的人是一位中央军委授予的战斗英雄。那天,当这位最高级别的战斗英雄出现在我面前时,吓我一跳!他拿了个花手绢,两个指头一直捏着兰花指,我每问完一句话,他总是先拿手绢捂上嘴害羞地笑一下才回答。这就是全军的战斗英雄吗?一个18岁的小伙子,长的像女孩,所有动作都是女孩的!原来他从小就学戏曲,在湖南高腔里唱旦角。从小唱到大,所以浑身上下整个就是一女孩样儿了。但他的战斗英雄是怎么当上的呢?特别让人震撼,就是这个说话、动作完全女里女气的18岁男孩,他在一次遭遇中和敌人拼到最后什么都打完了,连枪都拼没了,结果他愣是用牙咬死了两个敌人。人物外形和行为反差竟如此之大,真是令人震撼,可是不好表现,我选择了放弃。

  周晓文口述:“疯狂”的电影时代图片1
  
  《最后的疯狂》:商业求索之力作
  
  周晓文之“拆墙说”
  电影界都知道,上个世纪80年代,周晓文有个“拆墙说”。
  “拆墙说”是怎么回事?过去我们电影界有种说法,把中国电影分成艺术片和商业片。上个世纪80年代以后,大概是1984 年到1986年这几年,我提出一种看法:电影就是电影,不存在商业片、艺术片之分。电影既是艺术,也是商品,两种属性是同时存在于电影这一个载体内的。我的意思是要说:难道标榜为艺术片了您就不卖票啦?就专给自己看吗?什么片不还是要卖票嘛!只要你进入流通领域,卖出一张电影票就已经成为商业片了。反过来说,如果一部电影很叫座很卖钱 ,这个片子就肯定在艺术性上不行吗?未必嘛。再如果,一部电影根本没卖出票去,就没人看,按照过去的逻辑那它肯定不能叫商业片了,可是一部都没人愿意去看的电影难道不叫商业片倒能叫艺术片吗?所以,我觉得,艺术片和商业片之间的这道墙,得拆!这道人为垒起的墙对中国电影是很有害的。所以我就憋足劲儿想拍一部电影,拆掉这堵没有意义的墙,要它既能卖钱,观众又愿意看。《最后的疯狂》结果太理想了,不仅卖了钱还得了政府奖、金鸡奖。我就是要用事实证明周晓文的“拆墙说”是成立的,这堵墙是完全可以拆掉的。
  我坚定的认为电影不应该分成艺术片、商业片,我没当导演时就这么认为,现在还这么认为,电影就是电影,只要你卖得出去就是商业片,没卖出去那是你没得逞,或者卖得不好不理想就是你的目的没得逞。
  
  我追求的是“好看”
  《最后的疯狂》是我在1987年拍摄的。我个人觉得,1987年到1989年是中国电影最好的时候,是中国电影的黄金时期。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