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追思马烽老师


□ 成 一


初冬时候,陕西的陈忠实来晋,我陪他去医院看望马烽老师。那时马老师虽已住入特护室多日,但精神尚好。见到远道而来的陈忠实,很高兴,谈笑风生,一如平日。特别嘱我:好好招待。我们不敢久作打扰,只衷心祝他积极配合医疗,早日康复。看当时情形,也相信他能再次走出病房的。眼看这个寒冷的冬天就要尽了,马老师竟随新春远行而去。
近年马老师身体一直不好,几度病危,但吉人天相,都化险为夷了。这一次,真的失去了这样一位师长,我的悲痛久久不能平复!
我自从文以来,一直就觉得自己有一特别幸运处,那就是遇到了马烽老师以及他的几位“老弟兄”:西戎、孙谦和现在惟一健在的胡正等老师。改革开放之初,我开始写的几篇小说,虽然都顺利发表,还得到一些好评,但实在说,如果不是遇到这样几位师长,我真不敢走上一生从文的道路。当时“四人帮”倒台了,天下正在大变,我也可能重作一些新的人生选择了。比如回母校南开读研,或在当时工作的党政机关,以学历背景弄个一官半职等。与文学创作相比,这些选择或还可预期一些,因为其中要求的天赋成分毕竟不是那样苛严。我也无大才,最终选择以写作为生的道路,实在是因为受到了这几位老师太多的关爱和器重,使我的文学“出道”既不是太艰难,也未步入歧路。
那时候,我每发表一篇作品,都会得到这些师长的指点和褒奖。而每次回到当时他们主政的省作协,都有一种回家,甚至是回娘家的感觉。当时他们早已是名满文坛的大家,但对我这样的文学新人,不仅像慈祥的长者,还把你当文学的同道。见他们很容易,见了面什么话也能说。文学的,文学之外,下面的趣闻,个人的困难,什么都能说。当然,一切都以文学为关联。那时他们主政的南华门东四条,文学氛围,干事业的氛围,多浓厚!人际关系,几代人之间的关系,又多和谐!正是这种氛围,使我觉得那里是自己可以托付终生的地方。在这样的地方,投身文学也只能义无返顾了。
1980年,我出第一本短篇小说集《远天远地》,马烽老师应出版社之约,写了热情鼓励的序。2船1年,我的长篇小说《白银谷》出版后,马老师抱病读完了这部90万字的长卷,还给我写了一封数千言的长信,热情依旧,鼓励有加。1980年,我从文不久;而2印1年,我也年近花甲了。这期间,类似的事情,当然还有不少。在这20多年中,一直能有这样一位师长关爱你,实在是很幸运的。当然,文学是一种个人作业,艺术观的差异,也是这个行当的魅力所在。我与马老师自然也有不同的艺术见解,但他始终能宽容对待。他是“山药蛋派”的领军者,却并不曾要我这样的后来者,成为那个艺术流派的继承人。反倒是对我们探索自己的新路,给予了更多的嘉许。因为他是一位真正的作家,懂得艺术的规律。
当然,马烽老师决不是对我一人偏爱如此。与我同辈的“老弟兄”们,都有类似的感受。马老师把文学当作他自己钟爱的事业,更把它当成了党的一份事业。所以,总是希望把更多有才华的新人,吸引到这份事业中来。所以,他对后来者的关爱是无私的,大气的。八十年代,山西文坛能成就所谓“晋军”这个新的作家群体,与马烽老师他们所营造的这种无私而且大气的文学环境,是分不开的。
马烽老师还是一位党性强而又人格磊落的作家。他们那一代人的革命经历所形成的人生观、价值观、艺术观,在马烽那里从不随风变幻,随利隐现。有时即使不合时宜,他也坦然坚守。他也是与时俱进的,但磊落坚守自己的信仰,言行如一,荣辱如一,那是令人尊敬的。我与他经历不同,所处时代不同,许多看法甚有差异。但正是这种差异,使我对他的坚守,产生了敬意。倒是对那种常常随风变幻,永远前卫的人,感到害怕。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