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虚构的真实


□ 胡小伟

《三国演义》在中国小说史上创造了诸多之最,之一便是与它有关的遗迹多达几百处,遍布于全国20多个省、市、自治区,其中大部分都是后人依据小说的虚构附会而成的产物。但是这些遗迹因民众世世代代的累积和反复渲染,已深入人心,化作“真实”的存在。
本文作者以《三国演义》里关羽征战的踪迹为线索,奔赴小说里描写过的“地方”,进行实地考证。分析了小说中历史及地理的虚实,见证了变化中的地质地貌对于“遗迹”的改观和影响,展现了古今自然地理环境变迁之美。

结义“桃园”今何在

关羽在《三国演义》中出场时是个从解州亡命而来的红脸汉子,推着小车在涿州登场。
遵循着《三国演义》故事情节的时间之维,追寻关羽在华夏大地的“踪迹”,我从北京直赴涿州。
涿州市今天是河北省保定市属的一个新兴城市,已经很难寻觅到古范阳的踪影了。当年关羽究竟落脚何处,是一个难以追究的问题。因为涿郡本为汉高祖时所置,有29个属县,包括现今的河北中北部范围很广的一片,是一个大的地理概念,后来的治所和管辖范围都在不断变更。好在有《三国志》中记载说,刘备住宅的“东南角篱上有桑树生高五丈余”,后人就把他的家乡称为楼桑村。北魏地理名著《水经注》作者郦道元也是涿州人,曾在书中自叙“先世自涿之先贤乡,迁居巨马水之阴郦亭楼桑里”,此时距离汉末三国时代不是很远,基本确定了楼桑村里的地理位置,在今河北省涿州市东南15里。这就给我探寻“桃园三结义”故事确立了一个地理坐标。
我在楼桑村西北看到了楼桑庙。始建于唐,五代、宋、金、元、明、清都屡加修葺,其间由于五代后晋石敬瑭割让幽云十六州给契丹国,以白沟河(今属河北保定市新城县)为界。涿州没入“胡地”,成为辽国的边境城市,所以宋朝的使辽、使金大臣路过,多有凭吊之作。尤其是理学历史观确立以蜀汉为继汉正统以后,楼桑庙更成为过往士人感怀伤逝的地方。 由于涿州是位于京南官道的最近一处官驿,迎来送往,极为繁忙,所以乾隆曾称涿州为“日边冲要无双地,天下繁难第一州”。
《三国演义》中把结义场所放在了张飞的家产“桃园”之中。用“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鲜艳怒放,来形容结拜之举的圣洁蔓延,倒也是作者的神来之笔,使得后来与这个流芳千古的故事相关的“桃园”在华夏大地上“遍地开花”。今天涿州有一个叫“忠义店”的地方,传说便是原来的张飞“桃园”,与楼桑村毗邻,在涿州市城南十里。这显然是虚构出来的产物,我到此地时,已经“难觅”大片桃园的景观了,只看见一片房舍和良田。在“桃园”遗址的旁边是传说中张飞当年储肉用的古井遗址。登上台顶,在台中央有一尊圆磨盘似的雕龙青石井沿,井中枯竭无水,井沿旁边立有一通石碑,刻有《汉张桓侯古井碑》,为清人佟国翼所撰。

“温酒斩华雄”、“三英战吕布”:一关变两关

《三国演义》里,使关羽名动天下的便是汜水关的“温酒斩华雄”和虎牢关的“三英战吕布”。于是我离开涿州,来到了虎牢关。
虎牢关,又名汜水关,这两个关口实际是一个关口。为何在《三国演义》被分为两个关呢?因为故事情节的需要,罗贯中在十八路诸侯讨董卓中虚构了“斩华雄”和“战吕布”两个故事,而两场战役不可能发生在一个地点,所以一个关口变成了两个。虎牢关在今河南荥阳市汜水镇,南连嵩岳,北临黄河,山岭夹峙,形势险要,本为天下雄关之一。西周时周穆王在郑州圃田射猎遇虎,有“高奔戎生擒而献之”,将擒得之虎圈此豢养,遂名曰“虎牢”。虎牢关,历来是赫赫有名的古战场,从周代至明清,在这里发生过数以百计的争夺战。春秋之后,晋、秦两国相继在此筑城,此后历经汉魏唐宋,李世民擒窦建德,岳飞败金兀术,林凤祥胜清军,鏖战纷繁,八年抗战,又成为八路军皮定均部根据地之一,是抗击日军的主要战场,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
传说华雄当年驻守虎牢关,他的大本营就设在了华雄岭上。华雄岭在虎牢关遗址的西北面,是大山的一条支脉,是一条约有八百米长的土岭,大致呈东北——西南走向,平缓的岭背上,已断断续续辟成大小不等的麦地或菜畦。
《三国演义》中的“温酒斩华雄”一直被认为是经典之笔。可惜这不过是罗贯中无数“移花接木”内容之一,斩华雄者是孙权之父长沙太守孙坚。斩华雄也不是在虎牢关,而是在其西南100公里的梁县(今河南临汝县)。《三国演义》需要关羽尽早崭露头角,所以关羽才以低级军官的身份,“斩华雄”而荣膺“万人之敌”英雄之名,并且开始了与曹操恩怨纠葛。
接下来的故事便是虎牢关前的“三英战吕布”。今天“虎牢关”遗址前竖有莲座碑一座,为雍正九年(1731年)立。遗址往南约50米,在一条叫做卧龙山的山前大路上,那里便是虎牢关旧址,也就是“三英战吕布”故事的“发生地”。周围壁立千仞,山势雄伟险峻。大自然造就这处险道,《三国演义》又为这里染上了颜色。虎牢关现已成为郑州市级旅游区,传说的“三义庙”、“吕布城”、“袁绍墩”、“张飞寨”、“绊马索”、“点将台”、“饮马沟”等,真真假假一起上,已经莫辨古今真伪了。那些历经了千年与三国有关的遗迹,是民众世世代代累积下来的,成了历代民众心理的结晶物,已经把历史与现实连在一起,具有丰富的文化内涵和旅游价值。但是今天随着旅游业的兴起,再投巨资建造的《三国演义》遗迹已经在全国比比皆是,甚至还在蔓延开来。我时常想,今天的这些并不具备生命力的遗迹,到底能够传承多久?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