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工作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边疆民族地区发展和稳定的特殊工作机制 以五次中央西藏工作座谈会为中心


□ 王茂侠

王茂侠

  在改革开放的转型期,助推边疆民族地区发展、维护边疆民族地区稳定,需要创新工作思路。五次中央西藏工作座谈会即是国家在边疆民族地区工作中的创新。五次中央西藏工作座谈会不仅仅是“会议”,更是国家在解决边疆民族地区发展和稳定问题的探索中形成的特殊工作机制,是对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在实践中的辅助和补充,对于解决我国边疆民族地区的发展和稳定问题有着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关键词:中央西藏工作座谈会 边疆民族地区 发展和稳定 工作机制

  作者王茂侠,山东工商学院社会科学教学部讲师。地址:山东省烟台市,邮编264600。

  边疆民族地区的发展和稳定是影响国家全局的重大问题。在当前改革开放的转型期,我国边疆民族地区与内地的发展差距依然很大,边疆民族地区的稳定形势也越来越复杂。因此,边疆民族地区工作需要有新思路、新探索。自1980年至2010年,中央连续召开了五次西藏工作座谈会,几乎涵盖了西藏改革开放的全过程。中央就某一地区连续召开相同主题的高层会议,这在我国的政治生活中尚不多见。所以,我们不应将中央西藏工作座谈会简单地视为“会议”,而是应从“工作机制”的角度进行整体的考察研究。

  学术界关于中央西藏工作座谈会的研究成果较为丰富,但这些研究多以单次会议为对象,且以解释性、宣传性为主。将五次中央西藏工作座谈会作为一个整体进行综合研究的成果则相对较少,研究尚显薄弱,综合近十几年来的研究成果主要有:孔艳霞的《重视西藏,发展西藏——从中央三次西藏工作座谈会看党在西藏问题上的立场》(《西藏大学学报》1995年第2期),李良玉、房灵敏的《从中央四次西藏工作座谈会看西藏工作在党和国家全部工作中的地位》(《西藏发展论坛》2008年第3期),孙勇的《从制度理论角度解析中央西藏工作座谈会内涵》(《西藏研究》2010年第2期),马宁的《中央西藏工作座谈会与西藏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西藏民族学院学报》2011年第1期)。此外,朱晓明在《当代西藏前沿问题研究》(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当代研究所2011年编印)中,对几次中央西藏工作座谈会进行了综述;王小彬在《经略西藏——新中国西藏工作60年》(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中,对历次中央西藏工作座谈会的成功经验进行了总结。整体考察五次中央西藏工作座谈会,可以看出,其主题从单一到双层,其决策愈加科学,在实践中形成了多方协同合作的组织结构。因此,中央西藏工作座谈会理应被视为解决边疆民族地区发展和稳定问题的特殊工作机制。深入研究这一工作机制,挖掘其理论与实践意义,考察其决策和运行特点,对于探索我国的边疆民族地区工作有着重要的意义。

  一、五次中央西藏工作座谈会概述

  1980年,中共中央书记处主持召开了第一次中央西藏工作座谈会。会议在纠正“民族问题的实质是阶级问题”的这一错误论断、推进西藏拨乱反正的同时,还通过“放开”启动了西藏农牧区的改革进程。第二次中央西藏工作座谈会召开于1984年,通过进一步放宽政策,强化对外开放、对内交流,使西藏进入了改革开放时期。1994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召开了第三次中央西藏工作座谈会。会议确定了发展和稳定两大主题,提出了“框架一致,体制衔接”的体制改革思路,制定了“分片负责,对口支援,定期轮换”的援藏制度。2001年,中央又召开了第四次中央西藏工作座谈会。会议在指导思想上增加了“确保国家安全”的内容,正式提出了促进西藏实现跨越式发展的总任务。2010年召开的第五次中央西藏工作座谈会分析了西藏存在的社会主要矛盾和特殊矛盾,提出“四个坚持,一个中心、两件大事,四个确保”的指导思想,在继承前次会议成果的基础上大大丰富了西藏工作的内容。

  考察上述五次中央西藏工作座谈会可以发现,第一次、第二次中央西藏工作座谈会因应于时代需要,侧重于打开西藏改革开放的局面;第三次中央西藏工作座谈会是由“会议”的形式逐渐转变成“工作机制”的关键;第四次、第五次会议基本上继承了第三次会议的工作格局,只是依据形势的发展变化增加了新的内容。从五次中央西藏工作座谈会的承接关系来看,每一次会议都会对前次会议确定的方针、政策和工作绩效进行评估,仍然适用的予以保留,已经过时的果断放弃,同时针对形势变化和认识的深化补充新鲜内容。因此,五次中央西藏工作座谈会实质上已经在长期的实践中形成了一个不断扬弃和不断发展的工作机制。在这一工作机制中,“中央西藏工作座谈会”是核心,提出指导思想、确定工作主题,制定各项政策、分解指派任务都是由会议完成。参与这一工作机制的成员,则以会议精神为指导,以制定的政策为依据,按照任务分工,逐级进行动员并组织具体工作的实施。

  中央西藏工作座谈会可以被视为一种特殊的工作机制。所谓“特殊”,首先,因区域特殊性而形成的工作特殊性。中央西藏工作座谈会的工作对象主要是西藏自治区(第五次中央西藏工作座谈会又将甘、青、川、滇四省藏区工作纳入其中)。由于西藏是一个地域特征十分突出的边疆民族地区,与这一实际相适合,中央西藏工作座谈会也就相应地带有一些特殊性。其次,中央西藏工作座谈会的机制是在现行国家政治/行政体系之外,以中央权威配置国家资源而形成。在中央指导下,国家有关部委、相关省市与西藏自治区组合在一起,突破了现有的体制安排,形成了一种极为特殊的组织架构。再次,中央西藏工作座谈会是“地方一全局”双重性质叠合的工作机制。虽然中央西藏工作座谈会具体的工作实践落实于西藏,但中央西藏工作座谈会的视野更为广阔,不仅把西藏与国家安全和国家的整体发展战略联系起来,而且把西藏工作提升到国家工作的层面上。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边疆民族地区发展和稳定的特殊工作机制 以五次中央西藏工作座谈会为中心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