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范老板的枪(中篇小说)


□ 田 耳

  

  田耳中篇小说

  田耳,湖南凤凰县人,1976 年生。1999 年开始写作,2000 年开始发表,迄今已在《人民文学》《收获》《钟山》《江南》等文学杂志发表小说近两百万字,其中包括长篇小说三部。多次被各种选刊、年选选载,曾获鲁迅文学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等多种奖项。现供职于广西大学《文化与传播》杂志。

  范老板一个电话敲给何卫青,心里并没底,好长时间没联系,不晓得是不是废号。一般爱惹女人的,爱在外面借驴钱的,手机号都换得勤,何卫青是两样都占。嘟几声,居然有人接,入耳的是洗牌声,哗啦哗啦,腾起莫名的欢悦。范老板心里暗呼一声,怪哉。

  “卫青!”他沉痛地喊。

  “谁啊谁啊?老范?”对方腔调里猛然地小有惊喜。

  “搞什么搞?两个娃娃等着吃奶,你还在牌桌上赌!”

  “是啊是啊,你说得对。今天怎么有心情教训我?”

  “发财要不要?”

  “你在哪里?就来。”

  “在我办公室。”

  “你上班了?”何卫青愕然。

  “……自己弄了间,就在酒店里。你来,随便找个人问问,都晓得的!”

  “那是,哪个敢不晓得!”

  范老板等着何卫青赶来,他在巨大一张办公桌后面调了调姿势,又照了照自己。他没有刻意在桌子上摆设镜子,但现在很多东西可以当镜面用。比如文件匣子,是用有机板做的,还用金属漆处理过;比如酒店大楼的模型摆件,呈像有点像哈哈镜,照着谁都能瞬间瘦下来两圈。范老板照了照文件匣子,又照了照摆件。他要把表情弄严肃点。

  何卫青进来的时候老是有点吊儿郎当。他永远都是这副死样子,什么都无所谓,有钱敢去赚,但也不怕穷。范老板好久没有看到这个人,一看又熟悉了,好像昨天才见到。何卫青嘴角往上一扬,问他:“范老板,什么钱好赚?”

  “不急。”他示意何卫青坐下来。何卫青顺从地坐在他对面。桌面真是很大很宽阔,两人相对而坐,也不好打牌或者下棋,说不定可以打打乒乓球。他把一个笔记本电脑推过去,那电脑底座擦着桌面滑了好远,还擦出尖细声音。电脑屏可以折叠,放平了像平板电脑,其实却是笔记本。何卫青搞过电器维修,善于发现这些隐秘的功能,顿生兴趣,将电脑屏折腾几个来回。但范老板可不是叫他来修笔记本。再说,修笔记本也发不了财。

  “认真点,里面有个片子,我调出来了,你看看。”

  “你叫我来看录像?”

  多少年了,何卫青还把电影视频叫成录像。你能拿他有什么办法?有些人就善于冥顽不化,但从另一个角度说,这种人又往往靠得住。事物总是有其既矛盾又统一的各种功用。范老板用眼神示意何卫青只管看。但何卫青就像小学生,看了几眼又嘟嚷:“警匪片,这个我应该看过。”

  “那你跟我讲一讲情节。”

  警匪片的情节往往差球不多,要放嘴里讲,又不知从何讲起。何卫青没想到看片子还要回答问题(概括主要内容,归纳中心思想),只好耐性地往下看。他到这样的年纪,刚下牌桌,瘾还没过足,又要看一部警匪片,实在是强人所难。何卫青的屁股老是在蹭那张皮椅。片子其实不错,稍过一会他就端坐不动了,眼光放直。显然,这片子他没看过。

  这是一部港产片,名叫《火枪》,讲的是一位龙头老大遭人打冷枪,没被打死,回过神,他就招来一帮小弟护住自己,让自己继续不被打死。

  “我晓得了,这几个小弟,有一个是杀手,后来他把老大一枪打死。”

  范老板盯着何卫青睃了几眼:“卫青,你晓得就是晓得,不晓得就是不晓得。到底哪个打死?一枪还是两枪?”

  何卫青脑袋只好勾了下去,接着看。范老板眼光一直盯着,就像监考,何卫青不好拿鼠标点快进。现在片子太多,上了网铺天盖地,只有想不着的,没有荡不下的。何卫青习惯了跳着看,躲尿点,找笑点。

  这警匪片竟是挂羊头卖狗肉。正当何卫青以为它是讲黑帮火拼,它却讲起了偷人。这帮小弟个个好身手,保护老大可谓忠心耿耿,但有个小弟生性好动,干着本职工作,此外还抽出时间,顺便把老大的女人搞一搞。老大老眼昏花,但鼻子很灵,嗅得出奸情。也许老大心里有什么阴影,他决不肯当王八,要做掉女人和犯奸的小弟。兄弟情深,其他几个小弟想法子帮这犯奸小弟成功脱逃。《火枪》就讲这么一个故事。

  范老板手肘支着桌面,手指托住腮帮。他相信这一姿势会让自己显出从容。

分享:
 
更多关于“范老板的枪(中篇小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