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德州站(中篇)


□ 黄书恺

  我一直以为自己不会写傅辛的事,可当我从深圳出差回来,又一次站在德州站出口对,我知道我没有别的选择了。我仿佛看见傅辛仍然仰躺在那里。

  人们懒得记住他的门杀,虽然他的自杀曾经在德州轰动一时。一个人死了也就死了,即使死法多么惊世骇俗,即使是一个了不起的人,过段时间也就变得平常了,毕竟活着的人仍要好好地活着。这些,傅辛肯定没考虑过,再说他也不是个喜欢考虑生与死,具有哲学思辨的人。他把所有的精力全部挥霍在自己认为快活的事情上了。他曾说人这玩意儿活一辈子长短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做有意义的事情。我同意他的说法,但不同意他的“有意义的事”。因为这话要是搁在一个事业有成的人嘴里,会对别人有很大的教育意义,最起码不会让我觉得牙碜。在我看来,他的有意义就像蹦极。他说我要的就是这种感觉。最后他就死在这种感觉里。不管你怎么想,反正我是这样认为的。从他干的那些事来看,别说他的熟人,就是道听途说者,也会觉得他简直是一个十足的傻瓜、疯子,这样的死都有些便宜他了,他应该让疾驰的汽车撞死,再把尸体碾扁。

  当初我赶到时,他已经死了。听到他自杀,我感情很复杂,但没有惊讶。血蜿蜒着,那把带着血槽的刀子插进了他的心脏,他左手紧紧地捂住,右手死死地握住刀柄,怕被别人夺走似的。刀子刚插入心脏时,血在几秒钟里形成了喷柱,估计得有一扎多,要不刀柄和右手不会溅上血。血迹成绺状在刀柄和手上散开。从现场看,他没有因为剧痛而打滚挣扎什么的迹象,或者说他已感到了对生的麻木。他把刀子狠劲地刺人心脏后,应该是直挺挺地向后仰躺下去的,躺下后他就慢慢地等死。

  薄暮时分的德州站充满了血腥,即使有那么多围拢看热闹的人,苍蝇还是旁若无人、津津有味地舔舐着血。他的血在懒洋洋的夕照下,呈绛红色,似泼洒的防锈漆。血向西北方向画了三条扭曲的线条,他家就在那个方向。我想,他虽然不后悔轻生,可最后时刻他还是想到了家,他想回家。

  他老婆没来,那时他女儿可能还在郊区那个虽然偏僻,条件却极其上乘的托儿所里。派出所确认死者就是正在追捕的犯罪嫌疑人后,做了详细记录,并让他父母和姐姐进行了确认,然后就让他们把尸体运走了。当时人们议论他老婆的种种不是,当然包括说他老婆不是正经女人这种话在内。人们给他老婆正面评价还要等一段时间,到那时,傅辛将为人们所不齿。

  这不是幻觉,这是当初的事实。

  傅辛混得像个人样,还是后来的事。起初大家都在一个工厂上班,虽然收入、地位有些差别,但是不大。原因很简单,我们没有一个是厂里像模像样的官。傅辛压根就没想在工厂混一辈子,他说就凭我这条件,在工厂不是太亏了吗?言下之意他应该去市政府呀或者什么局的。不过他确实看不上那些地方,他说那种地方不自由,像个笼子关了一群百灵和八哥。这比喻我们爱听,底层人嘛,都会有些狐狸葡萄的情节。他说我需要彻底的自由。他所谓的彻底自由,用当时的观念评价,就是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我们都知道他去白沟倒腾衣服、皮货的事,只是因为傅辛出手阔绰,把大家的嘴都给糊住了,我们都有意无意地替他遮掩。他的下家是当时百华百货公司的服装部经理,也是他的情人。他俩的事大白于天下时,我们厂和百华百货公司已经相继破产了。就在原百华百货公司的对面,一个叫阳光的时装公司在鞭炮和锣鼓齐鸣中开业了。我们作为傅辛的工友,有幸狠狠地去搓了一顿。即将酒足饭饱时,一个甜美的女声喊傅经理,那批皮衣什么时候到?声音里有一种班长安排活的滋味儿。随着喊声,我们的脸都从空荡荡的盘子上抬起来,映入眼帘的是站在门口的一个窈窕女人,看样子也就是二十三四的样子。傅辛赶紧抬起腚来,毕恭毕敬地迎过去,说牟经理,明天下午就到。她显得很不好意思,说站起来干嘛,就好像我有多大权力似的。说着他俩就对了一个暧昧的眼神。从那眼神里,我觉得他俩的关系不一般。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