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学习寂寞


□ 刘富道

在我们这座文艺家大院里,有许多出类拔萃的人物,经常在眼前晃来晃去。也有那么几位先生,我几乎不常见到他们,却在突然间收到他们的一部又一部著作,给我带来一个又一个惊喜。他们的成果来自于寂寞。
我已经看过了陈应松发表的寂寞宣言。在江岳主编的2003年的最后一期《当代文学研究》上,陈应松的文章说,他远离了这个太熟悉太喧闹的城市,远离了一些没有多少意思的聚会,也远离了上网的消遣,在神农架找到自己的归宿。他送我一本新出版的《豹子最后的舞蹈》,其中五部中篇小说,每一部都让我激动不已,我的心灵受到了震撼。我的结论是:陈应松从寂寞中走到了湖北文学的制高点上,他的这些作品也应该是当今中国最耐读的一些小说。陈应松的小说语言隐含着神秘的魅力。
前不久一位朋友张罗了一个笔会,应松也在邀请之列。我当时就想他可能不会去吧,临开车时他果然没有到。我觉得非常正常。我由衷地向寂寞中的应松致敬。应松说:“我现在发现有一块地方能和我对话了”,“我现在的写作终于有了一种快感”,他在寂寞中找到了这种“结果感”。
省民协办公室在上班时间门总是开着,也许主人以此证明自己每天在这里坐班。在一年中总有那么一次至多两次我会顺便进去同这个协会的主席傅广典小坐一会儿。在我熟悉的作家中,傅广典算是一位最不爱张扬,最耐得住寂寞的人。他的业内工作做得非常扎实,在全省范围内建立了多个地域性文化研究基地,有的项目还得到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的奖赏。最近得知他的第五部长篇小说又杀青了:他的全部作品,都是业余的写作成果。我今年读到他的《内陆河》,这部作品还有个副标题——《远古人类遗存之发现》,与他过去的那些现实题材小说不同,这是一个完全虚构的故事,一个最大限度张扬了小说家想象力的故事,一个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的离奇故事。这个编织得很好的“历史”故事,与当今流行的历史小说不同,它不带有一星半点的旧小说痕迹,它所采用的完全是现代笔法,它不是借古讽今或借古鉴今,而是今人与尚存于世的“古人”的直接对话。傅广典多年从事民俗研究所积累的知识,为创作这部作品奠定了基础。我佩服广典,他能够远离俗务,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在写作上。寂寞使他硕果累累。
在这个大院里还有一位刚刚退休的人士罗维扬。他每年差不多都要送我一本他的新著。某天路遇,问他又在忙什么,他说了一个五年计划。他说,在五年间把这些事情做完,就等于延续了五年工作时间。这也是一位功名成于寂寞中的人。
2000年4月4日上午,我主持了省作协主席团最后一次会议,当然是以“牵头”的名义。会议中途通知我到省委宣传部去,我问是不是“谈话”,回答说是,我说下午去。我平静地主持完这次会议,做完任期内最后的工作,又同与会者共进午餐。在这个过程中我没有透露下午就要接受“谈话”的消息。在接受“谈话”的第二天,我就从机关消失了。有领导人说,请你吃个饭,我说免了吧。又说,你出去旅游一下(当然是公费),我说免了吧。早在一年多以前,我就开始实施退下来的自我心理训练。首先是尽可能不坐机关的小车,出门自己花钱打的,自备磁卡乘公共汽车。其次,办公室所有自己的东西,都陆续拎回家去,到退下来时只需要交一把钥匙就完事了。第三,写了一篇《本无意做官》的文章,剖析心迹,自我公示。我在接受“谈话”的第二天,就背着挂包,坐公共汽车,到图书馆去了。我在图书馆那个安静的环境里,开始享受寂寞,感觉真好。......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