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火车带来的乡愁


□ 杨牧之

火车带来的乡愁
杨牧之

每天上班的时候,要经过一座铁路桥,只要我准时,总有一列火车,哐啷、哐啷从车站开出来,可以看见卧铺车厢里稀疏的旅客,在向外张望。
下班的时候,经过这座铁路桥,如果我准时,总有一列火车,缓缓地开进车站,可以看见车厢里,灯火通明,旅客正作着下车的准备。
这时,我总感到很亲切,心思会回到小的时候。回到我住的那个小镇,镇西我家住的小楼,小楼近处的树林,小楼远处的火车站。
我是铁路子弟。父亲从一九二七年,十四岁便进入铁路工作,直到退休,在铁路上工作了四十六年。这之后,大姐、二姐、弟弟,都做了与铁路有关的工作。
我上初中时,每天乘火车上学,是我记忆中最清晰的故事。我刚十岁,还在读小学,父亲从长春市调到离长春市六十公里的范家屯镇。这是一个很小的镇子,当时可能只有一二万人口。但因为这个小镇地处东北粮仓吉林省怀德县中心,南来北往,周转粮食,所以一个三等小站却总是很繁忙。因为是小镇,没有完整的中学,小学念完了,我们只能去六十公里外的长春读中学。铁路照顾他的职工子弟,允许这些学生每天免费乘火车上下学。大家叫我们是“通车生”。可是,乘火车上学可不像乘汽车那样方便,因为火车不像汽车,开走一辆五分钟后又来一辆。如果这班火车赶不上,下一班火车说不定就要几个小时之后了,等你到了学校,同学们恐怕要吃午饭了。
所以,无论如何不能误车。当然,火车有时也会晚点。那就糟了,我们就会赶不上第一节课。迟到多了,当然要影响功课。乘火车上学,早出晚归,常常需要在火车上作作业、温课。如果抓得不紧,功课自然会受影响,所以,老师认为“通车生”功课不行。
记得我们的植物课老师姓校,很幽默,常和同学们开玩笑,玩笑有时很尖刻,所以大家都怕他。一天,车晚点了,第一节课又正是植物课,我们通车的几个同学下了火车,小跑着进了学校,小心翼翼地走到教室门前。听到校老师讲课的声音,我们却谁也不敢敲门。大概老师听到了门外嘁嘁喳喳的声音,便喊道:“进来!”别的同学已经进去了,我在最后,突然想到面对几十名同学,又不知校老师会说出什么话来,扭头就跑。校老师出来,高声说:“回来!”我只好乖乖地走进教室,赶快归位。校老师看到我往座位上去,说:“站住!”我便站在教室前面,面向着讲台。老师说:“不要只对着我,向后转!”这样我就正对着全班同学了。校老师发话了:“我一出教室门,看到杨牧之同学正以奥林匹克百米冲刺的速度向外跑……”全班同学哈哈大笑。校老师又说:“别人都进来了,他为什么跑呢?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没有温课,怕我提问。现在,让我们试一试,看我说的对不对。”说罢,他就提了一个问题,让我回答。侥幸我答了出来。校老师说:“看来他是不愿意上我的课。回到座位上,好好听课。”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