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江南屋


□ 王文雅


我有大片大片的记忆,是关于这个江南的。
十九岁半,我开始深思,面对着黄昏中孤独飞行的鸟雀,面对着这些青瓦白墙爬满苍苔藤萝的江南屋。
很多东西流水般逝去了。
布匹从靛色的染缸里出来,细细地去蜡,挂在院子里随风能隐约听出厚重的摆动声;水井贴满了厚厚的一层苔藓,井沿石板上老是青色的滑粘,箍了铜圈的朱漆水桶在麻绳的下边晃悠晃悠漾出一小瀑布的水来;霉黄色的白炽灯下,灶膛里火苗闪动,灶台上锅盖轻微地被水汽鼓动。
一个三十岁的中年男人,落寞地站在江南屋的轮廓里,上面,电线松散地圈出一片天空。他手中是一杯茶,一杯菊花茶,菊花在轻盈地翻动,杯沿水汽缕缕散出。只有手中是暖色调的,让人想起某个冬日的午后,阳光从天窗散入小屋,尘土清晰而温柔地飘动。
那是一些隐约,不可触摸的回忆。我背着布包,站在街头,繁华如潮水涌向我,包围我。我闭上眼睛,我走,希望能像〈〈地下铁〉〉里的盲女孩在出口处找到美妙的森林一样置身在异处的江南屋中,被快乐光顾。
它们有如此婉约的美丽,我没有畏缩在巷口,我可以走上前去同那个三十岁的中年男人打声招呼,他絮絮地说着一些琐碎的事。那些事没有条理,没有章法,就那么凌乱地呈现在我眼前。我看他呷一口茶,夕阳下的背影在他身前兀然突起,他吁吁地叹一口气,同时我也听见这些屋子在吁一口气。
这一口气似乎沉睡了几十年,几千年,然后在触景生情的地方慢慢释放,昙花的绽现,动人而美丽。
一个女人扭着细腰,胳膊优美地扛着一脸盆的衣服从巷子深处走来,布鞋温柔地抚摸粗糙而有质感的石板。她笑着,没有妩媚的笑容,恬淡,质朴,宛若小巧的白花开在郁绿中。她用吴侬软语说:“再转几个弯吧,侬会相见老屋的。”
让我自然想起戴望舒的《雨巷》,夹着丁香花的灵气的江南姑娘就挨着墙根走了。墙面上的苔藓点点沁入我的心肺,一种意境在五腑间如出水芙蓉般渐渐透出一些色彩来。
希望雨,雨下吧,滴溜在乌色的屋檐上,成串地在我眼前滴落,汇成水潭,凹入的石板聚集了一洼雨水,清澈得可以看见放晴的天空中一朵白云悠然飘逝。
有一把椅子,一杯茶,一袭雨,一份心情,我拥有了整个世界。
一个世界意味着什么?不是太多的物质合构的集体,在五彩缤纷中也许只剩下拘束,茫然和恐惧。内心怡然而自由,所有的风云在我的手心。
“三十年行走在寻常巷陌,”他说,“不轻狂,也不沧桑。”
三十年呵,我看着他,而他的表情却难以注解,十九年半,该被喧嚣所取代的地方都被喧嚣所取代了。三十年,让我沉重。
无可解释的沉重。他领着我看那些房子。开始发霉的木格窗户吱呀呀地唱着歌,从井里打出来的水清冽,透明如我的血液。然后我们坐在芭蕉树下,风缱绻地拂过我们的脸庞,擦在瓦片上,几乎可以听出难以描摹的声音,触动我的灵魂。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