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碎片背后的文化空洞


□ 王国平

碎片背后的文化空洞
王国平

当文艺创作者以清醒的姿态不约而同地追求碎片、段子的出彩而放弃对整体的考量,艺术的魅力必将归零。
《大电影之数百亿》的片名与影片内容本身是两张皮,这一特征颇有“后后现代主义”的味道:一个现象完全就是一个简单、响亮的符号,不承载意义、不关乎情绪,就这么取了,上口就行,能与别的区别开来就行。这与“后现代主义”代表之作《重庆森林》的片名特色不一样。这个片名与影片内容也是不搭界,但是把“重庆”和“森林”搁在一块儿,与影片的错乱、混沌的情调有契合之处,值得好事者品咂一番,再回味一把。
标题是一篇文章的眼,片名是一部电影的纲。《大电影》的片名决定了这部电影的基本特色——不仅游离意义,而且抛弃情绪,成了一个难以上台面的“两不沾”。

《大电影》有一个简单的故事脉络:潘志强是一位过气明星,为了养家糊口,他甘为房地产商站台兜售房产。罗茜是喜欢占小便宜的年轻姑娘,对炒房保持着高度的热情,甚至不顾及与男友关系的岌岌可危。安德森是一位香港小老板,在上海经营一家烤鸡店,不过他的主要兴趣不在烤鸡上,而在炒房上。热衷此道的他掉进了潘志强和罗茜这对“拉郎配”组合的圈套,生意倒闭,人财两空。之所以说“拉郎配”,是因为罗茜是潘志强的受害者,为了减少自己的损失,在潘志强的教唆下甘愿同他一道把安德森拉下水。而潘志强也不是什么彻头彻尾的坏家伙,他也是开发商手中的一枚棋子而已,无奈至极。结果时来运转,安德森获赠的那块草坪地下冒出清泉,凭借这股清泉,大家做起了矿泉水的大买卖,顷刻间大发起来。

表面看来这样的故事有几分意思,但是对于一部电影的容量来说,这样的故事过于的孱弱。或者说我们用文字讲述起来还不错,但是具体到影像上却不免势单力薄。而这正是这部电影所追求的风格,企图把故事主体的叙事性淡化,让“戏仿”的成分走向前台,而这是险棋一着。
“戏仿”是恶搞的一个重要手段,把观众熟悉的场景进行局部性的改造,“旧瓶装新酒”,形式保持基本不变,内容上进行新的填充。《大电影》“戏仿”了20部左右的电影,还包括其他新近流行的社会性轰动事件,甚至在潘志强这个角色的名字上也与现实进行暗暗的挂钩。电影比较显在的有《雏菊》《花样年华》《无间道》《黑客帝国》《阿甘正传》《功夫》《十面埋伏》……事件包括黄健翔的“解说门”。这种风格在好莱坞风靡一时,是喜剧类型的一个重要分支,《惊声尖笑》系列堪称经典,成为美国一年一度的“乱炖大杂烩”。
但关键是好莱坞创造的这一类型都有完整而精彩的故事脉络,戏仿部分安插其中都有着内在的逻辑关联,故事部分和戏仿部分是浑然一体,虽然戏仿部分肯定会让故事部分的叙事发生突然性的断裂,但这种断裂是有内在依据的,是可以迅速弥合的。《大电影》则故事就是故事,戏仿就是戏仿,两者没有像“哥俩好”胶水一样发生真正的化学反应。
所以,《大电影》的“戏仿”大多是回访。潘志强曾经是一名演员,影迷在遇见他时回忆起他主演的电影,编导就借势戏仿一把部分电影的经典片段。但这个“势”也过于的虚弱,让电影原来的叙事嘎然中断,后续工作就草草了事,衔接不上。其实,《大电影》拿最火热的房地产泡沫问题开刀有其强烈的现实针对意义和批判意义,只是这一搅和,意义被消释了,留下来的就只有戏仿的一堆碎片。
如果观众对流行的电影与其他社会娱乐事件有足够的了解,观看《大电影》的确会时不时咧嘴笑一笑。只是这种快乐会迅速“短命”,因为局部的出彩无法替代整体的和谐,复制已有无法对抗原创的鲜活。
悲哀的是,和谐、鲜活这样的艺术质感正在被逐渐吞噬。追求形式与内容的双重简单,在点上精雕细刻而不顾及面上整体风格的风气已经猛刮了好一阵。《惊声尖笑》尽管火爆,也有美国影评家提出尖锐的抗议,甚至要求观众进影院看电影时要记得把脑子和胃留在家里。但导演依然我行我素:看了,笑了,赚了,算了。
如果若干年以后观众还能记得《英雄》有两位红衣美女在纷飞黄叶之中起舞对决的场景,张艺谋会高兴得要打拱,这一度成了他的追求。对于《天下无贼》,冯小刚就曾奉劝看过一遍的千万别看第二遍,因为剧情无法自圆其说,“我很清楚范伟他们打劫一段戏风格‘跳’,但只要观众喜欢,风格可以牺牲。”
当文艺创作者以清醒的姿态不约而同地追求碎片、段子的出彩而放弃对整体的考量,艺术的魅力必将归零。自我认定为即时的消费品就不具有力量,在嘻哈过后就昙花不现。只是,恰恰这些东西成为了我们当代文艺市场的宠儿,并且有着傲视群雄的架势,《大电影》的票房就一度称霸市场。但我们是否想过:如果一味地让这些东西挡着我们的视线,我们到哪里去交换心灵的秘密、去找寻艺术的震撼?
责任编辑/张扬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