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墙”作证


□ 潘凯雄

  我以为《东方老墙》绝不仅仅只是五位军人在长城脚下用眼“望”出来的果实,毋宁说他们是在用炎黄子孙的心去体味长城,用文学工作者的脑去思考长城。

  关于长城,我们当然能够熟练地背出:“东起山海关,西至嘉峪关”;我们或许又能够自豪地写出GreetWall——“伟大的墙”这样的洋文字样。然而,我们知道秦皇直道吗?洞悉茶道吗?能够一一罗列出战国长城、秦长城、汉长城、隋长城、北魏长城、北齐长城、金长城、明长城吗?再进一步,我们是否知道,是否想过,在长城面前,我们曾经拥有什么?不曾拥有什么?失去了什么?又应该继承什么?我们需要抛弃什么?现在又增添了什么?……面对这一连串的问题,我们应该感谢五位军人作家,他们在用眼望、用脚走的同时,更多地献出了自己的心和脑,于是,他们依托长城,开始讲述……

  我们曾经拥有被誉为世界建筑奇观的万里长城;我们曾经拥有这面抵御冷兵器的坚盾;我们曾经拥有长城所标志的威严和关切——对领土、对城池、对民族利益、对武功、对皇权、对帝王霸业……。然而,我们却不曾意识到伴随着热兵器时代的来临,长城就不再是从前的长城;我们又不曾意识到科学才是人类保护自己的最坚固的长城;我们也不曾意识到全人类的生存环境、人类唯一的地球才本是长城最高的关切和威严……

  我们曾经拥有秦皇直道、茶道,可秦皇直道今何在?茶道无故事;我们曾经拥有古都统万城,可如今古都里只剩下最后一位老人,只残存最后一口微弱的呼吸;我们曾经拥有那么多的“兵家权谋”,“治军之道”,却失却了勇猛开拓、不断进取的雄风;我们曾经拥有金钱豹,可今天只看到一张豹皮、又一张豹皮;我们曾经拥有茂密而葱郁的森林,可眼前却是一番恶性循环的景象——爷爷砍的是树,爸爸砍的是灌木,孙孙砍的是草,曾孙们砍的是草根,再下一代砍什么?我们曾有过美好的民俗,可时下许多民俗中美好的成份在消失,丑陋的东西却顽强地保留了下来;我们曾经拥有……可目前……

  我们曾经拥有以长城为核心的“第二引力”;拥有长城作证的各兄弟民族间的和睦;拥有成吉思汗这样一位信奉“人生最大的快乐就是攻击敌人”,“不需要边墙”的开拓者;拥有以骆驼为代表的商业精神……这一切,不都是我们在今天可以继承并加以光大的精神财富吗?

  我们曾经可以肆意砍伐葱绿的森林,却不敢触及所谓“神树”、“神林”的一根汗毛;我们曾经拥有“走西口”的悲凉;我们曾经拥有因“被压抑得太久了、太苦了”而导致的“幸福的四天”的“花儿会”;我们曾经拥有“重农抑商”、“对私人财产的藐视和剥夺”之类的民族潜意识;我们曾经拥有因“宗教一旦与皇权”发生联系而带来的“金碧辉煌”;我们曾经拥有近乎“大杂烩”的五光十色的庙会和众多不伦不类的菩萨……凡此种种,莫不值得今天的人们思之、弃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