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幸福嫁衣


□ 浔 桥


女儿终于要出嫁了,母亲给女儿缝制了一件嫁衣,这件嫁衣里暗藏着母亲一段悲痛的历史:原来母亲是被人贩子绑架后卖给女儿的父亲的……

水洼村凹在一窝山的脚根下,杯盖盖在锅底上一样。因地势低,村边上恰好又有一个半圈海大的湖,春夏两季常闹水灾。水洼村人是多年前从外省迁来的客家,因生存环境恶劣,很多住户不得已再往南迁。现在住着不到百来户的人家。从水洼村到城镇须先步行半个小时到大队,乘拖拉机颠上一个多小时到一个山坳,那里停有破旧的小巴,再乘小巴走上近一个小时,便是小镇了。
伊含就在镇上读的高中,因交通不便,每个礼拜来回跑,山路很不安全。伊含的数学和英语成绩太差,她觉得自己上大学太没把握。加上家里经济不算好,父亲去世后,母亲带两个弟弟在家,弟弟还小,白天他们上学,陪伴母亲的就她那架老掉牙的缝纫机。伊含觉得母亲很孤单。于是她决定退学,其实家里那样的环境也并没什么不好,上不了大学,同样能做点别的。伊含母亲当时表示了一下她的意见,她说还是多读点书好,特别是女孩子。伊含觉得母亲和别的女人就是不同,村里的女人恰好和母亲相反,她们大多认为女孩读书没用,是“赔本生意”。仅从这点,伊含就觉得母亲不是村 里鼠目寸光的女人们能比的,心里自然感到很安慰。可伊含灰了心了,再读下去也只是耗费青春,伊含就告诉母亲,说读烦了,读怕了。母亲对她的状况也清楚的,就由了她。高三第一学期伊含就卷了铺盖回来了。
伊含是高中生,在大队里响当当的。她前脚到家后脚便来了人,大队那边炮竹厂来人请她去上班。伊含有文化,领导让她在车间当了个主任。深山里的工厂来了女领导,且还长得清秀水灵。自古深山凤凰飞,现在是凤凰回到深山来了,这让近邻的男人们多少生出些安慰。山里的男人一生最难的是娶媳妇,外面的姑娘不肯嫁进来,山里的又留不住,要娶个女人得比上天还难,很多父母看着自己孩子从少年走向中年,眼看他很快就滑向老年了,不得不从人贩子手中高价买一个回来续烟火。现在伊含的回来,着实让一度丧失信心的男人们找回了尊严和信心,尽管伊含才一个,到头来是谁的还难以定论,可终究要比个高低。于是,追求伊含的人多了起来。伊含长到这个年岁头次面对这样的事,有点不知所措,就回家找母亲。不知伊含是个爱依赖母亲的人,还是母亲是个好依赖的人,反正伊含没了主意就回家找母亲。母亲眼睛不好,四十才过就戴了老花镜了,她坐在缝纫机前,听伊含说着她的得意和烦恼,两个脚照样踩她的缝纫机哒哒哒、哒哒哒地响,一会她抬了抬头,她说你看好就好。母亲爱理不理毫不关心的样子,让伊含很着急,可母亲又埋头做她的活去了。
提亲的人隔三差五就来,人离了门槛伊含就问母亲,这一个那一个“印象”如何,母亲还是那句话:你看好就好。伊含以为母亲看眼花了,没一个特定的对象她难以下结论,伊含就说,妈你觉得那个高个、眼睛大大鼻挺挺的那个怎么样?母亲说哪个,我看都鼻子挺挺眼睛大大的。伊含真觉得母亲是个没主没次的人,一点也不像是个母亲。把伊含给气坏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