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王蒙玄思小说(一组)


□ 王 蒙

编者按:
王蒙的这一组文字,深邃独特,颇具新意,但作者把它命名为玄思小说自然是有其用意的。所谓“玄思”,自然是要读者颇费一番脑筋的,而若你能在“玄思”中对生活有一些感悟,那这也就达到了这组文字的目的。

寒 鸦

人家送了老王一张唱碟,是琵琶曲《寒鸦戏水》。
老王听着挺好听,就是常常在欣赏音乐的时候忘记了那是描写冬天的乌鸦在河(湖?小水洼?)上嬉戏。
他提醒自己,这个乐曲的主题是寒鸦戏水,是表现生命的活泼、趣味、不怕冷呀什么的。通过这首曲子的欣赏还可以增进对民族音乐特色的认识,对好些事的认识。
而他听起音乐来,也就把这些提醒都忘了。往往忘记了一切,包括作曲家简历、时代背景、创作意图、流传过程、风格特色、主题思想等等。除了好听之外,他没有任何分析,没有任何认识,没有任何心得,干脆说,没有什么思想。他是嘛也说不出来。他感动得流泪了。
于是老王自己对自己老羞成怒:为什么是寒鸦呢?是小鸡就不行吗?小狗呢?小孩呢?老天真老顽童呢?纸片呢?皮球呢?炊烟呢?落叶呢?拿着钢笔乱画呢?跳绳呢?短跑呢?一个男的追一个女的,终于追上了,两人吻在一堆了呢?满地打滚呢?
或者,更正确地说,嘛也没有呢?
老王惭愧得要命,真是“乐盲”呀。

办 法

老王又得到了一张闵惠芬拉的二胡曲《二泉映月》唱碟。
他听了好几遍,听得老泪纵横
老伴问他怎么了,老王说:“听了《二泉映月》,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老伴不懂老王的话,便说给孩子们听,孩子们也觉得蹊跷,便再与老王讨论《二泉映月》的问题,老王坚持说:“我没有办法啊,我没有办法!”
孩子们神态严肃地劝导妈妈,对爸爸要和善一点,爸爸看样子老了老了得了点病,是不是因为妈妈太能干爸爸感到压抑了?
女儿去试探爸爸的神经正常度,问道:“唉,您说一加二等于几来着?”
老王想不到闺女三十多了还来撒娇,便嗲嗲地回答说:“等于一呗!”
女儿变了颜色。
儿子不信,便径直找爸爸去问:“您说,爸爸,《二泉映月》的作曲者是谁?”
老王流着泪说:“那就是我。那就是我。”
儿子不死心,接着问:“那么,这首二胡曲的演奏者又是哪一个?”
老王抢答道:“当然还是我,那还是我。”
儿子一阵头晕,坐到了地上。

患 病

不知道怎么回事,老王患病的消息传出来了。
而老王的人缘极佳,亲朋好友,街坊四邻,小贩民警,保安物业各色人等,见老王就问:“您老可觉得清楚点啦?”“王老,您现在知道一加二等于几了吗?”“王老,您现在还是觉得什么什么的都没有办法吗?”“王老,您现在吃什么药?听说电针麻醉挺管用的。”“王老,您现在心里爽点了吧?”
老王心觉有异,知道当是自身出了毛病,便去了医院,医院说他的病尚属初期,与现代社会的竞争剧烈有关,也与环境污染有关,还与春季到了动物发情期有关,给他开了点小白药片,并说药系德意志联邦共和国进口,不能报销。同时建议病人积极配合,多参加社区健康向上的学习活动,改变消极落后的陋习。
老王对医嘱是说一不二,经过一段努力,他的病完全好了。他积极乐观地想,想不到平庸已极的我老王。老了老了还能得一次时髦的病,看来自己是有慧根有细胞的喽。为了怕再多吃价格不菲的药片,他没敢透露自己的暗中得意之情,只能没事偷着乐。

老 王

老王没有事便搜索一些著名音乐家的生平事迹。要不就听中央电视台的音乐故事。他非常喜欢德国的克拉拉。她生活于1819到1896年,活了77岁。先是嫁给了比她大9岁的舒曼,后来舒曼进了精神病院,死于1856年,那年克拉拉47岁。
后来她又与勃拉姆斯好了,勃拉姆斯比舒曼小23岁。克拉拉比勃拉姆斯大14岁。后来勃拉姆斯也进了精神病院。克拉拉死于1896年,次年,勃拉姆斯去世。
显然,克拉拉跟谁好,谁就是青史留名的大作曲家。
克拉拉自己也留下了许多音乐作品,但是由于她的丈夫、情人太有名了,她的作品反而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
瞎子阿炳呢?父亲是道士,自己是小道士兼乞丐。解放后他得到最好的照顾,但是命运不济,1950年他刚过上好日子就死了。他活了57岁。舒曼的寿命是46岁,勃拉姆斯则活了64岁,与马克思的寿命相同。
然后老王想,1929年在伟大的中国,出生了一个后来叫老王的人,他不会作曲,也没讨过饭,更没提出过什么理论,包括伟大理论与渺小理论。他没住过精神病院也没有去过德国(虽然吃过德国进口的白色小药片),他的妻子不是克拉拉,不比他小9岁,也不大14岁。他的视力不太好,但也不算瞎。他的收入不高,但也不需讨饭。他没有什么作品,也没有服过徒刑,他的名字不会被任何非他子女的人记住。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