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主旋律和类型化


□ 王 咖 沈 东


《惊心动魄》是在非常时期拍摄的一部反映非常时期的影片(影片投拍时“SARS”疫情警报还未解除,北京各处都处于戒备状态)。用非常的速度(从剧本创作到影片双片完成一共三个月,其中拍摄31天)和非常的组织形式(根据剧本结构用两组人员并行拍摄,保证了时效性)摄制完成。
回首2003年的春天,使每一个亲身经历过的人记忆犹新。面对突如其来的灾难——“SARS”病毒的猖獗,国家和民族都经受了巨大的考验。在这场历史性的全民族防治和抗击“SARS”’的战役中,涌现出多少无私无畏、奋不顾身、义无反顾的当代英雄。八一厂的主要领导敏锐地把握了当时的形势,决心果断,迅速组织创作了反映当前热点问题的剧本并投产,找到了一个比较好的载体来承载记录社会大事件。剧作总体比较成熟,充盈着浩然正气,勾画出了当时全国上下万众一心、团结一致、同舟共济、共同抗击“SARS”的时代画卷,这对于宣扬“三个代表”重要思想,鼓舞人民斗志与弘扬民族精神,记载历史,感化人心,其思想意义和政治意义不言而喻。
对这样一部显然属于“主旋律”思想范畴的影片,摆在创作者面前的首要任务就是找到比较准确的表现形式。具体怎样做才能避免成为过眼烟云的应景之作,怎样做才能让宣教味道比较浓的题材适应市场的要求,让观众能够接受而不反感,答案是明确的:弘扬“主弦律”思想必须融入到好看的故事情节和精彩的视听效果中,将精神力量蕴藏于形象之中,就是要加强影片的娱乐性,提高其观赏性。要充分挖掘剧作中的人文内涵和商业性元素,让观众在感动中得到感化。
我们认为,题材内容和表现形式是相辅相成的,任何题材,总有一个与之表现内容相适应的表现形式,找到了这种最佳的表现形式,艺术上的成功就有了保证。基于对国产电影现状的了解,对电影市场的清醒认识和把握,厂领导把影片定位为惊险救援样式的灾难类型片,并提出“主旋律类型化”的口号,要求把宣扬“三个代表”的主旋律思想隐藏在类型片的“好看”中体现出来,厂主要领导对影片要突出宣扬的重点和细节都给以了具体的指导意见,对影片要突出的看点也提出了具体的要求。比如直升机追火车、汽车火车并行、直升飞机航拍等,并从一开始就提出了加强节奏的要求。这些指导性的意见对我们的创作起了提纲挈领的作用。
由于剧本本身赋予了类型片的因素,我们决定遵循类型片的艺术规律,通过事件和人物动作,在紧张的故事情节中歌颂一种昂扬向上的精神,不能居高临下,必须淡化说教,还要做到对类型片的基本模式能自觉地把握和运用。走类型化的路子也要解决观念问题和端正心态,这类惊险样式的类型片有它自身的艺术特性,一般非常注重造型/叙事上的兴奋点和对视觉/心理上的冲击力。现代的商业片对电影的视听综合效果和时空综合造型的表现手段非常重视,我们知道,如果影片传递的信息单一、运动缓慢、只满足讲述一个感动人的故事,电影叙述语言方式陈旧,缺乏修辞魅力,就无法吸引观众。我们的影片真正能够带给观众愉悦感的,一方面是具有高度视觉冲击和情绪张力的影像,另一方面则来自故事的叙述节奏。前者直接给观众提供视觉快感,后者则诱发、刺激、维系、发展视觉快感。因此,在《导演阐述》中我们开宗明义: “本片追求在影像体系、情节系统中那种因节奏的紧张、色调的优美、强烈给观众视听和心理上带来的愉悦快感,追求这一类型片中所要求的视觉快感,视觉紧张,遵循这一类型片的美学规范,鲜明、快速的节奏是本片的灵魂。我们的目的是:运用精心营造的惊险氛围和流畅鲜明的叙事节奏最大限度地给观众造成紧张的心理体验,制作一部充满惊险、温情的‘好看’的电影。”
创作观念统一之后,摄制是一个贯彻、完成创作构想的过程。在制作过程中,每部影片都会遇到这样或那样的各种困难。原来在影像方面的设想是要富于动感和视觉冲击力,开拍之后发现原先的想像与实际环境有很大差异,要受到很多限制。由于故事发生在火车车厢这一特定而封闭的空间里,背景环境没有大的变化,人物活动的空间狭小,拍摄机位受到很大局限。在长形的车厢里,支不开各种设备,摄影机无法横移,所有的活动都是纵向的,实际上只有相对的两个面作为背景。思考的结果,我们只有适应这种环境,改变最初的设想,用固定镜头多但要求机位多变,强调视角的变化,多用俯仰角度以破平淡;加强人物的纵向运动,利用景深透视来加强视觉变化。另外摄影机多用手提肩扛,增强车厢的动感和不稳定感,刻意营造一种危机四伏、充满变数的不安全感。现在回过头来看,当初在这一点上坚持得还不够,有些段落动荡不安的气氛没营造出来,还是固有的怕画面不够稳的思想在作梗。
影片的总体节奏是我们从一开始就十分重视的问题。现代人们的生活节奏很快,其欣赏习惯也随之改变,忌沉闷、拖沓、信息单调、四平八稳,喜欢跌宕起伏、悬念迭起、扣人心弦、快速递进的情节叙事。对本片来说,要求营造紧张感、压迫感。快速鲜明的叙事节奏是影片的主要的支柱之一。有人说:“影片的节奏是剪出来的。”我们的体会是:节奏是影片的脉搏,它无处不在。从构架剧作整体结构开始,就应该充分考虑到叙事的节奏,并让这种节奏贯穿始终,形成一种“一气呵成”的艺术张力。这种节奏不仅取决于总体剧作结构,也决定于具体的导演手法、场面调度和演员表演,在拍摄过程中,它实际上决定于每一个镜头和每一句台词的处理。头脑中有了这根弦儿,拍摄中就会注意省略或压缩一些不必要的过程,这对后期剪辑有极大的帮助。当然也不能一味求快,必须能驾驭节奏,做到张弛有序,在快速递进中寻求变化,以静反衬动,以慢强调快。因此,在结构中,我们注意使危险和温情始终相伴,震撼和感动并存,强烈喧嚣的危机过后有一段相对舒缓的平静,并为下一个危机作铺垫。此外,音响和音乐也是强有力的造型手段,我们有意识地利用了音响的夸张和变形,加上泛着冷光的铁轨、飞驰的车轮、狂风和暴雨、列车的呼啸等等外在的声画元素,强化、烘托紧张气氛,使其融入叙事中,成为一种随危机起伏、心绪强弱变化的象征。有时候数字也能说明问题,《惊》片全长92分钟,完成片镜头1257个,信息量是比较大的,从节奏上基本达到了预想的效果。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