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父亲何鲁成


□ 何守樸

  何守樸(何鲁成长子)
  
  二十世纪是个新旧交替的大时代,这意味着许多固一有的东西将失去。只有档案人凛于职责悬命,方能衔补历史的断层。
  去年三月,北京档案学界的一些老教授,发起了一个“纪念何鲁成《档案管理与整理》出版70周年学术研讨会”。座中耆老多与父亲何鲁成素昧平生,会上甚至没有作者的背景介绍。这也正说明了档案学者的史官本色,持平补遗,无关人情。
  父亲何鲁成(1912-1981)是江苏武进入,生于苏州,毕业于天津南开初中,因为直鲁军阀战乱,回上海进光华高中,而后毕业于光华大学经济系,也另念过中国公学法律系。在上海做过短暂的记者工作。1934年进入国民政府时期的行政院档案整理处,在甘乃光先生指导下工作。《档案管理与整理》这本实用手册,当时,是为响应提倡行政效率革新而作。事实上,他还另有一本少为人知的著作《人事考核与管理》,知道这本书而找过他的,以我所知,前后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国民党的军统头子戴笠,另一个是后来的中共中央档案馆馆长、国家档案局局长曾三。
  50年代是二十世纪历史的一个划分点,父亲的人生与工作,也正好在此截一为二。此前,父亲是一位行政工作者,二度做过国民政府时期的中央部会干部,中间也做过省县级的基层干部,这样一个从政书生,确实适宜从事档案学的研究。父亲原来的愿望,也是冀望在抗战胜利后,出任浙江省图书馆馆长一职。因为这个馆在西湖边,他想“读一辈子书,看一辈子西湖”。
  但中国的政治进程遽变了,父亲的人生当然也转了大弯。1949年,国民党在南京的行政院决定要撤退了。连最基本的准备也似乎来不及了,秘书长端木恺把所有的现金搬来,搁在会议室的大桌上,把职员名册一撕两半,匆匆做了处理。前半名册的去广州,后半名册的第一个名字正好是父亲,父亲就成了领队,他这一半是去福州。父亲那一半名册上的人,没有一个是跟福州有渊源的。去了找哪个单位接头,要待多久?该问的事情太多了,最终,父亲只问了一个问题,下一个目标是哪里?
  行政院很早就知道要撤往台湾,后来,又多了个四川,但也不能算定论。事态发展得太快,这个追加的目标成了搅局,现在更莫衷一是。真正实情,后来的发展是这样,去了广州的,都奉命向四川转进,主要的工作人员坐飞机去,家眷们就走陆路。这一路最惨,在广西境内被解放军追上截获。这时候,甫抵四川的先生们却又奉命回头怆怆转进台湾。他们从天上飞过去的时候,不知道他们的家庭悲剧正在底下上演。这一批先生,从此孤羽敛翼,或在台湾再娶,他们原先家人的下落,到现在还是悬案。在福州,事情就像预料的,虽然离台湾最近,兵荒马乱,一桩交涉也解决不了,不等盘缠用尽,同仁就纷纷鸟兽散了……
  父亲又回到霞宫府行政院的宿舍。他从行政院的前庭经过,那里灰烬满天,文书档案堆得像个小丘,许多是空白的公文信纸,父亲想阻止,工友说上面交待,全部要烧!连这些白纸也不能留为“资敌”。父亲的沉郁从那一剎开始。父亲是民国元年(即1912年)出生的,这时候正是青壮之年,但他已看过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档案管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档案管理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