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医学博士伍连德四次扑灭哈尔滨瘟疫


□ 何宏

  文/何宏

  在哈尔滨道外保障街上,屹立着一座紫红色的三层楼房,肃穆、端庄,令人敬仰。它是中国现代医学和现代医学教育之父伍连德(1879-1960)博士纪念馆。随着哈尔滨扑灭瘟疫百周年纪念日的到来,前往参观的人日渐增多。但是,至今还有许多人并不了解那段历史。尤其是哈尔滨人,更应该了解他对哈尔滨疾病控制做出的巨大贡献。

  历史追溯至1910年冬季的哈尔滨。那时,从俄国西伯利亚传到哈尔滨的瘟疫非常严重,被感染者发烧咳嗽,不久便吐血而死,脸部呈紫色,而且染之必死。连哈尔滨自治公议会会长贝尔克(俄国人)也染病不治而亡。傅家甸北新街上的棺材和未来得及入殓的尸体不断增加,疫情的严重性使得滨江关道第四任道员于驷兴十分焦急,他火速奏报朝廷摄政王载沣和东三省总督锡良。载沣采纳时任外省部右丞原滨江关道第三任道员施肇基的建议,派陆军军医学堂帮办、毕业于英国剑桥大学意曼纽学院的医学博士伍连德为东三省防疫医官、钦差大臣,于12月24日到达哈尔滨。伍连德全然不顾外国同行的蔑视和挑战,克服法国医师梅斯耐和他争夺防疫指挥权所造成的工作上的困难,和助手林家瑞深入疫区,解剖患者尸体,最终确诊其为肺鼠疫,认定飞沫是其主要传播途径。伍连德针对病毒的传播特点开始采取一系列有效防治措施,特别是使用了口罩,隔离、消毒了一些公共场所,如把浴池、茶楼剧院改成隔离区,还向东清铁路局借些车厢改成隔离医院,甚至连火车都停驶了数日。在一系列防疫措施的并举下,死亡率迅速下降。然而,面对庞大的尸堆,伍连德只能想出焚尸的办法,只有此法才能消灭病菌。但是,入土为安是中国自古以来的习俗,伍连德自知这个奏折是不易获准的。最后还是在施肇基再三陈明利害下,载沣才于除夕之夜,下旨准奏。于是,伍连德从难挨的等待中解脱出来,于大年初一进行焚尸,并燃放鞭炮,请官员、士绅、外国领事馆人员观看,使得像死一样寂静的哈尔滨恢复了生机。至这年3月1日,哈尔滨再无一人死于鼠疫,这说明伍连德的科学防治方法是行之有效的。

  中国人依靠科学的方法自己消灭了鼠疫,于是,清政府积极筹备万国鼠疫研究会,调拨十万两专款(另一说为伍百万元)。1911年4月3日,在奉天(今沈阳)小河沿惠公司展览厅举行,共有日本、英国、美国、俄国、德国、法国、意大利、荷兰、奥地利、墨西哥和中国十一个国家参加。伍连德当选为大会主席,他用四种语言主持了会议。4月29日,大会闭幕,各国的科学家对中国的鼠疫防治成绩给予了充分肯定。这是在中国召开的第一次大型国际科技大会,也是中国进入科学现代化的第一步,是一次使中国人扬眉吐气的大会。

  但是鼠疫并非被彻底消灭,伍连德预言,它还会卷土重来。时任滨江道尹的张寿增在哈尔滨1910年的鼠疫大爆发中被感染,住进伍连德的鼠疫医院获救。张道尹建议成立防治霍乱委员会,统筹领导哈尔滨霍乱防疫工作,由伍连德出任主任。谁也没料到1912年成立的东北防疫事务总处第一次考验的不是鼠疫,而是霍乱。1919年,哈尔滨又爆发了一次霍乱(又称虎力拉),是一种消化系统传染疾病,感染者主要表现为严重的腹泻,但并非患病必死。面对此次疫情的伍连德已经不是钦差大臣,也没有支持他的总督、巡抚,他只不过是海关下属的防疫处长,不可能像上次那样指挥千军万马!唯一优势就是他精心建立的防疫事务总处和他本人的威望。伍连德动员全市的公务人员协助防疫部门进行宣传,要求大家建立良好的卫生习惯,让防疫人员把工作重点放在医治病人身上。在大家齐心协力的努力下,霍乱被控制住。据统计,在这次霍乱爆发中日本大连医院死亡率为65%,苏联在哈的两家医院死亡率分别为33%和58%,而伍连德领导的鼠疫医院为14%,新建的霍乱医院为18%,由此可见,伍连德医疗技术的精湛和所建立的防疫体系的有效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世纪桥·理论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