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改变“观看”的方式


□ 赵汀阳

改变“观看”的方式
赵汀阳

方力钧一直不动声色地在试图改变人们观看的方式,这看起来远不仅是一个艺术的志向,而且是一个哲学式的雄心。
最早看到方力钧的画大概是在一九九一或者一九九二年,他的光头系列,觉得很特别,表面上似乎是叛逆的,但又不是,“光头们”的意图其实很暧昧,但具有强大的引诱,心情容易变得像光头们一样暧昧。“光头们”往往被认为表达了玩世不恭的态度,我疑心这不是“光头们”的实质。方力钧从来都是一个想表达严肃思想的艺术家。“光头们”或许觉得这个世界很差劲,但仍然选择与世界保持一种暧昧而舒服的合谋。方力钧感兴趣的不是某个人物是什么样的,而是人与事物、环境和世界之间的关系是什么样的,就像方力钧后来有一次说到的,他对非常真实地或者很夸张地刻画一个“挑出来的”典型人物并不感兴趣,而是对人在世界中的位置和态度所蕴涵的意义感兴趣。他画的不是物或人,而是关系。
方力钧试图让画中人物看世界的方式去影响观众看世界的方式,他对改变世界没有兴趣,而是想改变世界观。这一努力始终存在于方力钧的绘画中,但在具体的不断演变中越来越明显,尤其是近年来的作品。这一演变过程并没有突变,而是慢慢地转变,一种舒服的转变。对于方力钧来说,最重要的感觉也许是“舒服”,而这里的“舒服”是中国式的,没有棱角,如水一般去适应事物,找到最适宜的相互状态。事实上“水”正是中国思想方法论的一个典型隐喻,老子的哲学就是使用“水”的隐喻去说明任何最适宜因此最成功的生活策略。水模式的思维很适合方力钧的感觉(他有意无意地画了许多水),世界和生活永远是不可测的,无论世界的状况怎么样,人的位置怎么样,人都不得不如水寻路地那样去寻找与世界的恰当关系。在方力钧二○○五年以来的作品中,流变的世界越来越庞大,人似乎变得不那么醒目,而寻找恰当关系的紧张感和危机感更加突出了,人在世界中的状态几乎都是临界点或者转折点。他画了许多人浮在水中或者云上,能不能浮着,相差只一线之间。在这里我不准备太多评论方力钧绘画的艺术效果,因为我不是艺术评论家,我只是把方力钧的艺术看做是对“观看”这一生活方式的研究去研究。
“观看”往往意味着一种美学观点,也是一种哲学观点。
“观看”首先是一个知识论隐喻,知识的本性被认为是“看”世界,是去看出事物的本质和真相。但是平常知觉方式所能够看到的只是现象,只能看到事物的面貌,而理论则被认为是一种特殊的看的方式,它透过现象看到隐藏着的本质,看到事物本身。不过这种对真理的理解是很西方的,从希腊哲学就奠定了这样的思路,以追求知识为特点的希腊哲学被认为是“视觉中心的”,与之对比,为基督教所统治的中世纪心灵则是“听觉中心的”。有趣的是,中国对真理的理解却是“听觉中心的”——所谓“闻道”,即去倾听被说出的真理。至于中国的“看”,与其说是知识论的,还不如说是美学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