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守护文学的个人通道


□ 谢有顺

在一个传媒越来越发达的时代,文字不是越来越少,而是越来越多了。比如,不断扩版的报纸,铺天盖地的生活杂志,网络上无穷无尽的信息,等等,都通过文字把读者训练成一个越来越没有耐心、没有想象力的人,他们对文字的要求是直接,明白,简练,实用,富于刺激性,文字的神圣性已经消失,这个时候,文学写作作为诉诸于文字和想象的艺术,就从过去那种非常重要的言说地位撤退了下来——成了众多言说中的一种,甚至是微不足道的一种。从这个角度上说,“作者死了”的确是有道理的。每一个现代人都学会了从各种渠道获知自己所需要的资讯,哪怕是心理疾病或者内心的困扰,都可以通过程式化的治疗和排遣得到矫正,人们似乎再也不要作家作为他们的生活导师了,阅读正在变成一种消遣,过去我们赋予文学的重大使命正在被忽视。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真正值得他们关心的是此时此刻实实在在的生活本身,而不是文学所表达的那些遥远的理想。
许多作家开始失落,觉得这个时代亏待了文学——这种人往往有一个虚拟的参照,以为文学理应是受宠爱的事业;他们还普遍留在社会代言人、启蒙者、真理的掌握者和发现者的角色幻觉中,并轻易把文学没落的责任推给公众,认为是公众越来越实际、越来越缺乏理想色彩才导致了这一局面的出现。这种思想完全是革命时代的产物,因经济发展所导致的市民社会的崛起首先要解构的就是这种顽固的自我中心意识,以彻底打破作家的幻觉。作者需要面对这种多元化的现实,而不是埋怨。文学从革命年代风起云涌的状态过渡到现在的冷静状态,对文学本身其实并无害处,它反而有利于文学返回到更人性的状态之中。
真正有价值的文学就应该是人性的,非常人性的,而非像一些作家这样动不动就向往别处的生活(所谓的理想),却拒绝出示自己在当下生活中的立场和体验。这真是一个特殊的时代,一方面是信息高度发达,另一方面是生活不断地琐碎化、平面化、日常化,它实际上对作家如何表达生活提出了新的要求,也就是说,一个作家要如何才能表达出当下的真实?这个问题,在过去是根本不成为问题的,因为那个时侯的作家有信心描绘他笔下的生活,读者也相信作家所描绘的生活是真实的,自然,作家在作品中所传达出来的对生活的认知和理解也赢得了读者的信任。随着传媒对每一个人生活领域的覆盖,公众不知不觉就开始接受传媒的引导,个人选择和判断的空间大了,他们便有理由对作家所指认的事物提出质疑:我凭什么相信作家?他笔下的真实确立的依据是什么?确实,在信息化的社会里,一个靠想象写作的作家是无法再为时代立言的,因为这个时代的精神核心已经分裂,作家并没有比一般的民众更为高贵,他们所看到的也不会比一般人更多,生活对所有人而言都是局部的,变化的,日新月异的。当我们以为自己已经深入生活的核心时,也许生活的真相早已隐匿。所以,很早以前就有人哀叹,真实在现代社会正在趋于梦想。
当客观的真相消失之后,文学的独特性就不再是发布时代宣言或引导别人认知人生真理什么的,它更多的是描绘一种状态,一种对存在的私人理解,如克里玛分析卡夫卡的写作时所说 :“卡夫卡描绘和捍卫了人类空间中最个人和内部的东西。”
这句话对今天的写作依然有效。传媒时代里的写作真实,只能是针对个人而言的,因为真实的客观性瓦解之后,作家写作的信心不可能再建立在任何外部事物上,他所能挖掘的是个人内部的事物。今天的写作若还有什么意义的话,也许就在于此了:写作不再是凌空蹈虚,而是实实在在的与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结盟;写作也不再是守护知识、观念、技术或形式,而是守护个人的内心经历和这个时代的经验与证词。——写作最后的自由,在我认为,就是从个人出发,恢复一切渺小、卑微、琐碎的事物在作品中存在的权利,并使之成为生活意义的真正建筑者。
文字的魅力就在于此了。它毕竟有着任何载体都无法代替的表现力,特别是它对想象世界的描绘,对个人内心生活的凝固,对美与诗性的重现,是独特与非凡的。可以这样说,只要保持文学这条秘密的个人通道的现实性与深刻性,它与日渐活在数字化图像中的现代人的交流就不会中断,必定会感动越来越多还需要感动的冷漠心灵,关键是作家要回到人性的状态和立场中来理解文学在这个时代的局限性,并找到属于个人的新的表达可能。
因此,一直以来,我对作为整体的文学十分悲观,但对作为个人的文学却充满信心。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