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故事传奇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咖啡厅里的富家疯女


□ 流连客

  1
  是在莫菲开的咖啡厅里见到段小西的。她穿着粉色的及膝裙,像轻盈的花瓣翩翩而至。她在店里环顾一周,然后,视线越过整洁雅致的大厅。落我身上时,眼睛亮了一下,裹着异样的欢喜。
  小姐,有什么可以帮你吗?我走过去,展露职业的微笑。
  她却不说话,不看菜单,视线在我脸上小范围地游移,唇角的笑意若有似无地浮上来。
  我被她看得有些窘,又重复一遍,小姐,想要吃点什么?
  她愣了一下,终于慢慢收了笑容,用温柔且充满着乞求的语气说,暮良,回家吧!
  暮良?谁是暮良?我愣住,傻傻地看她。她很漂亮,皮肤白皙,五官清丽,卷发披在肩上,像华丽的海藻。听见我否认,她的眼睛微微泛起了潮。
  我迟疑着摇头,说,我不叫暮良,我叫秦树。她怔了一下,又转颜笑,好,你说秦树就秦树,只要你肯回家。
  说着,朝我伸出手。
  我惊了一下,退了一步。她怔怔地看我,眼里的挫败与疼痛变得深刻而绵长。这样的眼神竟让我心生愧疚。惶惑的瞬间,她的眼神已经变得坚定,她注视着我,说:暮良,这一次,你别想再离开我。
  段小西是个疯子。莫菲说。
  我也这么觉得,亦觉得她可怜,她一定很爱暮良吧,否则,不会在神智不清时,还念念叨叨着他的名字。
  
  2
  段小西已经来了半个月,几乎隔天就来,来了就静静地在一旁看我,等我下班。
  下班后,我走,她也走,我坐车,她也坐。我说我真的不是什么暮良,她便笑,笑得宽容而温柔,似乎我是顽皮的孩童,而这一切只是游戏。我不得不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偷偷逃离,然后换搭一辆车回家。
  后来,段小西再来,店里的人除了隐隐的害怕外,就有些反感了,莫菲就使劲地朝我打眼色,叫我快把她打发走。
  莫菲是老板,她说的话我不能不听,又不忍心在大庭广众之下驱赶段小西,就答应跟她回去。她高兴得不能自持,我刚出柜台,就迫不及待地挽了我的手。是夏天,露出的手臂很凉,我的心却忽然有些温暖。
  想起很多年前,霜喜就是这样挽着我的手,陪我走过了这座城市的很多大街,走过那段艰难的岁月,只是后来,因为时间久远,我几乎忘了恋人之间除了背叛,还有这样的温暖。
  那天,段小西说要带我去一个地方,给我一个惊喜。我答应了,我想像往常一样,找个适当的时机,把她独自一人留在街上。
  然而,这一次,我失败了。段小西带我到了一个专卖二手电子产品的跳蚤市场,把我拉到一个专售香港走私过来的手表的地摊前,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钞票,说,瞧,我这有钱呢,暮良你不是一直想有一块表吗,可是你喜欢的那一款已经不出了,这里只有旧的,你别介意啊。又不停地催促,挑啊,挑啊!
  那沓钞票把我和摊主都惊了一下,我连忙随便挑了一款,从钞票里抽出两张付了款,就牵着段小西的手离开了。
  一路上,段小西跟着我急急地走,不时地看我,表情阴晴不定,最后终于问道,你不高兴吗?我连忙摇头说不,然后把手表戴在手上朝她晃,我很喜欢。段小西终于释然地笑了。
  
  3
  莫菲告诉我有霜喜的消息时,我正在为一个客人倒咖啡。我愣住,咖啡便洒了客人一身。
  莫菲连忙走过来,替我道歉,帮我解围。
  之后,便是一连几天的心神不宁,在要不要去见霜喜的问题里游离不安。终于还是决定去,我想,就算不打算原谅,也要弄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然而,却没有见到霜喜,她叫酒店的前台给我带话,说对不起我,那些钱是她拿走的,希望我原谅。
  事实并没有出乎我的意料,不过是为过去的事情画下一个句点。两年前,在我筹备为霜喜开一家书店,把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10万元现金从银行拿出来时,霜喜却把现金拿走,从此杳无音信。我曾经为她找了很多借口,因为我想她是爱我的,不会背叛我,然而,现如今,事实说明了一切。
  心疼是没有的,毕竟时间过去了那么久,而且早有心理准备,但,终究还是有些讪然。
  回头,见到段小西,她惊喜地跑过来,环着我的脖子,说秦树,原来你在这里。
  我无力地笑,随即惊愕,你叫我什么,你叫我秦树!
  段小西把脑袋从我的肩膀上移开,有些奇怪地看着我的眼睛,是秦树啊,你不是叫秦树吗?
  是啊是啊!我用力地点头,放在她背上的手忽地一紧,她居然知道我叫秦树了,她叫的,是我的名字,不再是暮良。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