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诗绝句的联想


□ 余光中

论诗绝句的联想
余光中

余光中福建永春人,生于南京,母乡为常州,亦自命为江南人。曾在美国教书四年,并在台、港各大学担任外文系或中文系教授。一生写作以诗歌、散文、评论、翻译为四度空间,在台、港和大陆出版各种文学专集七十余种,影响深远。海天出版社所编“当代散文八大家”丛书,将他同冰心、汪曾祺、余秋雨等并列;《余光中诗选》亦列入北京学界评选的“百年百种优秀中国文学图书”。曾在台湾、大陆获多种文学奖项。(外一篇)



中国文学之有“论诗绝句”,不但是变质,也是变体。其体若诗,但其功用却在评论,所以是变质。其意在论,但其形态却托于诗,所以是变体。好的论诗绝句不但有评论的眼光,还要有诗的韵味,才能令读者感到不但有理,而且有情。二十八个字里,要把诗史、诗艺、诗家的虚实得失讲得言之有物而又味之有趣,实在是一门难能的艺术。
论诗绝句是诗人用诗来评论其他诗人的诗,作者当然是行家,读者的兴趣也比较专业。此体发轫于诗圣杜甫,及宋而盛,到了金代的元好问,可谓高潮。杜甫之为大诗人,兼有广博与深刻,首创此体当然才力有馀;不过是出产副品而已,大概想不到偶然插柳竟自成阴,所以取的诗题也是“戏为”、“解闷”。他和李白都相信欲振诗运,应该寻源导流,重归风雅。李白慨叹:“大雅久不作,吾衰竟谁陈……正声何微茫,哀怨起骚人……自从建安来,绮丽不足珍。”杜甫也要“别裁伪体亲风雅。”
杜甫在唐代并未取得经典的正统,元、白对他十分重视,却苛责他不够忧国忧民。韩愈虽然肯定他与李白光芒万丈,但也坦言他仍受群儿谤伤。杜甫的使命感很强,文学史观也很深长,乃能兼容并包,一炉共冶,不但执著于传统,同时也寄望于变通。在《戏为六绝句》中,他一面肯定屈宋之为先驱,汉魏之近风骚,而亲风雅即所以远伪体;同时认为兰苕翡翠终究格局不如碧海鲸鱼。但另一方面,他却讽喻时人不必轻薄近人,嗤点庚信,哂笑四杰,不如广开诗路,转益多师,凡是清词丽句皆应欣赏。
中国的诗艺历唐宋而至金代,到元好问用绝句来论诗史、诗道、诗艺的时候,情况就复杂多了。元好问的《论诗》绝句三十首纵论魏晋以迄唐宋的诗人在三十家以上,其中于诗艺之传承颇多追溯,于诗品之高下,亦多比较,而各首之间,或直接或间接,亦时有呼应。三十首之中当然可以归纳出元好问的史观与评价,但是加起来并不就等于一篇论文。其实元好问当初如果真写了一篇功架十足、言必引据、并且详加注解的所谓学术论文,当然也大有贡献,但是读起来就不如三十首原来那样情理交融,诗意盎然,馀韵悠悠。诗人论诗,当行本色,毕竟不同于学者之论。元好问的论诗绝句,是行家讲行话,亦即西方人所谓Shoptalk,跟学者用一大堆抽象而笨重的术语来条分缕析,大异其趣。元好问论诗,乃以诗证诗,譬如伐柯,其则不远。学者用术语来论诗,却是以术害情,未免隔了一层。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