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80后”:体制的“反体制”镜像


□ 刘 岩

  作为一个话语事件的“80后”论争,其最值得玩味的地方,不在于新旧两代人或两种观念的冲突,而在于双方事实上一致认同的体制以自我生产的“反体制”镜像压抑和替代了反对本身。
  
   大约两三年前,关于两个截然对立的写作营垒的叙述开始在媒体上浮现并流行,对垒的双方分别是新锐的“80后”作者和老成持重的体制内主流作家。所谓“80后”,按著名评论家白烨在当时的界定,“指的是1980年~1989年间出生的学生写手”,他们依靠大众文化市场声名鹊起,却“尚未进入文坛”。这个未曾“入坛”的说法引来了“80后”代表作家韩寒的猛烈抨击,后者轻蔑地将白烨的“文坛”斥为“屁”也不是的权力“圈子”,同时以“卖得好,是因为写得好”的逻辑论证自己的“畅销书”是“中国难得的纯文学”。“韩白之争”被普遍视为个性叛逆的“80后”与“体制内”权威的正式交火。
  然而,这正式的第一枪也差点成了绝响。时隔仅仅一年———鲜有擦枪走火的一年,在白烨等前辈耆宿的引荐下,张悦然、郭敬明、蒋峰、李傻傻等重要“80后”作家纷纷申请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并旋即获得批准。“80后”的集体入会潮在媒体上沸腾一时,但热议者们却丝毫也没感到此前的对垒有什么悖谬或不妥,反倒顺畅连贯地推出了收编与抵抗的话题:在把“韩白之争”放大凸显为“80后”的集体“反体制”之后,又在所谓的“招安”背景下寻找真正的异数。韩寒绝不加入作协的公开表态让很多人都松了一口气:“80后”的真个性总算保住了。
  尽管韩寒本人并不喜欢被当作“80后”代表,因为这个“以年代划分作者”的命名容易淹没差异:“‘80后’是一个多么缺心眼的概念啊,79年生的人和80年生的人区别大,还是80年生的人和89年生的人区别大?”不过,倒正是他对白烨这样的划分者的恶骂力攻,使“80后”形象更加“个性鲜明”,恰如人们讨论“80年代文学”总要从70年代末说起,“80后”命名的重心其实不在表面上的年代范围,而在于数字的象征意义:这是与计划经济时代的旧体制旧观念彻底划清界限的一代人。再看其论敌寄身的文化机构,无论是社科院,还是中国作协,无疑都是那个国家包办和指令一切时代的产物。
  “作为写手,虽然我们年龄不同,但是平级的,我不敢说自己是作家,但如果真的以作家论,你是要比我低级的,因为你是国家豢养的。假若税收的取支都是在一个领域内,那就是我交给国家的税发了你的工资。所以说,我是你的衣食父母,你怎能写文章说你爷爷奶奶不好呢。”在最近的一次论战中,韩寒这样回应一位河南省的作协副主席。市场解放人,国家驯化人,按照这种“自由”理念,这位副主席不仅是体制中的寄生者,而且是图解政治、粉饰现实的权力帮闲:“2006年在中央号召大力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大背景下,你领悟到了……在你的文章中,中国的农村无不是一幅和谐的大好景象,男耕女织,衣食无忧,官民一心,繁荣富强。”这样的指责不奇怪,奇怪的是,面对如此反动而放肆的进攻,党的文艺工作者竟完全不敢用“政治标准第一”的逻辑理直气壮地为自己辩护。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