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东北狐(中篇)


□ 董春水

小鸽,我曾经把我们的故事无数遍地讲给老乡们听,我越煞有介事,他们就越嘻嘻哈哈,最后还说:“老弟,这回编得也太离谱了吧!”把我气得够呛。但他们都“原谅”我,没一个人怪我存心哄人,因为他们知道我从小就是个“故事大王”,到我这里来如果听不到什么传奇才是咄咄怪事。
于是搞得我自己都有点莫名其妙了,有时也会这么一个闪念——我们真有过那么一段“罗曼史”吗?
然而,小鸽,我们的故事真的不是什么“故事”,而是血淋淋的事实。我讲我们那个“罗曼史”的时候,一点都没有讲故事的快感,没有,我只有撕心裂肺的痛……
小鸽,我曾经考虑不把你这个好妹妹收进我这本书里,可是,如果你不配的话,要谁才配呢?
我们的故事真的好像太巧了,纯属偶然似的,可是在每天都只能看到陌生面孔又无奇不有的深圳——这个当时全国最炙手可热的淘金谷里,我们那反复不已的邂逅却又像是冥冥之中的某种必然。
第一次遇见你也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毫无不祥之兆。
那天我去东莞长安送了五十个电热圈,收了三千块钱,然后骑着摩托车返回深圳。那是辆全新的雅马哈,是我卖掉那辆南方70后花一万三千块钱买的,虽然在同一品牌中不算什么,但看上去仍然够威够力,平添了我的骑士风度。当时刚过磨合期,骑得越来越顺手。加上那个二手大哥大往屁股后面一插,俨然一副小老板的派头。当时我活像一只羽毛渐丰的小公鸡,抖毛得不得了。
一上路就有女孩子向我招手。她们飞着媚眼,娇声叫嚷:“喂,帅哥,载妹妹一程啦!”她们在中国女孩子中属于新开放一族。我外号“四眼宝玉”,但骨子里还是个保守派,其实吃她们不消。她们都花枝招展,一个比一个露,一个比一个嗲,可惜基本上都是鸡——这是我最懊恼的,为什么小家碧玉和大家闺秀们就不能像她们一样“可爱”呢?
在深圳用摩托车带女孩子麻烦多着呢,我才不想惹那一身骚。
小鸽,我是在刚出松岗的时候遇见你的,你那种邻家妹妹的清纯模样一下就吸引了我。
当时就你一个人,你穿着件红白相间的T恤衫和一条牛仔短裤,背上还背着一个兜。你坐在马路边的一截水泥管上,两只手揉着左脚膝盖。你没穿统袜的两条长腿白得亮眼。逗人的小蛮腰,颤动的小乳房,你半长的头发有点乱,半遮半掩着你的脸——这时我揪心地想看清你的脸了。我慢下来看你时,你刚好把头发一甩,亮出了你那张跟你的腿一样白,美得正如我所愿的脸,二十岁不到的年轻模样。但你一脸麻烦的表情,你蹙着两道秀眉,好像很痛苦,又不知如何是好的样子。感到我在注意你,你抬起头,求助似的眼毛毛地望了我一眼,随即又不抱什么希望似的又低下头去,继续揉你的膝盖。你的头发又披下来遮住了你的表情。你好像在呻吟,翕动着的嘴唇鲜艳地反射着近午的阳光。
我在你旁边停了下来,摘下头盔,俯身问你说:“有什么麻烦吗?小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