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散文两篇


□ 肖复兴

  关于广场
  
  未曾走出国门之前。我对广场的概念完全来自我们的天安门广场。广场的用途。我一直以为是用来领袖检阅、指挥,群众游行、聚会,或在节假日里游览的地方。因此,凡是广场都应是非常广阔的,必须得拥有非凡的气派。都有着天安门似的高高的主席台、主席台两侧的观礼台、四季常绿的草坪和花圃。说起广场。尤其是说起天安门广场,我的心里总是涌起一股由衷的豪情,止不住要抬起头来仰望。记得将近三十年前。我听到被批准到北大荒插队消息的当晚,和伙伴们首先想到的就是到天安门广场去宣誓。三年后,我有了第一次回北京的探亲假,从北京火车站下了火车。都是大半夜了,坐上20路公共汽车,先不回家而要在半路上下车,为的就是到天安门广场看看。广场。燃起过我们这一代人的激情、向往和想象。
  以后有机会到了我国的许多城市。一看,每座城市都是这样。在城市中心有一座广场,一个拷贝出来的一样。有主席台、观礼台、挺宽挺大的空地……只是比天安门广场小一号或几号而已。后来,游行没有了。集会没有了,检阅也没有了,观礼台相继拆除了。有的主席台也拆除了(像呼和浩特广场的主席台拆除了,建起了电视大楼)。但广场规模的宽阔还是一样的。一座城市的居民住房可以艰苦得拥挤狭窄些,但广场必须有应有的气派。广场,是一座城市的醒目的身份证。即使后来我渐渐发觉广场不见得就一定得是一座城市的会议大厅。起码也得是像样的客厅。
  十二年前,我第一次出国,领导很照顾我,让我从韩国和前苏联两个国家里挑选一个。我毫不犹豫地挑选了苏联,原因就是我特别想看一看莫斯科的红场。自从小时候拧起的广场情结,浓得化不开,一直认为这个世界上有两个广场最大,一个是我们的天安门广场:一个就是莫斯科的红场。它们是全世界革命的心脏。在我的印象中,红场是和我们的天安门广场一样的开阔无比,甚至应该比天安门广场还要大还要堂皇气派。后来,我们和苏联闹僵了。苏联变成了苏修,红场变成了失地,我们做梦都想的是把失去的红场收复回来。那时。不只我一个人而是一代人为红场写过多少“让克里姆林宫熄灭的红星重新点亮,让红场上倒下的红旗重新飘扬”类似这样的诗句,膨胀着广场。也膨胀着我们自己年轻的心。
  到达莫斯科那天已经是晚上八点多钟了,但莫斯科依然是太阳朗朗地照着,没有一点下山的样子,似乎对这里格外宠爱。我住在俄罗斯饭店,听说它旁边很近就是红场。我放下行李立刻走出饭店,先到红场。晚霞映照下的红场一派辉煌,克里姆林宫、东正教大教堂、列宁墓……一一呈现在眼前。我还在傻呆呆问人家这就是红场吗?人家点头说是,我才发现原来红场比我想象的要小得多,比天安门广场也小得多。忽然,心里很有些失望。
  以后。我到过欧洲几个国家。发现除了当时东德柏林的亚历山大广场稍微大一些外,越是那些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城市的广场越小。而且,当我在那里的一个城市稍稍住得时间长一些,发现在一座城市里不仅有一个广场,而是有好多个广场。当我看当地的地图时。更发现广场几乎遍布城市的角角落落。我为看那些个广场,曾经专门按照地图上所标识的位置。查找过许多广场。我发现这些个广场其实和街心公园差不多,它们原始的功能与我原来对广场认识的政治功能大不相同。最初。它们只是一个集市的市场而已。一般而言,市场是先于城市而建的,有了集市的市场,城市才渐渐出现。就是原来我最崇拜的红场最早也只是火烧之后出现的空场,而被做为集市的市场用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