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劝离书(短篇小说)


□ 袁清秋

  黄莹莹进了宿舍后,六个人的宿舍里已经走得剩一个人了。这个女孩子匆忙地站在镜子前照了照,一边捋着刘海儿一边问黄莹莹自己的马尾辫好看不好看。黄莹莹心不在焉地点头表示称赞。女孩子欲走之际,忽然又问黄莹莹为什么不去参加元旦舞会,这可是她们大一的第一次集体活动呀,是有着非凡意义的。黄莹莹并不回答同学的问话,只是说自己身体不舒服,想休息一下,并催促她快走,晚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同学一跑一跳地在宿舍门口消失了,黄莹莹将宿舍门关好,随即端坐在书桌前,拿出了钢笔和稿纸来。

  亲爱的爸爸妈妈:

  今天是元旦了,你们好吗?

  现在同学们都走了,去参加元旦庆祝会了。宿舍里很静,只剩了我自己,在黄澄澄的灯光下给你们写这封早就该写的信。

  本想在电脑上给你们写这封信的,思忖再三,还是决定用手写下来,然后寄给你们,让你们好好地看看这封信。我想把压抑了这么多年的心里话全都说出来。

  爸爸妈妈,从我记事起,就没见到你们和颜悦色地开过玩笑,也没见到你们亲亲热热地并排相坐或牵手。在我的印象里,你们淡漠、客套,从不谈心,从不交流,如同陌路人般的在同一个屋檐下相融又抵御着,相处又防范着。从我五岁至十岁这个阶段,你们经常性地吵架,吵到激烈的时候,妈妈就会顺手抄起某样东西,向爸爸猛地砸过去:有时是一本书,有时是我的一件玩具,有时是茶几上的一个玻璃杯子。爸爸也会恼怒地再用它们回敬给妈妈。你们就这样毫不相让地砸来砸去。我躲在一边,惊惧地看看妈妈,又胆颤地望望爸爸。我害怕,害怕你们任何一方被东西击中。我心里暗暗地祷告,祷告你们的战争早点结束,祷告你们也像别人的爸爸妈妈那样,能有说有笑地在一起相处,在一起快快乐乐地过日子。

  从我十岁至十八岁的这段光阴里,你们虽不怎么吵架打闹了,但你们却更加地相对无语、无视对方的存在了。我知道,你们是为了我能有一个安静的学习环境,才达成了压制战争、取消战争的协议。我开始还以为你们是在围城里生活得太累了,或者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地悟出了婚姻是一首平平淡淡的歌的哲思后,才平静下来的吧。但是,不久我就发现你们分房间了。家里再也没有打斗声了,可接下来的死寂沉沉,更让我苦闷伤感。于是,我把这一压抑转化成了动力,从初中到高中,我拼命地学习,只想用最好的成绩来换回爸爸和妈妈的笑脸,用最好的成绩来挽回这个家里久违了的笑声。

  尽管我已付出了最大的努力,但成绩单上的科科满分,并没有抹去你们之间那道长长的伤痕。爸爸妈妈,当你们看到我是这样地争脸争气的时候,你们也曾带我到最好的麦当劳去庆祝一下鼓励一番的;我也看到了,骄傲和自豪在你们的脸上无所顾忌地渲染着、荡漾着。那一刻,我们一家三口是多么的幸福,多么的祥和呀。我们三人走在一起,我在中间分别牵着爸爸和妈妈的手,我们像天下所有幸福的家庭那样,享受着晚风的亲吻、星星的照耀、月色的抚慰。那一刻,我们的身上也曾投来过不少羡慕的目光,特别是那些熟人和朋友的。爸爸妈妈,我本想用我的力量来束缚住你们的爱情,把你们捆绑在一起,因为我是你们的爱的结晶,我是你们的唯一,我自认为我有这个能力。可是呢?可是我发觉你们都是在佯装幸福,都是在把眼泪咽到肚里,而把欢笑留给别人。我什么都能看得出来,你们蒙骗不了我的眼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