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少年的月夜


□ 刘庆邦

小帆喝敌敌畏自杀了。原因之一,他不是父母亲生的。他是父亲从上海抱回来的,父母都不告诉他真相。他很想去上海找他的亲生父母,可他没有钱。原因之二,母亲骂他是叛徒,而且不肯原谅他,因为他看见母亲和何叔叔的事,暗示给了父亲。小帆还有一个妹妹小瑞,她也是父亲从上海抱回来的,母亲总是打她。两个如花的少年,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笼罩在生活的阴影中,他们也渴望幸福,可幸福到底在哪儿呢?
小瑞抱回一只兔子,兔子小小的,只有一捧大。小瑞没有用双手捧着兔子,她的手还太小,捧不住。她一手把兔子贴胸搂在胸前,另一只手在兔子上面轻轻护着。她的下巴也用上了,缩着脖,收着肩,下巴往下勾得很低,触到了从手指缝儿里露出的兔子毛毛,等于给兔子增加了一层额外的呵护。兔子的心脏在弹弹地跳,小瑞觉出来了。她的心也在跳。她的心口和兔子的心贴得很近,她有些分不清是兔子的心在跳,还是自己的心在跳,或许是两颗心在一起跳动。不光是她的心,她的十个手指,以至全身,似乎都在随着兔子的心跳而跳动。在家属房门口的砖铺甬道上,她走得小心翼翼,怀里抱着的好像不是绒团团的兔子,而是扩大了的兔子的心脏,心脏湿滑,活泼,稍不注意就会掉在地上。她站下了,把捂在上面的手掀开一条缝,求证似地看看兔子的嘴巴和眼睛,往后抿抿兔子的耳朵。她还唤着小白兔儿,小白兔儿,侧过脸把脸蛋贴在兔子的耳朵上。刚做小母亲的人亲孩子就是这种亲法。兔子的耳朵一动,她腮边一痒,“小母亲”就笑了。
来到家门口,小瑞没有喊爸爸妈妈,先喊了哥哥小帆。她吃不准爸爸妈妈喜欢不喜欢小白兔儿,相信哥哥对小白兔儿肯定是喜欢的。小帆正在屋里看书,听见了妹妹喊他,也瞥见了妹妹怀里抱的是什么,他没有应声,更没有像妹妹期望的那样马上跑出去把小兔儿接过来。和所有这么大的男孩子一样,小帆对兔子一类的小动物是喜欢的,刚瞥见小兔子时,他眼里也掠过一阵欣喜;可很快,他就把欣喜埋入心底,脸上的表情被与我无关和冷淡所代替。这时他所关注的是妈妈的态度,在妈妈就某件事情表态之前,别人的任何态度都不算;轻易表态,只会引起妈妈的反感。自从知道了自己是谁,或者说自从不知道自己是谁,才上小学四年级的小帆就变成这样了,不知不觉间就学会了克制、压抑和伪装自己,学会了时时处处看妈妈的眼色行事。妈妈的态度是严厉的,她问小瑞兔子是从哪里弄来的,没等小瑞作出回答,她就命小瑞把兔子送回去。小瑞求助地望着哥哥,眼里即时噙满了泪水。哥哥没能给妹妹什么帮助,他的眼睛只看在书上。其实他眼前一片模糊,什么都看不进去。他不能明白妈妈为什么不能容忍一只兔子,难道人一长成大人心肠就变硬了。妈妈对小瑞说:“还站在那里干什么?等着挨打呀!”小瑞说:“不,小兔儿是张奶奶送给我的。”“谁送给你的也不行,我说让你送回去,你就得给人家送回去。你还敢犟嘴,看我不撕烂你的嘴!”妈妈过去一伸手在小瑞的腮帮子上拧了一下。小瑞受疼不过,哇地哭出了声。小瑞一抹眼泪,手一松懈,兔子掉落在地上。兔子没有跑,它试着蹦了两下就不动了,小身子簌簌地抖成一团。小帆很想过去把兔子捧起来,看看兔子摔坏没有,但他极力管着自己,妈妈没点到他,他就不动。他能管住自己的手和脚,却管不住自己的心。他心疼妹妹,也心疼小兔儿,眼里禁不住就汪满了泪。他皱紧眉头,张开鼻翼,不许自己把眼泪掉下来。
爸爸从里间屋里走出来了,问小瑞:“兔子真的是张奶奶送给你的吗?”小瑞哭着说:“是张奶奶送给我哥和我的,张奶奶说让我和我哥喂着玩儿。”爸爸看了看小帆,小帆赶紧扭过脸去,装作继续看书。爸爸又问小瑞:“你没有撒谎吧?”小瑞摇着头,说没有。爸爸似有些为难,沉默了一会儿才对妈妈说:“我看把兔子留下给孩子玩吧。”妈妈说:“不行,我说了送回去,就得送回去。这么大点儿就伸手要人家的东西,长大了手不知道会伸多长呢!”妈妈遂把矛头指向爸爸,说都是爸爸把孩子惯坏了。和往常一样,妈妈一厉害,爸爸就低下眼皮,作出妥协,他喊了小帆,让小帆跟妹妹一块儿,把兔子送还给张奶奶。
小帆这才丢下书本,从地上抱起兔子,扯起妹妹的手,把妹妹拉走了。妹妹往后挣着身子,似乎不愿跟他走,不愿把兔子送还。他表现得很强硬,像牵一只不听话的羊一样,硬把妹妹拽走了。家属房前后有好几排,一拐过这排房的墙角,小帆回头看看爸爸妈妈没在后面跟着,就站下不走了。他松开了妹妹的手,两只手像妹妹那样抱着小兔儿,怜惜地对着小兔儿看。小兔儿还不大,恐怕还不如一枚鹅蛋大。小兔儿是纯白的,白得像是一捧雪,又罩上了一层月光。只是兔子的毛长得还不够长,透过兔子耳朵上的细毛,能看见毛根处薄薄的、粉红的肉皮。小帆还看到了兔子耳朵的背面,背面几乎还没有长毛,只走着一道道细细的血筋。兔子的嫩嘴唇在微微颤动,大概是想吃草,或者是想吃奶。兔子有嘴不会说话,他猜不透兔子想的是什么。然而兔子的眼睛好像在说话。它的眼睛半睁半闭,相当迷离。它的眼圈红红的,像是一直处在伤感状态,随时都会落下泪来。是了,一定因为兔子还小,还离不开妈妈,在想念妈妈。想到这一层,小帆不可避免地联想到他自己。他也是从小就离开了亲生的妈妈,至今也不知道妈妈在哪里。他内心深处一阵疼痛,眼圈忽地红了。小瑞在眼窝子里使劲抹了两把,不哭了,把自己抹成了一个小花脸。她扯着哥哥的衣襟,踮起脚尖,和哥哥一起看兔子,看看兔子,又看看哥哥的脸。她看出来了,哥哥和她一样,对小白兔是喜欢的。可是,哥哥的眼圈为什么这样红呢?哥哥也舍不得把小白兔送走吧!她问:“哥,你喜欢小白兔儿吗?”小帆回过神来,没说喜欢,也没说不喜欢,摸摸妹妹的头顶,带妹妹向住在后面那排房子的张奶奶家走去。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