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雅俗之辨与通俗文学的泛化——评范伯群教授的两部《通俗文学史》


□ 郭延礼

  范伯群教授近年来致力于中国近现代通俗文学研究,先后出版了他主编的《中国近现代通俗文学史》(江苏教育出版社1999年出版,以下简称《主编本》)和自著的《中国现代通俗文学史》(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以下简称《自著本》),这两部专著对中国近现代通俗文学做了系统的梳理与研究,做出了很大成绩,受到学术界的关注与读者的欢迎,值得祝贺。但我在研读了这两部大著之后,发现了一些带有原则性的问题。由于界定通俗文学标准的随意性,造成通俗文学的泛化,把一部历时八十年的中国近代文学史肢解得支离破碎。该书几乎把近代全部小说、部分翻译小说、早期话剧、全部文学期刊均划入通俗文学的版图,提出以1892年出版的《海上花列传》作为中国现代通俗文学的起点。特写此文求教于范先生及其同事。
  
  正名要找出症结所在
  
  如果我推测不错的话,作者新时期以来致力于通俗文学研究,其动因之一,就是新文学史家对“鸳蝴派”评价得不公。他在《主编本》中开宗明义:“‘五四’文学革命,有功勋也有误导,其误导之一,就是将现代通俗小说不分青红皂白地一概加以否定,尤其是将现代通俗文学的一个主要流派‘鸳蝴派’打翻在地,影响所及,以致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编写的文学史,将‘鸳蝴派’视为‘逆流’”。①因此为“鸯蝴派”正名,就成了作者写这两部通俗文学史的最初动因。
  作者为“鸳蝴派”正名,恢复其历史的真面目,是完全正确的,但要找出它的症结所在。
  “鸳蝴派”被新文学主流作家排斥于近现代文学史之外,并冠以“文娼”、“文丐”的帽子,这是历史事实,当然是不正确的。这里要提出一个问题:新文学主流作家为什么要批判并极力打击“鸳蝴派”呢?原因可能有多种,我认为其主要原因并非由于它是“通俗文学”。据作者的归纳,新文学权威理论家给“鸳蝴派”定的“罪状”即所谓“三顶大帽子”是:
  
  一、地主思想与买办意识的混血种;二、半封建、半殖民地十里洋场的畸形胎儿;三、游戏的消遣的金钱主义。②
  其中前两条“具有极强的政治性”。可见作者也承认,新文学主流作家批判“鸳蝴派”主要是从政治上着眼,并非因为它是通俗文学。就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版的几部 《中国文学史》把“鸳蝴派”视为文学史中的“逆流”,也并非因为它是通俗文学,而是文艺战线上两条路线斗争和极左思潮在文学史研究上的投影。
  中国现代文学史的写作,由于受到多种错误因素的干扰,有一些作家没有进入文学史;但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并不都是像作者所说的:文学史家轻视、冷落、排斥了现代文学两大子系中的通俗文学,致使中国现代文学史成为“一部残缺不全的文学史”①云云。
  其实,上世纪80年代之前编写的《中国现代文学史》中“被遗忘的角落”何止“鸳蝴派”文学呢?像钱钟书、沈从文、张爱玲、徐讠于、无名氏以及更多女性作家都被排斥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之外,主要是意识形态因素在起作用。作者为“鸳蝴派”正名,并没有找出症结所在。
   “五四”之后,为什么“鸳蝴派”一直受到主流话语的批判呢?在我看来,主要的原因还是由于政治的因素和文学观念上的偏颇。在此大前提下,他们认为“鸳蝴派”在思想内容上粉饰现实,宣传新的封建礼教,或认为“鸳蝴派”小说情调不健康,缠绵悱恻,卿卿我我,只能消磨人的意志,不能给人以力量等等。在形式上多是旧的章回体,其代表作又是用四六体的骈文写成,与新文学的方向背道而驰,这一派作家又倡导趣味主义,游戏笔墨,难免流于庸俗低级。今天看来,这些批评当然是错误的。而在当时的左翼意识形态看来,也是有碍于革命和新文学发展的。
  往深处来推究,“鸳蝴派”遭到批判,也与新文学主流作家的霸权思想有关。血气方刚的文化精英们,凭着横扫一切的勇气,“非我族类”,一律排斥,更何况这些“另类”在消费市场上还争夺了“我”的地盘。如所周知,“鸳蝴派”作家不擅长理论批评,但他们看重创作实践,要用作品来与新文学一比高低。这点看得最清楚的莫过于瞿秋白。他在《普罗大众文艺的现实问题》中说:中国民众非常看不惯“摩登主义的体裁的东西”,而“鸳蝴派”却用了旧形式的作品吸引大众,“上中下三等的礼拜六派倒会很巧妙的运用着旧式大众文艺的体裁”赢得了广大读者,“而革命的普洛的文艺因为这些体裁上形式上的障碍,反而和群众隔离起来。”②为了发展普罗文艺,发展新文学,自然要夺回被“上中下三等的礼拜六派”(即“鸳蝴派”)所占领的文艺阵地,这也是“鸳蝴派”受批判的一个原因。
  
  通俗文学的泛化所造成的误导
  
  作者近年来致力于中国近现代通俗文学的研究,主要是鉴于过去学术界对通俗文学评价得不公,“或被作为‘逆流’加以批判,或被作为‘配角’而充当陪客”③,使在中国近现代文学史上占半壁江山的通俗文学没有得到应有的地位。这种现象毫无疑问是应当改变的。现在的问题是,作者的两部文学史把大量本不属于通俗文学的作品均划入通俗文学的体系或范畴,不仅会造成通俗文学的泛化,而且也给文学史研究带来误导。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