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转轨


□ 力 歌

  铁路电务段段长孟宪伟从一早走进办公室开始,便焦头烂额。先是几名下岗职工来找他讨个说法,这几名职工都是建新线时的铁道兵,大多是来自四川农村,新线验收时,这部分铁道兵就落段到了电务段。
  分局给电务段下达了一个硬性指标,要求全段减员三分之一。孟宪伟先制定了一个优化组合计划,在段上的几个基地搞试点,结果这几个人就被优化下来了。
  这些四川人都很能吃苦,但缺少文化,技术上也都不过硬,这些都不是关键的原因,关键的原因是他们都有个坏脾气,跟东北人合不来,当政的又都是东北人,拉帮结伙当属东北人,这些四川的老表们理所当然地被排斥在岗位门外了。
  优化下来的人下岗,这是事先做出的决定。孟宪伟知道这里有帮派体系的原因,是有明显的不合理的地方。但是话已经说出来了,只好让这些四川职工下岗了。
  我们的娃子要吃要喝呀,你只给我们二百元的生活费哪里够呀。一个四川职工可怜兮兮地说。
  段长,你就让我们上岗吧,我们不怕吃苦,让我们干什么力气活都行。我们一家老小都指望我们呢。另一名职工说。
  段长,我们不同于东北这些职工,人家的家属大多是上班的,我们的婆娘都没工作的,还都有两个娃子。这些四川人穷,娶的都是当地的蒙古族女人。新线开通前,那些以游牧为生的蒙古族人,连什么是火车都不知道,会说普通话的人极少,而她们却都看中了铁路上的人。娶蒙古族女人当然是这些四川职工了。在当地对少数民族有优惠政策,允许生第二胎,这些职工基本都是四口之家。
  我们的情况,段长你也是知道的,四川那地界穷,我们每年节省下来的钱,还要邮回家去一部分,父母兄弟姊妹们还靠这部分钱哪。这个四川职工说着便开始啜泣。他领头这么一哭,那几个四川职工也跟着呜呜地哭了起来。
  几个大老爷们这么一哭,惊天动地,把孟宪伟的头都给哭炸了,办公楼楼上楼下的干部都过来了,说是帮着劝解,其实都是来看热闹的。
  孟宪伟恼怒起来,咆哮道,你们哭什么!这是什么地方?这是办公的地方,你们这么闹是扰乱正常的办公秩序!
  四川职工都是胆小怕事的人,一见段长陡然变色,吓得噤了声。
  孟宪伟觉得自己在这么多人面前有些失态,便放缓了声音说,你们的困难我都了解,我也同情你们,你们为建设新线做出了贡献,这谁都清楚,我也在积极想办法,搞多种经营来安顿你们的工作,你们这么闹就能解决问题吗?
  几个人听到段长这么一说,都表态要听从段长安排。这几个人刚走出了段长办公室,孟宪伟暗自庆幸,他没想到这么一声吼叫,竟能应付了这么几个人,他知道这只是暂时的,如果安排不好这些人的工作,他还会面临更为严重的后果,别看他们此时胆小如鼠,要是逼急了,他们还真是什么事都能干得出来。这些人不同于东北人,他们确实非常的困难,没有其他的生活来源,当然也就没有什么后路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