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虹口囡囡


□ (美国)曾 宁

虹口囡囡
(美国)曾 宁

  曾宁生于上海,原为上海电影制片厂演员,曾出演过近三十部影视作品。爱好写作,作品曾发表在大陆多家刊物上。二十四岁来美,先修模特儿、美术课程,后开始打工生涯,担任过模特、销售员、银行出纳、市场代理、报刊编辑等。曾宁在美国多家华人媒体上发表专栏作品。近年来作品在大陆文艺杂志多次刊登或被转载。散文被收入中国作协编辑的《2005 年散文精选》。 2004 年起任美国华文文艺界协会秘书长。 2005 年出版散文集《销售美丽》, 2006 年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海外华文女作家评述》一书,评述十位美国华文女作家,曾宁是其中一位。
  
  这条街名叫戴维斯,很短,站在街口便能看到尽头。街尽头处,一栋房子的前院挂着“求售”的牌子。
  我和老公走进戴维斯街,一路上,广玉兰树、樟树和参天的花旗松,构成浓密的天然华盖。小松鼠在华盖上来回飞舞,枝头,蜂鸟、黄鹂、云雀以及许多不知名的鸟类,在树枝间鸣唱,把静谧的午后唱成歌墟。
  老公环顾四周,赞叹道:住这里,你不想回上海了吧?
  我在广玉兰树下拾起一朵白花,嗅了嗅,抑住喜悦,故作平淡地回应:“买下房子吧。”

  老公不晓得,我一来到,便注意到,隔壁邻居前院里,广玉兰树出奇地茂盛挺秀,树下长长的篱笆上,明紫色的喇叭花和金黄色的中国丝瓜花交缠着,迤逦而去。
  
  一
  我和老公捧着一盆圣诞红,按了这人家的门铃。听得到铃声在门庭深处叮咚。
   好一阵,门才打开,是一位动作迟缓的洋老头,他向我们点头,泪眼婆娑格外触目。
   我和老公愣了片刻,才回过神来,小心翼翼地作自我介绍:“您好,我们是您新邻居,JESSICA和PAUL。我们想跟您说声HELLO。”
   老头却哭开了:“我妻子眼睛突然看不清,今早送医院急诊。噢,我该怎么办?我们结婚四十多年从没有分离过!”
   我忙问:“那她现在怎么样?”
   医生说要留院观察才能下判断。老头用袖子揩了揩脸。
   我问:“有没有人帮你?吃饭了吗?”
   老头说:“我还没有吃饭,儿子在圣他克鲁兹,过来要三个小时!”
   我拉了一下还在愣神的老公:“快去家里拿吃的来。”
   老公应一声回头就跑。
   老头也缓过气来,客气地请我进客厅小坐。
   我一边用不熟练的英语安慰老头,一边打量他们的家,厚重的桃心木做的立柜,褐色原木桌椅,奶油色布沙发,完全是老式欧罗巴风味。蓦地,我的眼睛落在壁炉上方的一幅黑白照片上:人行道上,一对年轻夫妇抱着刚刚出生的女婴,身后隐约看到教堂哥特式建筑尖顶。从衣着打扮上看,他们来自欧洲,拍摄时间大约是上世纪的三四十年代。
   老头说:这是我妻子路易莎出生时拍的。我们祖籍德国,对了,我还没自我介绍,我叫文森。
   我随口应着,眼睛没有离开过那张照片。
  
  二
  路易莎端坐在轮椅上,干净整齐的短发,银光闪闪,端庄的圆脸依稀可以看出幼时可爱活泼的模样,只是,她的眼睛蒙上一层阴翳。站在轮椅后面的文森说:“谢谢你们照顾我,今天路易莎出院,特意请你们来喝茶。”
  路易莎面带微笑:“JESSICA,靠近我一点,我眼睛看不清了。”
  我走近她,弯下腰,她伸出手,轻轻摩挲我的手指,微微抬起脸问:“听说,你是上海人?我尼也是上海人。”
  她最后一句上海话不仅流利,而且是年轻上海人未必听得懂的过时郊县土话。
  我没有吃惊,紧握一下她的手,直起身子径自走到那幅黑白照片前:“这是摩西堂吧?”
  摩西堂,位于上海虹口区,是犹太人的教堂路,露易莎就是在那里受洗礼。一九九五年,以色列前总理拉宾来到摩西堂,参观过这一著名的犹太人历史遗迹。
  一九三七年,两万五千名犹太难民逃离战火熊熊的欧洲,到达上海。不久,日本人占领上海,将犹太人赶到虹口区,隔离起来,史称隔都。
   “父母一来到上海,就定居在虹口,做日用百货生意。我出生那天,淞沪保卫战开始。”路易莎娓娓地叙述,时而英语时而沪语,二者的过渡十分自然。她的眼睛向着黑白照片的方向,说到激动处,眸子闪烁奇异的光彩,一点儿不像盲者。
  “妈妈说,她躺在产床待产时,炮弹在屋顶呼啸,她给吓得一点儿力气也没有。幸亏姆妈——就是我的保姆,她及时找来医生……”路易莎停下来,不想回忆下去。这么停顿,使得我失去插话的机会,本来,我要告诉她,也是那段日子,我居住在虹口的舅公,被日本炮弹轰下的房梁砸死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7年第10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