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绝爱


□ 彭建兵

鸡快上笼的时候,玉皇岩村的单爷家突然传出粗浊的“嗷嗷”哭叫声。乡邻们闻声赶来,只见单爷歪靠在单奶的床栏旁,一起一伏地抽动着身子,眼泪连着鼻涕一块往出涌流,仍一声接一声地哭叫着。
单奶辞世了!儿女子孙都远处他乡,只有单爷在家。到场的乡邻见状立刻忙活起来,有的帮他给儿女打电话,有的细言细语安慰他不要难过,有的张罗着找人帮忙料理丧事。
消息不胫而走。村里方圆数十里的人都纷纷赶来,表示对单奶的祭奠和怀念。在玉皇岩村提及单爷和单奶,人们都会竖起大拇指,常说在嘴边的一句话是:“那老两口真是前世辈子修积得好!”大家都羡慕他们相处得和气,平常形影不离,倒水、添饭总是先帮对方,一辈子很少红脸。单爷单奶名望高并不仅仅因为这些。他们的名望有些是有出息的儿女们给带来的。四个儿子两个女儿都走出了大山,有的在市里,有的在县里,幺儿子还留学在国外。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单爷单奶的德行受人敬重。他们不怕别人给自己添麻烦,总怕自己给别人找累赘。乡邻们但凡小事让帮忙,他们从不推辞。有人去镇上办事,一时赶不回来,对他们说:“晌午帮忙喂下猪啊。”他们脆脆地答:“晓得了!”有人上山上干活,把小孩带到他们的院子说:“请爷奶帮照看一下。”他们甜甜地说:“放心上坡吧!”前年儿女们给家里装了一部电话,他们家又成了打工娃们的联络站,老两口又不厌烦地当起了义务联络员。
单爷单奶乐于助人,却生怕给别人添半点不便。儿女们接他们去城里居住,他们说乡下呆惯了,住城里不自在。其实并非完全如此,而是怕给儿女们找麻烦。儿女们却信以为真,觉得乡邻关系好,就尊重他们的意愿,设法安装一部电话,在电波里传递二老的声音。五年前儿女们为二老做寿棺,本来准备用柏木,单爷却执意反对,说柏木重,难得抬,人死后什么都不知道了,用泡桐树就行了。儿女们感叹:老爹连死都不愿多给别人添一点麻烦!
第二天大部分儿孙都相继赶回来了。单奶走了,大家都很难过,而心里最疼的还是单爷。他在几个儿孙和亲友的陪伴中默默落着老泪。想着单奶对他的好处,禁不住心如刀割!她对他的照料心细如发。他吃罢饭一摸衣兜,她就连忙拿烟来;他有点头疼脑热,她总是一直守候在床栏边。可没想到她走得那么快,中午还是好好的,一歪倒下去就没起来,他连伺候她几天的机会都没有……
单奶出殡了。人们都为她送行,就留单爷一人在家。待单奶入土为安,儿孙们返回到家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单爷静静地躺在床上,嘴角噙着污血,双目紧闭,面如土色。他永远长眠了!
大家一阵忙乱后,在单爷枕下发现了一张字迹歪歪斜斜的遗书,只见上面写道:
儿女们:你们回来一趟不容易,趁给你妈办事的人手、碟碗都在,把我的事也办了,我跟你妈一块去了。千万别难过!
儿孙们看罢,“哇”的齐声哭起来,边哭边说:“你怎么能用这种法子对后辈呀”!......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