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出卖死亡的商人(电影文学剧本)


□ 周松岐、吴国英

  

  千年古镇梅州的一个宾馆(内/日)

  一辆载着几个公安员的警车呼啸而至。一个公安员向一个正惊魂未定的法国年轻神甫出示拘留证并大声道: “沃尔尼克先生你被拘留了。”

  沃尔尼克强装镇定地大喊道: “不!我没有罪!我强烈抗议你们迫害一个无辜的法兰两商人!”

  公安员冷笑道: “沃尔尼克先生,你的确是个商人。但却是个出卖死亡的商人!正是你亲手杀死了你的女儿?”

  推出片名:出卖死亡的商人

  字幕:1947年春

  位于桂中的梅州古镇一条小巷的天主教堂(内/清晨)

  30多岁棕发、蓝眼,架着一付金边近视眼镜,胸前挂着金十字架,显出几分温文尔雅的年轻神甫,对坐在挂有耶稣像大厅上的几十名天主教徒说: “我是新从法围来的神甫沃尔尼克。现在由我领大家对主唱诗。”

  教堂里立刻传出了唱诗班那抑扬顿挫动听的歌声(歌词同时化出):

  赞美圣父和圣子,

  赞美主拯救世界,

  赞美主的恩惠。

  献出那纤弱的身体,

  献出那惨目的鲜血,

  为了芸芸众生的渴饮,

  任鲜血从血管里流尽。

  天主教室客厅(内/日)

  沃尔尼克用不大流畅的汉语,对一个年老的叫二姑的女教徒说: “二姑,你帮我找一个女工。人要年轻漂亮。我会给你报酬的。”人叫万事通的二姑心领神会笑着连连点头。

  不几天,二姑就给沃尔尼克带来了一个书名叫焦若梅,街坊上都叫她焦二嫂的女人。这焦二嫂是个25、6岁的新寡妇。长得苗条丰满。特别是两道长长睫毛下镶着的那双黑眼睛,更像黑宝石般迷人。虽然这位年轻帅气的神甫,出生于花花世界的巴黎,但还是被这位东方的维钠斯倾倒了。他有点神不守舍地用有些不太顺溜的中国话说: “姑娘你你好好地干,我我不会亏待你……”焦二嫂唇不露齿地笑笑对他点点头。

  沃尔尼克又道: “我的中国名字叫康德林。你以后就叫我德林或按照你们中国人的习惯,叫我康先生好了。”

  “嗯!”这次焦二嫂只轻轻地应了一下后,就含羞地低下头,用手去扯那紧紧包着自已丰满身体的衣襟。

  谁知焦二嫂这“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娇羞样,更使风流的年轻神甫心旌摇荡。他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猛地上前去拉住焦二嫂的手。吓得对方忙用力挣脱自己的手连连后退。

  李宏家客厅(内/日)

  一个叫刘老四的国民党退伍老兵,对正在品茶的李宏说: “李营长,你听到街上的流言了吗?”

  五十多岁身材高大结实的李宏有些好奇地问道:“什么流言?我这段时间都在家里练功,有个把月都不上街了。”

  刘老四有点义愤填膺地道: “这几天街上的很多人都说,我们镇里到天主教堂做杂工的年轻寡妇焦二嫂,被新来的年轻神甫强奸了。营长,你虽已解甲归田,但在这梅州镇可还是个德高望重的头面人物。大伙都希望你出面去教训教训那洋杂种,为梅州镇的人出口恶气啊!”

  李宏把手中的茶杯往茶几用力一顿大声道: “那还了得!我立刻去教训这洋杂种!”说着撩起长衫就站了起来往门口走去。

  五岁的儿子李斌拉着李宏的长衫道: “爸爸,我也想去。”

  李宏道: “好!让你也去看看爸爸是怎么教训那洋杂种的!”说着李宏拉起儿子,直往教堂奔去。

  跟着出门的刘老四道: “老营长,听讲那洋杂种也练过点武功,要小心点啊!”。

  李宏道: “笑话!老子堂堂的黄埔军校毕业的营长,还怕对付不了一个胎毛未干的小洋杂种?你叫大家听好消息好了!”

  天主教堂大厅(内/日)

  正从里屋走出来的沃尔尼克,略带讥讽地问正跨进大厅的李宏道: “喂,老头子,你们到教堂有何贵干呀?”

  李宏大声道: “我来这里找狗!

  沃尔尼克耸耸肩,摊开一双毛茸茸的手,仍带着讥讽地问道: “你的狗怕是瞎了眼吧?不然怎么会跑到教堂来?”

  李宏冷笑道: “我找的是眼珠子碧绿的四眼狗!”

  听李宏这么一说,李宏的儿子李斌和另外几个跟着来看热闹的小孩,不由一齐望着戴着金丝眼镜的沃尔尼克嘻嘻哈哈地笑起来。

分享:
 
摘自:麒麟 2014年第04期  
更多关于“出卖死亡的商人(电影文学剧本)”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