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巴彦岱的青杨


□ 夏冠洲


由青岛王蒙国际研讨会上归来,意犹未尽。晚上,从书架上抽出《王蒙新疆小说散文选》,又翻捡起来。
“高高的青杨树啊,你就是我们在1968年的时候栽下的小树苗吗……今天已经是参天大树了。”
“赫里其汗老妈妈,今夜您可飘然来到这里,在这高高的青杨树边逡巡?”
“亲爱的燕子们哪……当曙色怡人的时候,你们可到这青杨树上款款飞翔?”
“我将带着……青杨树林的挺拔的身影与多情的絮语……这巴彦岱的心离去,不论走到天涯海角……”
这些充满感情的诗一般的句子,是从王蒙1981年回到伊犁巴彦岱时,一气呵成的散文《故乡行一一重访巴彦岱》中随手引出来的。这是一篇曾使美籍华人作家聂华苓女士读之感动得落泪的名作,可见巴彦岱的青杨在王蒙心目中占有多么重要的地位。它的倩影,似乎已经化作王蒙心理结构中那枚“恋疆情结”的一种意蕴极为丰厚的象征物了。
大概是杨树那高指蓝天、挺拔不屈的独特意象,常常博得作家们青睐的缘故,所以茅盾、茹志鹃、流沙河和碧野等,都曾留下吟咏赞美的名篇佳作。的确,在我的记忆中,那高高的青杨林是伊宁市(自然也是巴彦岱)最亮丽、最具特征、给人印象最深的一道风景线。记得1964年深冬时节,我作为“新疆大学学生社教实习队”的成员初到伊宁市时,那一排排挺立于风雪中的钻天青杨的雄姿,就是伊犁给我的第一个惊喜和振奋。第二年春天,我先后在伊宁英堂木、吐鲁番于孜和巴彦岱等公社参加过植树劳动,基本树种也都是青杨。由此我和王蒙老师一样,对自己曾付出过汗水的、形姿优美,能以特有的团队精神护卫着绿洲,因而能给人以某种安全感的伊犁青杨树,怀有一种特殊的感情。虽然大前年我到伊犁师院讲学时(讲的正是“王蒙研究”),发现伊宁市近年来也和乌鲁木齐等地一样,从现代城市绿化和环卫的要求出发,春天爱扬起漫天白絮的白杨、青杨,已陆续被其它更为名贵、更具观赏价值的树种所取代。但在农村和市郊,这种成活率高、速生而实用的青杨树,仍属务实而怀旧的维吾尔农民情有独钟的树种,在房前屋后,村头路边照例种满了青杨。
于是,当我那次重新踏上伊宁市西北郊9公里处的巴彦岱镇时,那生长在新规划的居民点道路两旁和民居小院中开始泛绿吐叶的青杨林,挨挨挤挤、生机勃勃、茁壮挺拔,在明媚的春阳下仍然给我以强烈的印象,并时时唤起我动情的记忆。巴彦岱的青杨林,别来无恙乎?一个30多年前为你们挖过坑浇过水的汉族大学生,现在又来看望你们了!
1965年春5月,我从“实习队”所在的英堂木,被抽调到社教工作团团部暇在建设中的伊宁新县城,时称吉里于孜),先后在吐鲁番于孜和巴彦岱公社等地筹办过“阶级教育展览馆”。在巴彦岱,我们住在公社大院旁一间大库房里,为时两月有余。正是在这里,我有幸邂逅了刚刚由自治区文联下放在这里当农民的王蒙,一位失意落魄的“右派作家”。说是“落魄”其实不算很准确,因为那时“文革”风暴尚未刮起,边境农村巴彦岱相对宁静,王蒙当时心情良好,甚至还兼任要职一一二大队副大队长之职,曾有权参与处理过社员邻里间偷鸡摸狗等事宜。前几年我写了一篇追忆与王蒙结识交往的长篇散文《想起王蒙当年事……》,文后附了一首七言排律《赠王蒙》,诗的一头一尾有这么几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