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曾经历的“诗意”


□ 吴静男

  读罢周博先生《人道的栖居》一文(《读书》二○○八年十期),我想起的是自己参与设计“栖居”的经历。
  二○○○年,我所在的城市还有集资建房的政策,我有幸和单位上的四十八户人家在一块免费的土地上建造自己的“栖居”,全部的投资由建房人出,因此,从图纸设计、施工队伍的选择、如何参与监理诸方面都由四十八户集体决定。这样的机会,在房价高企的今天,其本身就充满了诗意,也可以找到当家做主的感觉。实际结果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四十八户人家来自同一个单位,经济条件、受教育程度、生活习惯有相当的同质性,但这依然不能成为达成共识的基础。四十八户人家中很难找到意见领袖,因为在这点上我与你的想法一致,而在另外的问题上我和他的想法一致,而与你的要求相左。谁都不买谁的账,连一个议事规则都难以通过,在造价问题、房子结构问题、用什么材料问题上每向前推进一小步,都要开数个会议。多得数不清的会议诞生了无数的意见交锋,制造出无数道横飞的唾沫,也累积起了如山般的疲倦。在“把房子建起来是硬道理”的支配下,大家实施的是最粗糙的民主:少数服从多数。我们是二○○○年交的集资款,到二○○五年才住进新房。其间,房子的建筑造价由每平方米三百余元上涨到五百余元。花了这么大成本所享受的“民有、民治、民享”结果怎么样呢?装修房子时,几乎家家都在做结构调整。当初那些阻止框架结构而促成砖混结构动议通过的“多数人”,为什么会如此不约而同地埋下隐患呢?
  这个孤例,当然不足以横扫周先生的“人道的栖居”。相反,我非常赞同周先生的观点:非民治的“栖居”还不是彻底的民有、民享的房子,人道的栖居不应该是被赠与的,而是争取和协商的结果。有无数的历史经验教训证明了这点:一个时代所确信不疑的事物,却往往成为下一代的难题。周先生的意义在于,他敏锐地察觉出了现代城市设计中由政府或开发商把持“构思权”可能产生的难题,而大多数人对现行的城市设计模式仍确信不疑。作为对这一成为下一代难题的“确信不疑”的反动,就应该在决策和设计的过程中纳入居民参与的机制,使用户在设计阶段就拥有构建栖居的权利,以尽量稀释现有的设计人员按甲方(政府或开发商)要求和自己的观念设计、商人再按照自己的理解建造完成、之后再进行销售这一模式的毒性。我的问题是,如果周先生的设想成为另一个“确信不疑”的事物,它又会给下一代带来什么难题呢?这时,上述的孤例就能显示出它的一点意义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