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青年视点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清初诗学的嬗变


□ 江增华

  摘要:清初诗学一方面逐渐从明末的“拟古”与“性灵”中嬗变为儒家诗学政教精神的复归。这种复归在两个层面上展开:一、注重诗歌的怨刺功能,明显具有抗清、经世的意图;二、尊崇“温柔敦厚”、“主文而谲谏”的儒家诗学政教功能,诉求安定与巩固统治现状之目的;另一方面是对“七子”、“公安”“竞陵”诗学重新审视与反思,诗风转变为关注现实,重“情”的抒发,再而趋于“神韵”说;伴随着这一进程,宋诗学便悄然兴起。
  关键词:清初诗学 儒家诗学的复归 宋诗兴起
  
  明清易代,汉族士子,受到亡国之变的刺痛而反思历史,审视文化,普遍地对明代空谈心性空疏学风的失望,企求“经世致用”的实学。清初诗学在这一历史文化背景中展开,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满清统治的日渐稳定,清初诗坛的诗风也随之嬗变。
  一、从诗歌的价值功能来审视,清初诗学从“明代七子”崇尚的“诗必盛唐”,摹盛唐高格逸调的拟古;“公安”、“竞陵”派“独抒性灵”的“重情”而忽略诗歌政教功能中,复归儒家诗学政教精神,这种复归是在两个层面上展开的。
  一个层面主要是在明遗民诗人中展开。在明清易代的苦难中,遗民诗人们痛感晚明以来空疏学风及其政治危机,激发了明末清初文人士子强烈的社会责任感,这种责任感在清初便蕴含着反清复明的经世精神,这种经世精神在清初诗学理论上便表现为主张诗歌的怨刺、风化的政教功能,体现出儒家诗学精神的复归。
  如顾炎武论学以经世为指归,倡言“为文有益于天下”,不满明七子诗学,他说道:“近代文章之病,全在摹仿,即使逼肖古人,已非极诣,况遗其神理而得其皮毛者乎?……今人学杜甫诗得其粗俗而已。”显然顾炎武是认为“诗必盛唐,文必秦汉”的拟古是失去为文的“观风俗,美教化,成人伦”干政功能,这样的文章只是皮相之文,不是好文章。他主张:“文之不可绝于天地之间者,日明道也,纪政事也,察民隐也,乐道人之善也。若此者,有益于天下,有益于将来。多一篇多一篇之益矣。”顾炎武在这里虽是论文章,但诗也包含在文之内的,可见顾炎武论文是强调为文、为诗应该是要“明道”、“纪政事”、“察民隐”、“扬善”为目的,明显是儒家经世诗学精神的体现。
  而虞山派的创始人钱谦益,论诗也有从儒家诗学的风化政教观立论的一面,对明末拟古诗风,忽视诗学的政教的价值功能持否定态度,他说:“夫诗本以正纲常,扶时运,岂区区雕绘声律剽剥字句尔乎?”从中可以看出他是不满模拟之风,主张诗歌要起到观政救世的作用。他还说:“先儒有言,诗人所陈者,皆乱状淫形,时政之疾病也;所言者,皆忠规切谏,救世之针药也。”强调诗歌要有“本”,他说:“古之为诗者有本焉。《国风》之好色,《小雅》之怨诽,《离骚》之疾痛叫呼,结轖于君臣夫妇朋友之间,而发作于身世倡侧、时命连蹇之会,梦而噩,病儿吟,舂歌而溺笑,皆是物也,故曰有本”这里可见钱谦益所提倡的诗的根本,便是君臣之秩序,夫妇朋友之人伦;身世遭际、命运坎坷而触发的怨愤之情。钱谦益是对儒家的“诗言志”和“观政”的儒家诗学精神的继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理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