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世界文学”与翻译


□ 王 宁

  由于世界文学是通过不同的语言呈现的,因此翻译在重建这种世界文学时就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后殖民文学曾试图证明,在同样的语言中,例如在英语中,文学创作仍然显示出越来越明显的多样性,因此国际英语文学研究便应运而生。这样看来,“世界文学”就再也不是一个确定的概念,因为它已经在各民族/国别文学的发展史上发生了演变。今天的文学编史学因此便呈现出多元的走向:不仅按照民族—国家的界限来编写,例如英国文学和美国文学,而且还按照语言来编写,例如(国际)英语文学和(国际)汉语文学等。本雅明在论述(文学)翻译者的任务时尤其强调译作所赋予原作在另一语言中的生命。受到本雅明的翻译思想和戴姆拉什在建构世界文学的过程中对翻译的强调之启发,本文特别强调文学作品的翻译对世界文学形成的巨大作用。按照本雅明的看法,正是翻译才赋予文学原作以“持续的”生命或一种“来世”生命,而没有翻译的中介,原作也许只能在某个特定的文学和文化传统中死亡或永远地“被边缘化”。
  
  在当前的国际比较文学和文学理论界,世界文学已经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沿话题,特别是随着全球化在文学和文化中进程的加快,对世界文学的关注更是令人瞩目。虽然学者们也许对全球化究竟对世界文学的发展产生着积极的还是消极的影响意见不一,但我们应当承认,世界文学作为比较文学的最早阶段,正是在全球化出现的直接影响下诞生的。在今天的全球化语境下,随着欧洲中心主义、西方中心主义的解体和东方文学的崛起,比较文学发展到其最高阶段也应当是世界文学阶段。既然文化全球化同时带来了文化上的趋同性和多样性,那么翻译在建立民族和文化认同方面不仅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而且在重建世界文学的过程中也举足轻重。这一点体现在翻译不仅跨越了语言和民族的界限,同时也跨越了文学和文化传统的界限。世界文学在不同民族一国家的不同版本也消解了所谓单一的“世界文学”的神话。
  
  一、“世界文学”重新思考
  
  世界文学这一话题不仅为比较文学学者所谈论,而且也为不少民族/国别文学研究者所谈论,因为后者已经发现他们的民族/国别文学实际上正是世界文学的一部分。但是,对于“世界文学”在这里的真实含义究竟是什么,仍然不断地引发讨论甚至争论。“世界文学”(Weltliteratur)这一术语是歌德在1827年和艾克曼谈话时创造的,当时年逾古稀的歌德在读了一些包括中国文学在内的非西方文学作品后总结道,“诗是人类共有的精神财富,这一点在各个地方的所有时代的成百上千的人那里都有所体现……民族文学现在算不了什么,世界文学的时代已快来临。现在每一个人都应该发挥自己的作用,使它早日来临”。实际上,在歌德之前,世界上不同的民族/国别文学就已经通过翻译开始了交流和沟通。在启蒙时期的欧洲,甚至出现过一种世界文学的发展方向。但是在当时,呼唤世界文学只是一种乌托邦的幻想。后来,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1848)中,用这一术语来描述作为全球资本化的一个直接后果的资产阶级文学生产的“世界主义特征”:“物质的生产是如此,精神的生产也是如此。各民族的精神产品成了公共的财产。民族的片面性和局限性日益成为不可能,于是由许多种民族的和地方的文学形成了一种世界的文学。”显然,马克思主义创始人在这里清楚地指明了,随着经济全球化步伐的加速和世界市场的扩大,一种世界性的文学已经诞生。我们今天从学科的角度来看,世界文学实际上就是比较文学的早期阶段,它在某种程度上就产生自经济和金融全球化的过程。为了在全球化时代凸显文学和文化研究的作用,我们应当具有一种比较的和国际的视野,这样,我们就有可能在文学研究中取得进展。这也许正是我们要把文学研究放在一个广阔的全球文化和世界文学语境下的重要意义。
  如果我们说,上面提及的这一现象仅仅是一种乌托邦形式的世界文学的话,那么在今天的全球化语境下,随着世界文化和世界语言版图的重新绘制,重新强调世界文学的建构就有着特别重要的意义。我们都知道,在今天的文学研究中,传统的民族/国别文学的疆界已经变得越来越模糊,没有哪位文学研究者能够声称自己的研究只涉及一种民族/国别文学,而不参照其他的文学或社会文化背景知识,因为跨越民族疆界的各种文化和文学潮流已经打上了区域性或全球性的印记。在这个意义上说来,世界文学也意味着“超民族的”(transnational)或“翻译的”(translational)的意义,意味着共同的审美特征和深远的社会影响。由此看来,世界文学就远不止是一个固定的现象,而更是一个旅行的概念。在其旅行和流通的过程中,翻译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可以说,没有翻译的中介,一些文学作品充其量只能在其他文化和文学传统中处于“死亡”或“边缘化”的状态。同样,在其世界各地的旅行过程中,一些本来仅具有民族/国别影响的文学作品经过翻译将产生世界性的知名度和影响,因而在另一些文化语境中获得生命。而另一些作品也许会在这样的旅行过程中由于本身的可译性不明显或译者的误译而失去其原有的意义和价值,因为它们不适应特定的文化或文学接受土壤。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