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北京鸟巢畅想曲


□ 王剑冰

  一
  
  随着第29届奥运会的临近,北京的郊外,日渐显现出了一个巨大的鸟巢。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鸟巢,代表着怎样的意义呢?我一次次地在鸟巢的外围经过,我总是觉得它和我已经有着某种感情的联系。不,我觉得每一个中国人都对这个鸟巢有了某种期待,某种渴盼。
  巢是一个象形字,它是搭在树上的家。人类初始,为了免受侵害,也是要住到树上。当人类有了集体的力量和智慧,便逐渐改变了居住的形式。
  而鸟们却还是将巢建在高高的树上。
  我小的时候正值文革时期,没有保护鸟类的意识,发现树上的鸟巢,总是想着法去袭击它们,不是和小伙伴爬上去掏鸟蛋,就是采用石子或竹竿攻击,使得鸟儿在周围发出尖利而嘶哑的叫声。现在想起来,心里就有了某种疼痛。
  北京人其实很爱鸟,养鸟是老北京的传统。以前的北京古木参天,老建筑也多,四合院里生长着高大的树木,因而到处都听得到鸟的鸣叫。据说大前门城楼上,晨钟一响鸟就飞起,像突然散出的钟声。我曾经读到过写老北京鸟类的文章,其中一篇是《北京的乌鸦》。当时还发问怎么写了那么丑陋的一种鸟。那种成见,不知道该是人的悲哀,还是乌鸦的悲哀。那些文章写到了北京街头的鸟笼、鸟巢和鸟市场,即使对乌鸦这种鸟也不给予丝毫的惊扰。后来有过那么一个时期,北京曾统一行动消灭麻雀,人们全体出动,所有的高处都站着人,敲打锅盆、晃动扫把、狂呼着使麻雀惊飞而找不到地方降落,直到精疲力竭地坠地。打鸟运动虽然针对的是麻雀,却是让许多的鸟同时遭到毁灭性的打击。而那些鸟们赖以生存的大树也在一个时期横遭砍伐。随着把爱鸟养鸟认为是“封资修”的理念,鸟就离人们的生活越来越远了。
  从驱赶鸟、打鸟到爱鸟护鸟,走过了一个漫长的时间过程,人们终于懂得了什么是自然、什么是和谐。这同从砍树到植树的观念是一样的。近些年北京治理河道,增建水工程,大规模地植树,增建公园,生态环境越来越好。很多的鸟类向北京聚集,觉得是找回了它们的乐园。甚至长期不见的白天鹅也飞来了。记得上世纪80年代初,曾有人对白天鹅开枪,引发了全国人民的关注,也从此教育了人们。爱护鸟类,爱护生命,爱护我们赖以生存的环境,是我们逐渐懂得的道理,也是人类日渐追寻的目标。
  
  二
  
  鸟类是陆生脊椎动物中数量最多的类群。全世界约有9000余种鸟,我国约有1260种。现在北京的鸟类占到了350余种。其中列为国家一级保护的有黑鹤、金雕、白肩雕、白尾海雕、褐马鸡、大鸨;国家二级保护的有鹈鹕、白额雁、天鹅等,还有列为北京市一级保护的白鹭、啄木鸟、夜鹰、雨燕、三宝鸟、喜鹊、黑卷尾,另有山雀、伯劳、杜鹃、百灵、太平鸟等一百多种属于二类保护的鸟,这些鸟给北京带来无限生机与情趣。
  我曾在北京玉渊潭公园观察过鸟,那是一大群的鸟,大的小的,黑的花的,蹦跳着,飞翔着,亲密着,周围就是川流不息的车队,是高楼大厦。鸟和人类共同拥有着这块蓝天。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