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永远十九岁的小妹


□ 南栀子


小妹弃世后,我刻骨铭心地思念她,老是在梦中梦见她,可是我梦中的小妹与我真实的小妹相貌相异太大,而且大多数的时候,她是不答理我的,像一个陌生人,更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轻轻地在我的梦中飘。
我看见了,真的看见了小妹。很清晰,很真切。午睡时做了一个梦,一个沉闷的而又有些甜蜜的梦。梦中先是大妹不知道哪里去了,到处找不着。我心里很难受,我已经没有小妹了,我怎么能再没有大妹。突然在一张小小的矮床上,有点像放大了的摇篮里,有轻微的鼻息。我奔过去,撩开蚊帐。我看见了,真的看见了,是小妹。她扭动身子,伸了个懒腰,坐了起来。我看得很真切,是她,是我记忆中的真真切切的小妹。
小妹弃世后,我刻骨铭心地思念她,老是在梦中梦见她,可是我梦中的小妹与我真实的小妹相貌相异太大,而且大多数的时候,她是不答理我的,像一个陌生人,更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轻轻地在我的梦中飘。
小妹小我六岁。可是在记忆中,她更像是我的姐姐。我去城里上大学时,要是赶上大风雨的天气,或者家里农事不是很忙,母亲不放心我一个人走长长的小路去搭车,总是小妹,为我背着行李,陪着我走那风雨中的泥泞路。后来我回本县的中学教书,离家依然很远。家里要是有什么新鲜的、稀奇的,或是节令吃食,是小妹,骑自行车走上三四十里路给我送去。农忙时,我去家里帮忙,妈妈让我做些轻松的活儿。我如果抢着干一点重活,小妹总是帮着妈妈"教训"我,说我不听话。说让我做的事不做,不让做的事却要做。
我是一个心事很重的人,老是走不出自己的牢笼,沉思、忧郁、多疑,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心的囚徒。我很少关注身外的世界,也没有能力放一点点心思在妹妹身上,我不能清楚地记得小妹是什么时候辍学的,不知道她是因为什么辍学的。我只知道妹妹是全村同时上学的人中最后一个不去上学的人。我只知道她不去上学后,我没有强烈地要求她复学,只是一般性地埋怨村里读书的风气不好,埋怨小妹随大流。我只有心思说上这么几句话,随后又很快地沉溺在自己的心狱之中。我一直没想过妹妹是不是后悔,只是在妹妹弃世后,妈妈多次痛苦不堪地对我提到妹妹辍学后的事。妈妈说是她害了小妹,妹妹辍学后的那个学期,开学不久,大约一个星期吧,妹妹想接着去读书,可是预备给妹妹报名的钱已经挪作它用了。妈妈让妹妹去问问老师,可不可以先上学,钱稍后一点再交。妹妹不肯去问,妈妈也没坚持。就这样,小妹开始在家里帮忙干农活了。
不知过了几年,妹妹想学一门手艺。正好我们小镇上有办缝纫培训班的,家里买了一台缝纫机,一把剪刀,妹妹当上学徒了。小镇离我家大约七八里路程,妹妹早出晚归,学得很刻苦,长进也快。开始是学裤子的裁剪,这个比较容易,妹妹很快就学会了。不久,家里的裤子就不用请裁缝师傅做了。褂子的裁剪比较复杂,她每天回家以后,就拿出旧报纸,不停地裁呀裁的。我清楚地记得,妹妹拆了一件式样过时的且手肘处磨破了的旧褂子,按照她用报纸裁出来的式样裁剪,做了一件很时髦的夹克衫。穿出去,很是惹眼,同龄人更是羡慕,妹妹很是骄傲了一回。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